影像 深度 逃犯條例 圖片故事

影像回顧:從反修例運動到空前管治危機,燃燒的香港七月

民怒高漲,警察失職,政府消極應對,元朗無差別襲擊事件震驚香港及世界,七月的香港憤怒、恐懼和勇氣一同燃燒。


2019年7月31日,三號颱風下,東區法院外聚集數百名市民聲援被控暴動罪提堂人士。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31日,三號颱風下,東區法院外聚集數百名市民聲援被控暴動罪提堂人士。 攝:林振東/端傳媒

時至七月,反修例運動的第一個抗議目標就是七月一日回歸紀念日的升旗典禮。由於事前已經盛傳有人將前往抗議,因此香港政府宣布「因雨」將慶祝大會改在室內,儘管升旗當時現場並沒有下雨。

民間人權陣線依照多年慣例在港島舉辦七一遊行,但一批年青示威者直接佔領立法會及政府總部外的道路,一部分人開始以推車衝擊立法會。晚間示威者成功突破立法會鐵閘,警察撤守,示威者佔領立法會三小時,並發表「金鐘宣言」,於凌晨零點前撤退。

林鄭月娥凌晨4點召開記者會,譴責抗議者闖入及破壞立法會大樓;警務處長盧偉聰則否認警方「擺空城計」。

反修例衝突隨著「七一」立法會被攻佔而升高,示威者進一步開始在港島以外地區舉辦遊行。七月七日,數萬人參加了在九龍的遊行,一部分遊行人士向此地的內地遊客宣傳「反送中」。示威者入夜後在彌敦道佔領馬路,近午夜警方在旺角清場。

七月九日,特首林鄭月娥宣布《逃犯條例》修正草案已「壽終正寢」,但堅持不用「撤回」字眼。稍早,林鄭也倡議和青年學生舉行閉門座談,但並沒有成功。

2019年7月1日,民陣發起七一大遊行,有參加者拿著寫有「攰」字的橫幅。
2019年7月1日,民陣發起七一大遊行,有參加者拿著寫有「攰」字的橫幅。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貼滿五顏六色便利貼,寫著各種鼓勵、抗議字句的連儂牆,隨著反修例一次一次行動,逐漸遍布香港各地。但同樣也有破壞行動。十日,一批打算在油塘站設立連儂牆的年輕人就和反制者發生衝突。而十一日,大批民眾聚集香港殯儀館,參加反修例運動中第一位離世者——「黃衣人」梁凌杰的公眾告別儀式。

七月中,反修例運動走進新界,十三日示威者發起「光復上水」遊行,結束後爆發警民衝突,多名示威者和記者受傷,一名青年遭警察追趕,情急欲跳下天橋險生意外。隔天,民眾又在沙田發起遊行,結束後再發生警民衝突,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與警方爆發激烈衝突,其中一名警員被咬斷一截手指。

由於在警民衝突中,現場採訪記者屢屢成為警察攻擊的對象,新聞界因此發起黑衣靜默遊行,抗議警方暴力損害新聞自由。另一方面,建制派人士展開動員,在二十日發起「守護香港」集會,宣稱有三十一萬人出席。

二十一日,衝突急遽升高,民陣大遊行於灣仔結束後,示威者繼續步行前往西環中聯辦,部分示威者以黑漆污損大樓前的國徽,之後與警方在上環一帶對峙。但就在於上環警民衝突進行之時,大批身著白衣,疑似地方幫派及其它黑社會背景人士於元朗街上、元朗站內及形點商場無差別襲擊市民和記者,警察接獲報案後三十九分鐘才到現場,事後宣稱是因為警力調度不及。

受到白衣人攻擊事件影響,二十七日大批示威者在元朗主要幹道上遊行,由於警方並沒有發出遊行的不反對通知書,因此於下午五點開始以催淚彈等武器強力驅散示威者,直到接近子夜人群才散去。

