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富豪政治課

華人富豪政治課:「中年」的鴻海,新生的郭總統之夢

郭台銘參選總統,是半世紀以來兩岸首度有富豪試圖問鼎國家領導人。郭台銘自「中華民國美援時代」開始創業致富,在鴻海邁向「中年」的時刻宣布參選,無論當選與否,都已翻過時代新頁。


 圖:端傳媒設計部
圖:端傳媒設計部

2019年,富士康董事長郭台銘宣布參選台灣總統,為2020年的大選投下震撼彈。放眼世界其他國家,「富豪參政」並非罕見,2017年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即是世界知名的案例。但若將目光拉回東亞華人地區,二十世紀前半葉的戰亂動盪、後半葉的兩岸分立局勢,都讓不少富人採取「多做事、不問政治」的態度,即「悶聲發大財」,與政治保持恰當的距離,政治與商業之間雖有競合關係,但於制度檯面上仍是「以政領商」的態勢居多,並無商人直接領導政治的先例。郭台銘的參選,是兩岸首度有富豪問鼎國家領導人大位,無論最後成敗如何,都是歷史新頁。

在國民黨初選結果將出爐之際,端傳媒回顧近半世紀來兩岸富豪與政治之間的政治課,課堂與課堂之間,既是個人慾望的浮沈,也是社會變遷的註腳。首篇由郭台銘開場,回顧他自「中華民國美援時代」開始,因政策提攜而致富、最終走向政治之路的簡史。

2019年4月17日,國民黨舉行中常會,台灣首富郭台銘獲國民黨頒授國民黨榮譽狀。
2019年4月17日,國民黨舉行中常會,台灣首富郭台銘獲國民黨頒授國民黨榮譽狀。 攝:陳焯煇/端傳媒

首富選總統,始於黑白電視機旋鈕

2019年,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宣布將爭取參與2020的大選。這位長年被譽為「全台首富」的企業家,從此正式踏入政壇。過去在台灣民間,「郭台銘選總統」不過是茶餘飯後的玩笑話,如今成為真實。

1950年,郭台銘出生於新北板橋,一個台北周邊衛星城市中相當富裕的地區,鄰近鴻海起家的土城工業區。1974年,郭台銘在母親的十萬元資助下,成立「鴻海企業有限公司」,擔任董事長。不久後,鴻海開始接到第一筆訂單,訂單內容相當具有時代精神:黑白電視機的開關旋鈕。

鴻海能賺到這第一桶金,或許並非源於郭台銘本身的父蔭母庇,但也絕非「白手起家」。鴻海與台灣其他企業共享相似的幸運,在冷戰美蘇對抗的大時代背景下,乘著「台灣經濟推手」李國鼎主導的「引進外資」政策氣旋,才得以窮小子之姿,接下美國電子業的訂單。

1960年代,李國鼎先任經合會副主委,後轉任經濟部長。根據他的回憶錄指出,1950年代剛開始時,來台的外商不多,但是到了1960年一月,十九點財經改革措施等政策通過之後,情況開始改觀,外資比率顯著增加。1960年九月,《獎勵投資條例》公布,隨即發揮效果,外資、僑資相繼進入台灣,個人投資增加,儲蓄也增加。台灣的戰後經濟發展,開始在「美國因素」下,走上正向循環。

1964年,通用器材公司(General Instrument Corp.)來台設廠,生產映像管,是第一家外資電子公司。通用登台之後,多家美國電子公司也相繼跟進,才能讓郭台銘在十年之後接到第一家業主「艾德蒙」的訂單。當時台灣的電子業量能,很大一部分都仍仰賴中華民國空軍的通訊兵。郭台銘在宣布選總統後回到新竹造勢,曾如此回憶:「記得參加艾德蒙供應商大會時,所有員工都是來自通訊兵和飛機維修的,台灣電子業的啟蒙應該都是從空軍來的,那時台灣的外銷廠商艾德蒙、RCA、增你智(Zenith)都在新竹這一帶,因為人才都在這裡。」

