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逃犯條例

專訪許穎婷:「我係香港人」,紀念六四反對「送中」,但其實我比以前更温和了

十九歲零九個月的Frances和她的同伴們,決絕地要和一個極權主義的龐然大物劃清界限,由此伴生的是,籠統而含糊的「中國人」,成為一個多少有些邪惡的「他者」。


2019年6月9日,香港爆發了百萬人的大遊行;在波士頓, Frances 和她的香港同伴突襲了波士頓龍舟節,向參加龍舟節的中國領事館代表舉牌抗議,下午兩點她又領導了波士頓的「反送中」遊行。 攝影:羅四鴒
2019年6月9日,香港爆發了百萬人的大遊行;在波士頓, Frances 和她的香港同伴突襲了波士頓龍舟節,向參加龍舟節的中國領事館代表舉牌抗議,下午兩點她又領導了波士頓的「反送中」遊行。 攝影:羅四鴒

從西雅圖來到波士頓讀書,許穎婷(Frances Hui)的身份認同意識前所未有地被激發起來了。

在她就讀的愛默生學院(Emerson College),60%的外國學生來自中國大陸。在第一年的時候,Frances沒有遇見過一位香港人,而去參加學校活動時也被標註為「中國香港(Hong Kong, China)」,但是台灣卻可以單獨列出成為Taiwan。一次坐公交車,有一位乘客問Frances是不是中國人,她回答「香港人」。對方卻一再糾正她,香港屬於中國的一部分。Frances說,從來沒有這麼感到羞辱——不是因為被人視為「中國人」,而是自己的身份認同信念遭到無視和否定。

這種身份認同意識的萌發,讓Frances今年四月寫成文章《我來自香港,不是中國》,發表在校報上,她在文中開宗明義地寫道:「我所來自的城市,被一個國家所擁有,我卻不屬於這個國家。」她更宣稱,「我和很多香港人都因為與中國某種程度上的政治分離而感到自豪,由中共統治的中國,以臭名昭著的方式審查互聯網,並囚禁異見人士」。

或許在Frances看來,她只不過說出了自己眼中的常識。然而文章引起的軒然大波,讓她始料不及。她的Facebook個人賬號被圍攻。起初還是英文和繁體字,一天後就出現很多簡體字,用不堪的語言對她進行辱罵,這讓她不堪其擾,卻又無可奈何。而媒體筆下所津津樂道的,則是她成為「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的中國民族主義的又一個受害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許穎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