隔天,另一場集會在遮打花園舉行,部分示威者自發往西遊行,警方在西環布署阻擋,爆發六個小時的激烈衝突,警方發射數十枚催淚彈,事後共拘捕四十九人。

被捕人士於三十一日在東區裁判法院展開司法程序,四十九位捕人士中有四十五位提堂,其中四十四人被控暴動罪,年紀最小十六歲,最大四十一歲。除一位未有依時到庭的被告外,所有人均准保釋候審,期間不能外遊。

2019年7月1日,立法會廣場外旗杆上懸掛的國旗被人換上黑旗,特區區旗則被下半旗。
2019年7月1日,立法會廣場外旗杆上懸掛的國旗被人換上黑旗,特區區旗則被下半旗。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1日,示威者在立法會外衝擊立法會的玻璃門。
2019年7月1日,示威者在立法會外衝擊立法會的玻璃門。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日,示威者成功突破佔領立法會,並曾想將港英旗蓋在特區區徵上。
2019年7月1日,示威者成功突破佔領立法會,並曾想將港英旗蓋在特區區徵上。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5日,全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大會宣布約8000人參與。
2019年7月5日,全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大會宣布約8000人參與。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6日,「光復屯門公園」行動,一名疑似歌舞團的表演者遭示威者圍罵,期間雙方互相向對方潑液體。
2019年7月6日,「光復屯門公園」行動,一名疑似歌舞團的表演者遭示威者圍罵,期間雙方互相向對方潑液體。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香港九龍區反修例大遊行,遊行人士在星光大道集合準備出發。
2019年7月7日,香港九龍區反修例大遊行,遊行人士在星光大道集合準備出發。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並向示威者揮警棍。
2019年7月7日晚上,警方在旺角彌敦道清場,並向示威者揮警棍。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0日,市民自發於愛丁堡廣場舉行追思會,悼念日前表達「反送中」訴求後墮樓身亡、終年 28 歲的麥小姐。
2019年7月10日,市民自發於愛丁堡廣場舉行追思會,悼念日前表達「反送中」訴求後墮樓身亡、終年 28 歲的麥小姐。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11日,大埔墟火車站行人隧道的連儂牆。
2019年7月11日,大埔墟火車站行人隧道的連儂牆。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0日,油塘地鐵站旁的連儂牆被人破壞,晚上年輕人重新張貼「香港人加油」標語在牆上。
2019年7月10日,油塘地鐵站旁的連儂牆被人破壞,晚上年輕人重新張貼「香港人加油」標語在牆上。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1日,香港市民悼念在「反送中」運動過程中的第一位離世者梁凌杰。
2019年7月11日,香港市民悼念在「反送中」運動過程中的第一位離世者梁凌杰。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13日,新界北的上水區發起「光復上水」遊行。
2019年7月13日,新界北的上水區發起「光復上水」遊行。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3日,警方以胡椒噴霧驅散上水新運路一帶的示威者。
2019年7月13日,警方以胡椒噴霧驅散上水新運路一帶的示威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14日,七個傳媒工會發起「停止警暴 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要求警方尊重新聞自由。
2019年7月14日,七個傳媒工會發起「停止警暴 捍衛新聞自由」新聞界靜默遊行,要求警方尊重新聞自由。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14日,網民發起沙田大遊行,遊行組織者宣佈有11.5萬人參與。
2019年7月14日,網民發起沙田大遊行,遊行組織者宣佈有11.5萬人參與。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15日,大批警員進入商場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短兵相接,雙方發生流血衝突。
2019年7月15日,大批警員進入商場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短兵相接,雙方發生流血衝突。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15日 - 反修例絕食人士遊行要求到禮賓府正門示威,要求與林鄭月娥見面,但等待逾一小時後,基於絕食人士身體狀況,聽從醫護人員建議,故回到金鐘海富中心繼續絕食。
2019年7月15日 - 反修例絕食人士遊行要求到禮賓府正門示威,要求與林鄭月娥見面,但等待逾一小時後,基於絕食人士身體狀況,聽從醫護人員建議,故回到金鐘海富中心繼續絕食。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17日,年長市民發起「香港銀髮族靜默遊行」,下午5時在遮打花園集合,遊行至政府總部外。