70年代,在戰爭中翱翔天際的中華民國空軍,再次順應國家政策,投入美商的電視機事業,曾砲火猛烈的兩岸政權,也各自正處在不同的歷史拐點上。1972年,尼克森訪問中國大陸,成為中華民國與美國斷交的先聲,世界開始慢慢意識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終將取代中華民國,成為「中國」的代表。中華民國的身分認同危機正在滋長,但李國鼎帶領的財經官僚團隊,早自60年代開始便與時間賽跑,端出十九點財經改革、匯率改革等多項政策,帶領中華民國走向「後美援」時代,持續延長冷戰紅利,為台灣戰後的民營事業榮景打下基礎。

在這樣的大時代下,郭台銘與許多民營企業家一樣,走過創業最初始也最艱難的時期。接到第一筆訂單後,公司一度看似步上軌道,卻在第二(1973)年就遇上石油危機,到了1975年,已經負債累累,其他股東決議結束公司,郭台銘卻決定撐下去。他事後回憶,自己「向岳丈借了70萬,把公司改名為鴻海精密工業。因為我深信,電子業在台灣大有可為。」

到了1978年,鴻海的電子事業已挺過石油危機,重新上路,郭台銘向岳丈借的救命錢,開始帶他走向首富之路。1983年,世界進入個人電腦時代,郭台銘靠所把握的成熟模具技術,從生產計算機連接器開始,鴻海正式進入個人電腦領域。1985年,郭台銘自創品牌FOXCONN,中譯即為赫赫有名的「富士康」,成軍主要意圖是為直接外銷自家產品。同年,鴻海開始進軍美國,此時,鴻海逐漸確立「自製零件、零件製程模組化、快速物流、不自有品牌」的政策,成為個人電腦時代不可或缺的零件霸主。

郭台銘的零件隨著電腦普及而走入世界各地的家戶、學校與政府機關,但「電腦」概念本身終將因互聯網的出現而全面改寫。1999年,馬雲創立阿里巴巴,正式踏入互聯網產業。在中國快速發展經濟的幾十年間,阿里巴巴自B2B、淘寶,一路跨入第三方支付、文娛產業,多箭齊發,快速擴張。

在舊時代的個人電腦與新時代的互聯網交會的逢魔之時,郭台銘過去在PC時代培養的眼光,難免也有「看走眼」的時刻。2018年,郭台銘在一次公開演講中提起,馬雲剛開始做B2B時,很多人建議他投資馬雲,「馬雲當初說螞蟻要踩死大象(意指鴻海雖大,但阿里巴巴的事業靈活)我說你踩踩看,螞蟻怎麼能跟我大象比?我沒想到,真是看走眼了。所以我現在經常用這個提醒自己,對下一次工業互聯網不要看走眼。」

2019年6月25日高雄,2020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初選的政見發表會,郭台銘會見傳媒。

2019年6月25日高雄,2020年總統大選國民黨初選的政見發表會,郭台銘會見傳媒。攝:陳焯煇/端傳媒

江湖傳聞成真,郭台銘正式踏入政壇

郭台銘是中國國民黨資深黨員,早在1970年就已加入國民黨。但在2000年辦理黨員重新登記時,並未繳交黨費,因此長年處於「具有黨員身份但黨權行使受到阻礙」的狀態中。2014年,郭台銘曾自稱自己「無黨無派」。但在馬英九卸任總統、欲成立「馬英九文教基金會」時,郭台銘抵押850張鴻海股票,作為基金會本金;民進黨二次執政、國民黨黨產被行政院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凍結時,郭台銘也以母親名義無息借給國民黨新臺幣4500萬元。

關於郭台銘對政治有興趣的風聲,從未停歇。2017年,郭台銘第一次進白宮與川普見面。川普無疑是「富豪從政」而當選總統的成功範例,外界對郭台銘問鼎總統的傳聞,也來到高點。

2018年,韓國瑜捲起「韓流」旋風,當選高雄市長,選後,韓國瑜積極想兌現「貨出去、人進來」的承諾,將農產品賣到中國。但人們逐漸發現,在農產品銷陸的過程中,郭台銘的風采並不輸給韓國瑜。郭台銘在2009年的莫拉克風災中,以「協助災民就業」為承諾,取得高雄杉林區54公頃土地,開辦永齡農場。十年後,災民就業問題已被淡忘,永齡農場卻十年磨劍有成,搭配鴻海原本的「快物流」策略,成為郭台銘農產品輸陸的重要基地。

