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逃犯條例

元朗無差別襲擊背後:複雜的新界,以及近年新界的那些事

元朗襲擊事件牽動香港和國際關注,我們整理了過往刊發,有關新界的報導及評論文章,希望讓讀者重新閱讀香港新界這一土地遼闊、利益交纏的空間。


03:30,南邊圍村外布防近三個小時的警察開始入村,過程未有遭遇村口一眾白衣人的反抗。   攝:林振東/端傳媒
03:30,南邊圍村外布防近三個小時的警察開始入村,過程未有遭遇村口一眾白衣人的反抗。 攝:林振東/端傳媒

7月21日晚元朗發生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香港及國際社會高度關注疑似黑社會勢力對一般市民施襲;警方未能及時到場保護市民,更被質疑與黑社會合謀,亦成為爭議焦點之一。當晚襲擊事件造成至少45人受傷,警方至今拘捕6名涉案人士。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22日率領官員見記者,否認元朗發生的暴力是「官警黑」合演旳「大龍鳯」。同日,網絡上流傳新界黑幫將繼續活動,令部分地區人心惶惶,商戶提早關門,市民足不出戶。

在21日晚被拍到在元朗街頭與白衣人士握手,並向白衣人表示「你地係我英雄」(你們是我的英雄)的立法會議員何君堯,被指與白衣人襲擊有關連。他在22日的記者會上否認策劃元朗襲擊,認同保家衛族情操,斥「黑衣暴徒」挑釁,「人哋有反應好正常」。今日下午,何君堯父母的墳墓遭到破壞,暫時未知是何人所為。

7月27日,元朗區將有「光復行動」,反抗「白色恐怖」,反修例人士與地區人士的紛爭一觸即發。

新界各區盤桓鄉事勢力,背後除了是原居民紮根已久的生活及組織之外,亦牽涉殖民地政策、新界丁權權益、新界城市發展利益分配等議題。我們整理了過往刊發,有關新界的報導及評論文章,希望讓讀者重新閱讀香港新界這一土地遼闊、利益交纏的空間。

2019年7月6日,「光復屯門公園」行動,一名疑似歌舞團的表演者遭示威者圍罵。
2019年7月6日,「光復屯門公園」行動,一名疑似歌舞團的表演者遭示威者圍罵。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反修例運動中的新界

反修例運動漸漸散落香港各個社區,但除了「光復屯門」及「沙田大遊行」外,新界並未有大形示威及遊行。7月21日發生的元朗襲擊事件並不是由反對修例的地區活動引起。以下是我們有關這幾宗事件的紀錄:

《黑勢力活動傳言四起,各區恐慌;林鄭譴責中聯辦、元朗事件,記者一度鼓噪:「你無答問題」》(2019-7-22)

《721全紀錄:示威者塗污中聯辦,上環警方開槍驅散,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2019-7-21)

《沙田反修例遊行後,警方大規模進入商場清場,警民爆發衝突多人被捕》(7月14日)(2019-7-14)

《一個公園的愛恨情仇——「光復屯門」的理想和失當》(2019-7-10)

2018年12月11日,新界元朗一個有大量丁屋的地區。
2018年12月11日,新界元朗一個有大量丁屋的地區。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初,高院裁定兩項丁權安排違憲

2019年4月,香港高院判兩項丁屋批地安排違憲,或釋出900公頃政府儲備土地。事源有「覆核王」之稱的郭卓堅提出司法覆核丁權,是丁屋政策自1972年實施以來,首次被質疑其合法性。新界原居民丁權一直受到爭議。丁權是否「傳統權益」?詳見:

《What’s news:香港高院判兩項丁屋批地安排違憲》(2019-4-8)

《丁屋政策覆核案:新界原居民所擁特權,是否歧視其他港人? 》(2018-12-12)

《香港丁權案關鍵:「傳統權益」論述從何而來? 》(2019-2-26)

2018年底,朱凱廸參選「村代表選舉」被DQ

2018年12月,報名參選村代表選舉的朱凱廸被選舉主任裁定提名無效。DQ事件除了再一次引起市民對選舉主任把關權力過大、以言入罪等憂慮之外,亦引起市民關注鄉村代表選舉的制度安制。香港村代表選舉左右27名區議員、1名立法會議員,以及26名特首選委的產生;原居民村長擁有簽發丁屋的生殺大權,背後疑存在巨大利益。有關報導:

《權傾天下從當選村長開始?解構香港村代表選舉》(2019-1-14)

