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韓粉的告白:堅決「非韓不投」,即使他確實有點草包

「或許他吃喝嫖賭都會,但一般人就是這樣子。」 「喜歡他的那一份真,那是穿皮鞋的國民黨人不具備的。」「韓國瑜不像其他國民黨政治人物遮掩、躲閃,他勇敢承認九二共識。」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攝:陳焯煇/端傳媒

編者按:國民黨總統初選5人參選的態勢已成,韓國瑜、郭台銘、朱立倫、張亞中、周錫瑋五人中,多項民調仍以韓國瑜維持領先,但領先幅度近日趨緩。韓國瑜「被動」參與初選、被支持者拱作「庶民總統」,6月1日出席凱達格蘭大道前的造勢大會後,8日又前往花蓮造勢。《端傳媒》記者登上支持者的列車,並實地採訪不同背景的死忠韓粉,他們之中有失業工人、退休老師以及工廠老闆,聊聊何以將希望寄託於韓國瑜一人?

「夜色茫茫,星月無光。只有砲聲,四野迴盪,只有火花,到處飛揚......。只等那信號一亮,只等那信號一響,我們就展開閃電攻擊,打一個轟轟烈烈的勝仗......。」6月1日清晨,《端傳媒》記者搭上一輛從台南往台北進發的遊覽車,眾人在晨光中高唱韓國瑜去年競選高雄市長時唱過的軍歌:《夜襲》。

那是由一名退休軍公教人員自發向朋友租了數輛遊覽車,再透過各大韓粉群組廣傳報名資訊的小型車隊。要登上這台「韓粉列車」,手腳要快;每人的車資含保險共新台幣800元,數台車、共100多人的位置,不到3天就被搶光。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一上車,坐滿全車的韓粉「全副武裝」,中高年大叔、大姐或穿紅衣、國旗裝,手拿小國旗是基本款,有人直接在手臂上貼上國旗的一次性刺青;「韓流小物」更是不可或缺,有人頭戴繡有Q版韓國瑜舉顆高麗菜圖樣的帽子,還有人手持別出心裁的小風扇——轉動後,扇葉會顯示「❤韓國瑜❤」字樣。

他們精神抖擻,對即將到來的挺韓誓師大會充滿期待。 整台車瀰漫慷慨激昂的氣氛,自成國度,有自己運作的系統跟邏輯。 行車期間,他們大聲高唱《夜襲》,也不時唱著韓國瑜誓師大會的主題曲:《我的未來不是夢》。

「看到韓國瑜最近被吳子嘉、民進黨,可能還有國民黨內的力量黑成這樣,我很心疼,我一定站出來挺韓國瑜!」私下交流討論時,這批韓國瑜的支持者,對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吳子嘉日前爆料韓國瑜有婚外情、私生女忿忿不平。

眾人從民進黨開始罵,再批評有意與韓國瑜競逐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的前立法院長王金平、鴻海集團總裁郭台銘,又罵回民進黨,韓粉們不時吆喝著:「民進黨挖空台灣、搞東廠、造成兩岸對立,下台啦!」「郭台銘就算幫人綁鞋帶、舔盤子,終究還是個大老闆......。」

幾個小時後,他們抵達台北,在中正紀念堂下車,步行前往凱達格蘭大道,六月溽暑,午後接連下了三陣暴雨,但他們只是稍找遮蔽物、穿上雨衣或撐起雨傘,有人索性直接淋雨。到了下午,這群樂意以「土包子」自稱的10餘萬「鋼鐵韓粉」,已在凱達格蘭大道前景福門留下紅十字。時間拉長到一週後,場景來到花蓮市六期重劃區,5、6萬韓粉成了空拍機視角下的紅海。韓粉也持續社群媒體上號召更多粉絲,目前定於6月15日、22日在雲林、台中造勢,不少人已準備包車前往。

《端傳媒》訪問3名去年起參與多場韓國瑜選舉及凱道造勢的鐵桿韓粉,他們背景不同,卻一致「非韓不投」,出於不同原因,至今矢言「跟著禿子走」。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失業工人:「不再相信國民黨,但我相信韓國瑜。」

「我早上才又用刮鬍刀刮過頭髮咧!」53歲的陳長青頂著光頭,並打算努力維持下去,就是為了響應高雄市觀光局在6月舉辦、行銷高雄商圈的「2019港都光頭時尙節」。

跟陳長青約在高雄冰店訪談,記者才去櫃檯點餐,一回頭,他已經將韓國瑜今年過年發給市民、印著「高雄發大財」的紅包鋪滿餐桌,並熱切秀出隨身攜帶的紅包上、筆記本及側背包上,密布著韓國瑜女兒韓冰、市議員陳美雅,以及報導韓流爆紅的中天主播王又正等人的簽名。

「有一次活動,我堵在門口等韓冰簽名,本來被擋著不給簽,但韓冰示意沒關係,就幫我簽了。」操著流利台語的陳長青,講話豪邁、大嗓門,指著揹包上一處韓冰的簽名開心分享,隨即又擊掌嘆道:「很可惜就是遇不到機會給韓市長簽名。但我有跟他合照啦,就是我LINE大頭照用的那張!」陳長青還秀出他提前買好、6月8日前往韓國瑜花蓮造勢的火車票。

