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逃犯條例 圖片故事

影像:反對修訂《逃犯條例》,香港人走過的抗爭路

一場一百萬人的和平遊行,一場一天的佔領行動,香港人嘗試用努力改變命運,一洗雨傘運動後,抗爭的無力與挫敗,逼使《逃犯條例》修訂暫緩。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


2019年6月12日,一名示威者在龍和道清場中與警對峙。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12日,一名示威者在龍和道清場中與警對峙。 攝:林振東/端傳媒

《逃犯條例》修訂爭議在香港歷時數月,近來民意反對之聲大爆發,各界以聯署、三罷、大遊行和佔領金鐘來表達意見,引發流血衝突、示威者受傷,11名示威者以暴動、襲警和非法集結罪被捕。今日下午三時,特首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但強調不會撤回法案。現場記者多次問及她會否下台,林鄭月娥均沒有回應。

爭議和反對行動仍在持續和發酵,民主派表明不會接受暫緩決定,重申政府應該撤回法案,並取消對於612衝突的暴動定性。而回首過去數月,在商界、法律界、外國商會和領事等不同力量輪番提出對《逃犯條例》修訂的質疑和憂慮之後,香港在短時間內經歷了風雲變幻,民間積累的憤怒徹底爆發。

5月17日,中聯辦主任王志民表示支持港府修訂《逃犯條例》,表明「有需要及可填補漏洞」,呼籲港區人大和政協支持政府及協助解說修例。21日,北京當局港澳問題負責人、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韓正表示,修例「利於彰顯香港社會的法治和公平正義,中央政府完全支持特區政府所開展的工作。」,正式表態支持修例。

港府的強勢、拒絕溝通空間,將草案繞過法案委員會等,加上來自中聯辦和北京當局的表態,不斷刺激民意。4月28日,民陣發起的第二次反修例遊行,根據民陣統計,有13萬市民出席,到了6月9日,遊行人數暴升,飆升至103萬人,港島街頭上,大量市民站滿六條行車線道路的照片,給港人和世界留下深刻印象。

而在這次遊行前夕,各個界別紛紛以網絡聯署、街站等發起反修例行動,市民的參與遍地開花。而在6月6日,香港法律界亦發起黑衣靜默大遊行,近3000名大律師、律師等一身黑衣,從高等法院遊行至政府總部,最終面對政府總部默站三分鐘,以示抗議。

不過對於市民的表態,港府似乎無動於衷。6月9日晚上,大遊行結束之後,政府發言人隨即發聲明重申修例立場,並強調草案將如期於6月12日直上立法會。9日晚上,留在金鐘的遊行人士與警方爆發強烈衝突。

衝突之後的第二日,社會各界發起罷市、罷課、罷工等三罷行動,抗議政府。然而6月11日,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公布,將預留61小時審議條例草案,料6月20日表決《逃犯條例》修訂草案。

第二天,12日早上8點開始,大批市民湧現金鐘街頭,佔領多條道路,以集體行動表示對政府的不滿,示威者中許多是年輕人。示威行動到當日下午三時多演變成警民衝突,約3時46分開始,警方發射第一枚催淚彈。及後警方表示,當日警察一共向市民發射了150枚催淚彈、20發布袋彈,並第一次對示威者發射數發橡膠子彈。衝突中,至少有81人受傷。

衝突過後,沉重和哀傷氣氛瀰漫香港。香港警方將612衝突定義為「暴動」。許多家長、呼籲政府和警方撤銷「暴動」定性,超過100位中學前校長聯署呼籲:「我們懇請特區政府立即擱置修訂逃犯條例,與社會各界尋求共識或以其他方案解決當前難題;我們亦懇請全體立法會議員以香港年輕人的福祉為依歸決定取態,挽狂瀾於既倒;還年輕人希望和愛。」

儘管林鄭月娥今日表態暫緩修例,但明言不會撤回修訂,社會各界看來並未認為這是行動的終點。明日(16日),民陣將按原訂計劃發起大遊行,在憤怒、不安和奮起抗爭之後,未來一星期,香港會迎來怎樣的局面?

