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評論

制度性崩壞的香港警隊,需如何汲取國際改革經驗?

警隊的制度性崩壞下,雖然成立獨立監警制度困難重重,有政治的原因,亦有現實的考慮,但起碼這些現實的考慮是可以解決的。


2019年6月21日,示威者包圍灣仔警察總部。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21日,示威者包圍灣仔警察總部。 攝:林振東/端傳媒

過去幾天,特首林鄭月娥多番為《逃犯條例》修訂帶來的爭議致歉,稱希望社會的撕裂可儘快修補。然而,當被記者問及會否下台或接納市民的其他訴求時,她卻大耍太極或藉詞推搪。例如在被問及會否調查警方6月12日的失當時,她稱現行的警察內部監察制度行之有效,監警會也會公平公正跟進個案。事實上,經歷過2014年雨傘運動的市民都知道這是一個「謊言」。

根據監警會的報告,當年大量的投訴最後只有4項獲證明屬實,而證據確鑿的前警司朱經緯毆打路人案亦曾一度被「投訴警察課」指為「無法證實」。五年過去,我們也沒有看到警方在處理遊行示威活動時有任何改善之處,從6月12日的行動可見,警隊濫用武力的程度只有過之而無不及。

政府要修補撕裂,就必須要正視問題。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在警隊的問題上,我們需要制度性的警務和監警改革。

北愛爾蘭的大和解 -《貝爾法斯特協議》後的警務改革

說到修補撕裂和大和解,最有名的莫過於愛爾蘭政府和英國政府在1998年就北愛爾蘭問題而簽定的《貝爾法斯特協議》。根據協議,各大勢力在重要問題上均互讓一步。在主權問題上,愛爾蘭政府承認北愛是英國的一部分,而英國政府則同意日後兩愛在民意支持下可以統一;在自治方面,親愛和親英的各大北愛爾蘭政黨則組成聯合政府,分享行政權力;在安保方面;各派系的民兵部隊放棄武裝,英軍慢慢撤出,由經改革後的北愛爾蘭警隊負責維持治安。協議為北愛內部親英和親愛族群的血腥衝突畫下了休止符,而和談中分別代表親愛和親英兩派的兩大政黨領袖John Hume 和 David Trimble 甚至在當年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逃犯條例 方志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