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時間 深度 書評

革命埋葬的,與埋葬革命的:讀何偉新書《埃及革命考古》

在何偉看來,多中心和無方向的自組織,成為了埃及革命的阿喀琉斯之踵。


2011年2月13日,埃及人在開羅Tahrir廣場慶祝。 攝:Kim Badawi/Getty Images
2011年2月13日,埃及人在開羅Tahrir廣場慶祝。 攝:Kim Badawi/Getty Images

開羅時間6月17日,埃及第一位民選總統穆罕默德·穆爾西(Mohamed Morsi)在庭審過程中突然暈倒,在送往醫院後被宣告死亡。前總統穆爾西之死幾乎沒有在埃及社會激起任何波瀾。諷刺的是,因為阿拉伯之春下台的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早已被埃及法院下令釋放,同自己的家人在紅海岸邊沙姆沙伊赫(Sharm El-Sheikh)居住。

七年前,當穆巴拉克下台時,穆爾西還是一個幾乎沒有公眾影響力的穆兄會成員。七年後的今天,在埃及執政的依舊是一個從軍隊出身的總統。曾經是最大的反對派的穆斯林兄弟會的大部分中高級成員要麼被逮捕,要麼已經流亡海外,失去了在埃及的政治動員能力。開羅美國大學解放廣場校區外牆最後的革命塗鴉也最終被清理。

2010年由突尼斯小販自焚引發的阿拉伯之春似乎從來沒有影響過這個古老的國家。正是在這段看似停滯的時間內,中文讀者的老朋友何偉(Peter Hessler,彼得·海思勒,《江城》、《尋路中國》與《甲骨文》的作者)在埃及居住了五年。這五年時間中何偉對埃及社會所做的細緻入微的觀察,都記載在了他在穆爾西去世前不久剛剛出版的新作《埋葬之所:埃及革命之考古》(The Buried: An Archaeology of the Egyptian Revolution)中。

The Buried: An Archaeology of the Egyptian Revolution

Peter Hessler
Penguin Press
2019

因為埃及政府禁止外國記者在翻譯的陪同下出席對穆爾西的審判,學習了埃及土語的何偉是少數旁聽了埃及政變之後對穆爾西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公開庭審的外國記者。在他的眼中,穆爾西並不是一個稱職的政治家,也沒有什麼個人魅力。他的上台部分上是一種偶然——穆兄會一開始準備推出的總統候選人海拉特·沙特爾(Khairat el-Shater)沒能通過過渡政府的候選人審查,只得將穆爾西作為「備胎」推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讀書時間 阿拉伯之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