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2019金曲獎

專訪歌者廖士賢:台語才是最接近我靈魂狀態的語言

「我想提供另外的選擇,縱然是少數人才會喜歡的,例如臭豆腐並非大部分人喜愛的,但那個選擇會在那,不散不逃。」


歌手廖士賢。 攝:陳焯煇/端傳媒
歌手廖士賢。 攝:陳焯煇/端傳媒

我想欲倚過去 跤手按怎縛死死
我只是睏去 我只是睏去
我想欲倚過去 無我的日子你要細膩
我只是睏去 請你毋通放袂記
西索米亞的 音樂聲
西索米亞 伊漸漸想起

譯文:

我想要靠過去 手腳怎麼綁死了
我只是睡去 我只是睡去
我想要靠過去 沒有你的日子你要小心
我只是睡去 請你不要忘記 西索米亞的 音樂聲
西索米亞 他漸漸想起

歌曲〈西索米亞〉講述台灣喪葬文化,歌者以亡者角度,寫下與活者對話,是為告別之歌。歌曲入圍2019金曲獎的專輯《西部》,台語唱作,但優雅,俱有壯闊的史詩感,將台語音樂作如此升格的,是已出版過四張專輯的音樂人廖士賢。之前其音樂令人印象頗深,真正坐在面前,見到他低調內斂,說話悠慢而慎重。

歌手廖士賢。
歌手廖士賢。圖:角頭音樂提供

每人心中都有一個阿強

他1976年生於嘉義,家中么子,父母經營家電批發生意,「常常是幾百台電風扇、洗衣機進出,我大概國小國中就開始幫忙搬貨。」後來,他覺得做生意不合自己性情,拒絕接收家業,「只是現在做音樂,感覺好像也是在做生意。」

他愛的蛭田達也漫畫《功夫旋風兒》裡,樂團與格鬥結合出一個奇異世界,於是十七八歲的廖士賢也開始自學木吉他,高中在民歌餐廳駐唱,「我一直知道自己能唱,算是有天賦。當時的體驗也很新鮮興奮,就像一個 Star。」他告訴我:「那時,音樂像是一種拯救,把我從叛逆的黑暗歲月拉出來。彈吉他讓我身心獲得平靜感,不至沉淪在環境中。」專輯《西部》收錄的〈阿強〉,是一首描繪黑道兄弟的歌曲,哀傷淒涼絕望: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金曲獎 廖士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