2019年3月26日,郭台銘在臉書上寫道:「永齡選物平台訂購1仟萬公斤農產相關品項計劃持續進行中,一貨櫃芭樂和一貨櫃鳯梨在周日晚間20:00由高雄港出發,今天13:30就到了深圳廠區,『準時達』的同事們辛苦了,有人問是否只有直達廠區這麼快,過去沒什麼機會和大家介紹鴻海家族成員,我們做全世界的生意,這只是他們小小展演而已。」

2019年4月17日,郭台銘在參拜完新北板橋慈惠宮媽祖後,以「媽祖希望我出來」為名,正式宣佈參選總統。當週,原本被視為下屆總統熱門人選韓國瑜,被郭台銘的如虹聲勢震動,第一次嚐到民調落後的敗績。此後,民調排行榜首位均由韓、郭二人纏鬥,其餘的國民黨、民進黨候選人乃至台北市長柯文哲,在多數時候都難攖其鋒。

2019年5月13日,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到台北國民黨中央黨部會面主席吳敦義。

2019年5月13日,鴻海董事長郭台銘到台北國民黨中央黨部會面主席吳敦義。攝:陳焯煇/端傳媒

「中年」的鴻海,新生的郭總統候選人

郭台銘的高人氣,絕不僅止於事業成功與富貴逼人。台積電與鴻海一直都是台灣股市的兩大明星,分別為第一、第二大權值股,但居於次位的鴻海,散戶股東人數卻比台積電更多。根據最新統計資料,台積電自然人股東32.3萬人,鴻海自然人股東卻高達80萬人,是台積電的兩倍多。

張忠謀出身美國德州儀器,處處可見工程師作派,又曾就讀哈佛大學,理工與人文素養兼備。台灣民間對他與台積電充滿敬仰,卻從未稱他「張董」;反倒是人人都親暱地稱呼郭台銘一聲「郭董」,鴻海自然人股東眾多,自是原因之一,郭台銘在小股民、小市民心中的形象,無疑比張忠謀或其他富豪更「接地氣」,在情感上也更熟悉。

當然,多年以來,鴻海也不負股民厚愛,給了豐厚的回報。鴻海業績成長幅度長年一直維持在高檔,股價也穩坐「百元俱樂部」。若不計配股,鴻海股價最高點發生在2000年3月,來到375元,但若將歷年來的配股都列入計算,近至2017年8月才是鴻海的股價高點,落在145.14元。

但自郭台銘會見川普、參選總統的消息開始加溫後,同一時間,鴻海的股價表現卻不若以往。自2017年8月的高點後,鴻海並未如部分外資預測般,直攻200元大關,反而整整下跌十七個月,直至2018年1月,跌幅止於67元左右,累計跌幅達54%,超過同時期的其他蘋果概念股與台股大盤。

一次下跌,或許有諸多因素交錯,但另一個值得注意的現象是,鴻海近年股利政策改變,亦宣示了鴻海高歌猛進的時代或將進入平緩期。以近十年記錄來看,鴻海股票股利發放得多、現金股利發放相對較少。但自去年開始,鴻海首次出現「全配現金、不配股票」,成長動力顯然已有變化。

一位資深的股市分析師直指,「從2014年開始,鴻海已經變成一個中年人了。中年人身高跟體重的成長已經減緩,反而出現了『減肥』的必要。所以當鴻海開始多發現金、不發股票,就是用行動在告訴世界,它已經進入了中年期。」當鴻海迎來中年,郭台銘宣布交棒並參選總統,難免讓外界浮想連翩,財信傳媒集團董事長謝金河便直言,「(郭台銘)在拚政治的時候,也該注意集團旗下的股價。」

若郭台銘順利通過國民黨總統初選,無論最後是否當選,都已創下台灣「富豪參政」的新里程碑。政治畢竟是與商場完全不同的賽局,台灣選民對首富是否持續買單?鴻海「走入中年」的身軀是否能維持小股民對郭台銘的信心,將其送進總統府?在中國、美國都動見觀瞻的鴻海集團,於創辦人競選台灣總統後,事業版圖又將發生何種變化?

一切的答案,都將在國民黨總統初選民調出爐後逐漸清晰。

(特約撰稿人夏安對本文有重要貢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國民黨 台灣政治 郭台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