2019年7月17日,年長市民發起「香港銀髮族靜默遊行」,下午5時在遮打花園集合,遊行至政府總部外。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20日,金鐘「守護香港」大集會,大會宣布有31.6萬人出席集會;警方說最高峰有10萬3千人參加。
2019年7月20日,金鐘「守護香港」大集會,大會宣布有31.6萬人出席集會;警方說最高峰有10萬3千人參加。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21日,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聚集於上環的示威者。
2019年7月21日,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聚集於上環的示威者。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7月21日,示威者到西環的中聯辦集結,門外的中國國徽被漆彈染黑。
2019年7月21日,示威者到西環的中聯辦集結,門外的中國國徽被漆彈染黑。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21日,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上環的示威者。
2019年7月21日,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上環的示威者。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22日,約凌晨12時29分,大批白衣人撬開鐵閘衝進元朗港鐵站,以棍棒等物件追打市民。
2019年7月22日,約凌晨12時29分,大批白衣人撬開鐵閘衝進元朗港鐵站,以棍棒等物件追打市民。圖:端傳媒
2019年7月22日,網民發起包圍荃灣荃豐中心二樓何君堯立法會議員辦事處抗議,並以硬物擊向辦事處玻璃門及牆,整幅玻璃牆被推倒。
2019年7月22日,網民發起包圍荃灣荃豐中心二樓何君堯立法會議員辦事處抗議,並以硬物擊向辦事處玻璃門及牆,整幅玻璃牆被推倒。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22日,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率領其管治團隊以及警務處長盧偉聰,就21日晚上分別在上環及元朗地鐵站一帶發生的暴力衝突見記者。
2019年7月22日,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率領其管治團隊以及警務處長盧偉聰,就21日晚上分別在上環及元朗地鐵站一帶發生的暴力衝突見記者。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2019年7月26日,機場一號客運大樓接機大堂舉行「和你飛」集會,集會有數千人出席,其中連儂人出現,參加者在其身上貼上彩紙。
2019年7月26日,機場一號客運大樓接機大堂舉行「和你飛」集會,集會有數千人出席,其中連儂人出現,參加者在其身上貼上彩紙。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26日,公立醫院前線在伊利沙伯醫院發起「醫護市民,一起同行」的集會,並以白袍、頭盔為記。
2019年7月26日,公立醫院前線在伊利沙伯醫院發起「醫護市民,一起同行」的集會,並以白袍、頭盔為記。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2019年7月27日,元朗衝突中,示威者以床褥抵擋警方的攻勢。
2019年7月27日,元朗衝突中,示威者以床褥抵擋警方的攻勢。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28日,上環干諾道西與摩利臣街交界,西港城對出,警察同時向示威者投擲及發射催淚彈。
2019年7月28日,上環干諾道西與摩利臣街交界,西港城對出,警察同時向示威者投擲及發射催淚彈。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上環西港城一帶,示威者與橋上的警察對峙,警方不時從橋上向橋下的示威者發射催淚彈。
上環西港城一帶,示威者與橋上的警察對峙,警方不時從橋上向橋下的示威者發射催淚彈。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2019年7月30日,有市民在港鐵發起不合作運動。令多宗列車車門受阻及乘客求助事故,導致觀塘綫觀塘站至調景嶺站、港島綫銅鑼灣站至太古站的列車服務一度暫停。
2019年7月30日,有市民在港鐵發起不合作運動。令多宗列車車門受阻及乘客求助事故,導致觀塘綫觀塘站至調景嶺站、港島綫銅鑼灣站至太古站的列車服務一度暫停。圖:端傳媒
2019年7月30日,香港網民發起到葵涌警署聲援示威者行動,其後市民與警方爆發衝突,一名「光頭」警長多次舉起黑色霰彈槍瞄準市民。
2019年7月30日,香港網民發起到葵涌警署聲援示威者行動,其後市民與警方爆發衝突,一名「光頭」警長多次舉起黑色霰彈槍瞄準市民。圖:端傳媒
2019年7月31日,一輛警車駛到東區裁判法院外,引起市民不滿,市民追趕警車令其駛離現場。
2019年7月31日,一輛警車駛到東區裁判法院外,引起市民不滿,市民追趕警車令其駛離現場。攝:林振東/端傳媒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