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40年 深度 評論

科爾奈:弗蘭肯斯坦的道德責任——關於中國市場化改革的思考

我們當年都同意,通過市場化和私人產權的「電擊療法」,將為毛澤東統治下的僵化中國帶來新生命。我們所有倡導這一計劃的人都是弗蘭肯斯坦。如今,看吧,可怕的妖怪就在眼前。


2016年11月26日,一名中國男孩在體驗一個過山車VR裝置。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
2016年11月26日,一名中國男孩在體驗一個過山車VR裝置。 攝:Kevin Frayer/Getty Image

【編者按】本文作者為匈牙利著名經濟學家雅諾什·科爾奈(János Kornai),其著作在1980年代對中國知識界產生巨大影響,並多次應邀訪華,為中國改革開放出謀劃策。但面對近年來中國的變化,作者進行了沉痛反思。本文縮減英文版2019年7月10日發表於《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標題為 Economists share blame for China’s ‘monstrous’ turn。端傳媒經作者授權刊發完整中文版。

本文寫給那些不僅關心中國的個人物質福利、而且關心中國其他方面變化的知識分子(無論他們是否中國人)。

中國正在發生令人不寒而慄的變化

現代中國領導人公開宣稱,他們不滿足於中國成為多極世界的主要大國之一。他們的目標是讓中國成為全球霸主(hegemonic leader)。當然,這一想法並不意味着中國在所有國家駐兵。中國對每個國家的統治方式會有所不同,就像曾經的大英帝國。一些國家可能的確會處於軍事佔領之下,而在另一些地方,建立順從中國意願的政府就足夠了。

現代中國領導人不滿足於中國成為多極世界的主要大國之一。他們的目標是讓中國成為全球霸主。

中國國內正在發生令人不寒而慄的變化。上一個時代的領導人鄧小平所使用的措辭,是他自己發明的。他從不說放棄共產主義制度、用資本主義制度取而代之。他對「主義」問題擱置不議,提出了 「不管黑貓白貓,抓到老鼠就是好貓」。而中國現任領導人習近平從根本上背離了鄧小平的做法。這個變化非常重要。對習而言,中國必重返經典共產主義制度。現在中國高舉的旗幟上的名字是: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毛澤東、習近平。注意,有斯大林和毛澤東!但沒有鄧小平!而習近平是唯一仍然在世、且仍然掌權的名字。

這不僅令人想起斯大林時代那種標誌性的個人崇拜形式,而且事關實際運作。鄧小平擔任最高領導人一二十年,但是他的地位並沒有以法律形式明文規定。而新的獨裁者不滿足於此。他修改了憲法,使最高領導人可以掌權到壽終正寢之日。世界各國媒體紛紛用習身着龍袍的照片來描繪這一態勢,而在中國國內,則不曾發出任何反對之聲。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科爾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