2019年4月28日,民間人權陣線舉行反《逃犯條例》修訂大遊行,隊伍由銅鑼灣東角道出發,將遊行至立法會外進行集會。

2019年4月28日,民間人權陣線舉行反《逃犯條例》修訂大遊行,隊伍由銅鑼灣東角道出發,將遊行至立法會外進行集會。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2019年5月11日,經民聯議員石禮謙在數名建制派議員保護下,走進正在進行由涂謹申主持的法案委員會,民主派議員上前圍堵,其中數位民主派議員嘗試搶走石禮謙手上的擴音器。

2019年5月11日,經民聯議員石禮謙在數名建制派議員保護下,走進正在進行由涂謹申主持的法案委員會,民主派議員上前圍堵,其中數位民主派議員嘗試搶走石禮謙手上的擴音器。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5月14日,民主派承認的法案委員會主席涂謹申主持會議期間,大量記者在會場內採訪。

2019年5月14日,民主派承認的法案委員會主席涂謹申主持會議期間,大量記者在會場內採訪。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2日,「全港反送中聯席」約廿名成員請願,他們手持多國語言標語,呼籲市民及在港的外籍人士,參與6月9日反送中大遊行。

2019年6月2日,「全港反送中聯席」約廿名成員請願,他們手持多國語言標語,呼籲市民及在港的外籍人士,參與6月9日反送中大遊行。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6日,法律界舉行黑衣遊行抗議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由終審法院遊行至金鐘政府總部,有近三千人參與是次黑衣遊行,為回歸以來最多的一次。

2019年6月6日,法律界舉行黑衣遊行抗議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由終審法院遊行至金鐘政府總部,有近三千人參與是次黑衣遊行,為回歸以來最多的一次。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6日,法律界舉行黑衣遊行抗議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由終審法院遊行至金鐘政府總部。

2019年6月6日,法律界舉行黑衣遊行抗議政府修訂《逃犯條例》,由終審法院遊行至金鐘政府總部。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9日,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送中」遊行。

2019年6月9日,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送中」遊行。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9日,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逃犯條例遊行。

2019年6月9日,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逃犯條例遊行。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9日,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送中」遊行。

2019年6月9日,民間人權陣線發起「反送中」遊行。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10日凌晨,示威者衝擊立法會,警察以胡椒噴霧驅趕。

2019年6月10日凌晨,示威者衝擊立法會,警察以胡椒噴霧驅趕。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10日凌晨約2時,示威者被警察驅趕。

2019年6月10日凌晨約2時,示威者被警察驅趕。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12日,大批香港市民佔領金鐘立法會和政府總部附近的街道,令原訂當天上午11時開始《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二讀無法如期展開。

2019年6月12日,大批香港市民佔領金鐘立法會和政府總部附近的街道,令原訂當天上午11時開始《逃犯條例》修訂草案二讀無法如期展開。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6月12日,警察在金鐘夏慤道施放催淚彈。

2019年6月12日,警察在金鐘夏慤道施放催淚彈。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6月12日,警方在夏慤道清場期間,遺下一把雨傘。

2019年6月12日,警方在夏慤道清場期間,遺下一把雨傘。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12日,一名示威者在夏慤道。

2019年6月12日,一名示威者在夏慤道。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6月12日深夜,一對情侶走在被佔領的金鐘道上。

2019年6月12日深夜,一對情侶走在被佔領的金鐘道上。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6月13日,香港立法會前被清場的道路。

2019年6月13日,香港立法會前被清場的道路。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6月14日,約六千名香港母親身穿黑衣,於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

2019年6月14日,約六千名香港母親身穿黑衣,於中環遮打花園舉行「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6月15日,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  。

2019年6月15日,林鄭月娥召開記者會,宣布暫緩修訂《逃犯條例》 。攝:林振東/端傳媒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 逃犯條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