2016年9月14日,橫洲永寧村居民到政府總部請願,當時為候任立法會議員的朱凱廸亦有參與。
2016年9月14日,橫洲永寧村居民到政府總部請願,當時為候任立法會議員的朱凱廸亦有參與。攝:吳煒豪/端傳媒

2016年底,朱凱迪當選立法會議員:要終結「官商鄉黑」

新界鄉事勢力嘗試高調影響政治,於2016年已有發生。當年,新界西立法會參選人朱凱廸在高票當選後,曾收到死亡恐嚇。當時,外界普遍認為朱凱廸受威脅,源於他在參選期間,多次聲言要終結新界「官商鄉黑勾結」現象,影響持份者利益而遭報復。不過端傳媒記者調查後發現,風波背後,可能還牽動跨越中港、利益龐大的新發展藍圖。有關報導:

《朱凱廸被暴力威脅背後︰一幅跨越中港的發展藍圖 》(2016-9-15)

《香港橫洲「官商鄉黑」風波鬧大,掀起特首選舉前哨戰》(2016-9-19)

《朱凱廸遭恐嚇案:消息指警方拘捕6人,部分人涉黑社會背景》(2016-9-8)

2016年新界西立法會參選人當中受到鄉事勢力影響的,除了朱凱廸,還有立場親建制的周永勤。8月25日晚上,距選舉10日,新界西候選人周永勤突然聲淚俱下宣布棄選,表示:「我不想身邊支持自己的人,惹上較高層次的麻煩,或者賠上代價。」 有關報導:

《專訪周永勤:「得罪說句,哪管他是跛子,在中聯辦名單就有票」》(2016-9-7)

《何君堯和周永勤衝突背後:中聯辦與香港鄉事派的角力》(2016-8-29)

端傳媒記者跟進事件,追查周永勤與另一位建制派參選人何君堯的矛盾,以及背後可能涉及的中聯辦與鄉事派角力。何君堯最終在2016年當選。在今年7月21日發生的元朗襲擊事件中,何君堯被拍攝到與身穿白衣,手持棍棒的人握手致意,他與鄉事派的關係亦再次受到關注。

2019年7月22日,網民發起包圍荃灣荃豐中心二樓何君堯立法會議員辦事處抗議。
2019年7月22日,網民發起包圍荃灣荃豐中心二樓何君堯立法會議員辦事處抗議。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6年,橫洲公屋風波及新界棕地爭議

面積超過950平方公里的新界,幅員廣闊,卻也是香港土地爭議的核心。2016年,朱凱廸參選立法會期間,帶出元朗横洲公屋計劃,政府棄綠化地保踪地(即已開發,作停車場、回收場的棕土土地),需要逼遷三條非原居民村,亦由原訂興建17000個公屋單位縮減為4000個,引起社會巨大爭議。

《陳劍青:追蹤「被失棕」的香港土地》(2016-1-12)

《陸佳兒:橫洲「棄綠保棕」非孤例,新界土地充斥「潛規劃」》(2016-9-20)

歷史裏的新界,殖民時期遺下的新界管治問題

7月21日的元朗襲擊事件中,警方遲緩的反應為人詬病,更有傳媒拍攝到警察與白衣人士搭肩交流,表示「心領」。警務署署長盧偉聰在記者會上表示,警方反應遲緩是因為人手配置問題,大部分警力部署在港島應付示威。對於警黑勾結的指控,他稱「警察與黑社會是勢不兩立。」但回應明顯未能釋疑,輿論繼續爭論警察處理新事鄉事勢力的方式。

新界原居民在港英時期已曾反抗警察執法,致使新界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所謂「國中之國」的不管狀態。新界在英殖時期曾是殖民政府管治一大難題,不少當時的政策和措施仍然影響現時新界的秩序。

《方志信:警察制度擴張受阻,埋下新界土地問題》(2016-3-18)

《孔誥烽:消滅傳統再保衛傳統?新界政治巨變的轉捩點》(2016-2-25)

大佬專訪,侯志強眼中的新界原居民

新界鄉事派的面貌神秘,外界往往只能靠幾位領袖人物了解鄉事派的人物風格。2015年,端傳媒創辦之初,我們訪問了上水鄉事委員會主席侯志強,聽他說餐館、祠堂、丁屋,「什麼都可以賣」的生意經。

《新界大佬侯志強》(2015-8-22)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率領一眾司局長出席新界鄉議局於新年舉辦的團拜活動。
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率領一眾司局長出席新界鄉議局於新年舉辦的團拜活動。攝:林振東/端傳媒
逃犯條例 新界 新界風雲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