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逃犯條例 讀者來函

讀者來函:香港特色的內戰

雖說香港好像進入了無政府狀態或內戰那樣,但千萬不要誤會,這不是一般的無政府狀態,也不是常見的內戰。政府再沒有能量管治下去,但這台機器仍然以既定的行政程序每天在運作。


2019年7月15日,大批警員進入商場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短兵相接,雙方發生流血衝突。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7月15日,大批警員進入商場與示威者在新城市廣場短兵相接,雙方發生流血衝突。 攝:林振東/端傳媒

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當沒有一個公權力能使人懾服,人便處於所謂的戰爭狀態,一場每個人對抗每個人的戰爭。」——十七世紀英國政治哲學家霍布斯

七月十四日沙田新城市廣場的衝突觸目驚心,有人形容如戰場殺戮。這邊廂,警方再次對示威者手下不留情,連路過的市民也吃悶棍;那邊廂,示威者一擁而上,對落單的警員拳打腳踢。誰落在對方手上,誰就沒有好下場。在前一晚的上水衝突,示威者已經身體力行說明了,冒生命危險跳橋還比落在對方手上好。

別以為這只是站在衝突最前線的一時怒火,按捺不住。即使他們退後一兩步回看,仍會覺得當時狠下手乃正義之舉。許多旁人看着影片、相片也感覺治癒,暗暗叫好。一般的「殺紅了眼」早已不能再解釋香港當前的情況。

暴力由例外到常態,由常態到合理,人對暴力的心態隨意識起了變化,這一切並非無因。由金鐘、旺角、上水到沙田,警方早已視示威者如暴徒,打起上來,將紀律和規例拋到九霄雲外。而他們即使濫用武力,社會也難以追究,因為警察投訴課由同袍自守,監警會缺乏實質的調查權力。如此一來,縱然警隊在名義上擁有合法動武的公權力,但此公權力已不再為示威者認同。與之對上,他們不服氣也不退卻,反而義憤填膺地上前拼個你死我活。拿着雨傘,他們與警察儼如開打一場戰爭,像在無政府狀態般搏鬥。在那個時刻,只有勝與負之分。

「亞歷山大大帝擒獲一名海盜,問他何以在海上生事,他具膽色地說:『跟你在世上生事一樣。我得一艘小船,故被稱為強盜。你有一支艦隊,故被稱為帝王。』這回答又對又妙。」——五世紀羅馬哲學家奧古斯丁

公權力崩壞,社會猶如開戰,更根本的原因在於香港政府。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哲學系教授羅秉祥形容內戰已經展開,香港人有權利用武力自衛,以雨傘對抗警棍,而他的理據就是政府「有強權,沒公理」,其暴政已等同內在侵略。

政治上沒有民主選舉,民生上沒有成績可陳,香港政府的管治基礎本來就如履薄冰。本質上這個政權靠的是中共撐腰,但表面上它還得裝模作樣,假裝聆聽社會聲音,還有立法會扮演半個民意代表。特首林鄭月娥六月強行修訂《逃犯條例》,卻是自我撕破臉具,赤裸裸地暴露了其專制一面。在修例觸礁後,政府的管治權威有如紙牌屋般直瀉而下,沒有人再有政治能量決策和施政。立法會和行政會議多次休會,提早暑假,特首更據傳曾經向北京請辭,顯然已經意興闌珊。

有權而無威的政府,淪為純粹的權力把持者,只是靠警力支撐其管治。它就像給稚童說穿了沒有新衣的國王,愈來愈多人看清這個政權的本質跟興風作浪的海盜沒有兩樣。然而,當民怨沸騰到某個程度,警隊其實也撐不起這個崩潰中的政權。壯了膽的示威者一再走上街頭,以暴力迎戰,反而獲得不少人的諒解甚至認同。

「不要搞亂香港。」——香港政府的支持者

雖說香港好像進入了無政府狀態或內戰那樣,但千萬不要誤會,這不是一般的無政府狀態,也不是常見的內戰。政府再沒有能量管治下去,但這台機器仍然以既定的行政程序每天在運作;示威者與警隊短兵相接,但現場並非全然混亂,往往隱若地呈現一種秩序感。他們不會敲破商店的玻璃窗,甚至會護送市民往安全地方暫避。

那些政府支持者常說,反政府示威將搞垮香港,陷入敘利亞內戰般的混沌。但現實是每場衝突過後,香港人在星期一至星期五如常上班工作,經濟市場繼續運作,不知就裏還會以為這個城市沒有半點異常。只是到了星期六或星期日,他們又會再次出來,在街頭上迎戰這個政權及它那支警隊。可以說,香港即使像進入內戰那樣,也是很有香港特色的內戰——一種混合了徹底的資本主義經濟、英國殖民地去政治化式行政管治及華人社會文化的香港特色。

這場有香港特色的內戰,沒有人看見終點。很多人也想知道,它最終會以怎樣的方式落幕。但不論怎樣,香港人都心裏明白,它即使一時間因打壓或後勁不繼而消散,那也不會是真正的結束。正如曾幾何時也有人以為2014年的雨傘運動是這樣無疾而終,但那股民氣卻是雖死猶生,並以更凌厲的姿態捲土重來。

「抗命不認命。」——爭取普選的香港人

五年前的雨傘運動中,香港人喊出「抗命不認命」的口號,拒絕接受那普選為名、篩選為實的政改框架。但隨之以來的是長達數年的低氣壓和無力感,眼睜睜看着新當選及已履職的立法會議員被褫奪資格、立法會在建制派把持下通過一地兩檢、政府不惜工本地推行明日大嶼。政制發展、城市規劃、民生福利,香港人未曾自主。

在這種命運不自主的現實困擾下,即便是這次的反送中運動,原本也沒甚麼人認為能阻止法案通過。民主派的反對、大律師公會的聲明、法律界的遊行,就像對着曠野徒勞地疾呼。然而,一種明知不可為而為知的精神,成就兩場振奮人心的百萬大遊行;一種抗命不認命的心態,締造一場接一場的街頭抗爭。香港人名副其實地以血和汗展示其堅毅不屈,戳破了這個專制政權的政治神話:它既非民主產生,亦無管治成績,只是靠中共政權撐腰。

這個政權一直也不明白香港人,竟然自比慈父慈母,以為這是可愚弄的順民社會,並一味強調經濟利益之重要,以為人皆功利。由錯誤認知而來的錯誤管治,當權者不斷淘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三個保障香港人的原則,實際上就是在出賣香港。當生活忙碌的香港人以行動證明他們誓不低頭,以和理非為大多數的社會竟然逐漸諒解暴力抗爭,這個政權的結果就是完全失治,雖生猶死。

逃犯條例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