「韓國瑜之所以叫做庶民總統,因為他苦民所苦,他走過基層,知道基層的甘苦。」陳長青高中畢業,離婚並育有兩女,記者請他分享自己的經歷,他就像打開水龍頭般,希望有人能聽聽他的故事。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陳長青是雲林斗六人,這輩子做過10餘份工作,2000年移居高雄前,在雲林當過搬家具、送五金的工人,也曾跟前妻一起在理容院、KTV賣女裝。到高雄後當過地下電台主持人,電台被抄後,短暫經營咖啡店。

「後來回雲林,頭路歹找又下高雄,消沉了半年每天酗酒,喝到喉嚨長繭。」陳長青說,輾轉幾份工作後,好不容易賣茶葉賣了8、9年,每月有新台幣5萬元以上穩定收入,老闆卻跑路,他告贏老闆拿到一紙債權證明,希望法拍老闆土地拿回20多萬元補償,才發現他竟是債權人第五順位……。

「挺韓國瑜」為陳長青的生活找回了重心。之後的旗山造勢,他不惜騎了近90分鐘摩托車,到場力挺;選前之夜,他更頂著腳傷,一跛一跛地在現場發給民眾宣傳貼紙......

2017年,他在高雄找到保全工作,卻又因公受傷腳踝骨折,因薪資給付問題陷入勞資糾紛,到現在還在跟前東家打民事訴訟,待業至今,目前靠領補助、以保單借貸度日。

「你知道那個台北下來的北農經理韓國瑜嗎?」2018年10月,鬱卒的陳長青在醫院復健,聽到病友都在討論韓國瑜,他決定去10月26日韓國瑜「三山造勢」(鳳山、岡山、旗山 )的第一場鳳山造勢一探究竟。「我到現場看都是人,回家看空拍畫面,更是驚訝不得了,怎麼有人可以讓這麼多人自發性地來挺他?還滿場揮舞著國旗?我幾十年沒看過了!」

陳長青就此被韓國瑜圈粉。本來不看電視的他,鎖定中天看韓國瑜的大小新聞,愈看愈瘋韓國瑜。

「挺韓國瑜」為陳長青的生活找回了重心。之後的旗山造勢,他不惜騎了近90分鐘摩托車,到場力挺;選前之夜,他更頂著腳傷,一跛一跛地在現場發給民眾宣傳貼紙,貼紙上印著:「禿子跟著月亮走,我們跟著禿子走」。

跟著禿子走之前,他也曾跟著其他政治明星走。但那都是20年前的事了。「2000年我是投給阿扁的,以前國民黨跟黑金掛鉤,才給民進黨一個機會,看能不能選一個清廉政府,結果投給民進黨,變成民主退步黨。後來我也支持過宋楚瑜。」

「支持陳水扁,絕對不如瘋韓國瑜,」陳長青喜孜孜地說,韓國瑜讓他重新燃起一股希望。他自認沒有明顯政黨傾向,選人不選黨。事實上,部分鋼鐵韓粉就如陳長青,非傳統藍營支持者,只是因韓國瑜屬國民黨籍才支持國民黨。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在陳長青眼中,韓國瑜說話算話,敢做敢當又清廉。至於外界批評韓國瑜講話空洞、欠缺政策實績,陳長青說:「他不可能七十二變說變就變啊!他有遠瞻的計畫,未來就有可能實現,深圳能從一個小漁港變成大城市,為何高雄不能?」至於在韓國瑜近日在高雄市議會備詢表現不佳,被譏為頻頻「跳針」,也連帶影響民調表現,陳長青也為韓國瑜打抱不平:「他(備詢)不是答不出來,他要的經費民進黨、中央很多都擋下來啊,他要怎麼做啊?」

在社會翻滾、歷經起起伏伏的經歷,也讓陳長青對權貴特別敏感,談到郭台銘,他呼應韓妻李佳芬曾說的:「背後被開槍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陳長青說:「我不會再相信國民黨,國民黨就是那些權貴,幾個太陽想把韓國瑜搞下來。你過著貴族生活,你不知道甘苦人沒錢的痛苦、是如何打拚。」

6月8日的花蓮市六期重劃區的挺韓大會,陳長青又出現在長長的韓粉人龍裡。他們不辭辛勞,搭火車、客運、自駕到現場相挺,警方私下表示有5、6萬人聚集,破了花蓮主辦造勢活動的紀錄。

「賣得非常好!包括國旗、衣帽、土包子造型的韓國瑜娃娃等。」陳長青這次也坐莒光號到花蓮相挺。相較於上一次台北市長柯文哲禁止在凱道擺攤,這次100多個攤販獲准在造勢場周圍重現「韓流夜市」,陳長青就幫朋友賣起「韓流小物」,他說捧場的人相當多,可見花蓮造勢也很成功。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退休國中老師:「他承認九二共識」、「他是英雄」

「大雨來,彎著背,讓雨澆;雨停了,抬起頭,站直腳......。」6月1日,年近七旬的馮念凝在景福門與中山南路轉角處站了5小時,造勢開始前的第一波大雨來臨時,他還來不及穿起雨衣,只有讓大雨淋打濕全身,此時台上應景放起《小草》,他大聲跟唱,覺得這就是自己堅定不移支持韓國瑜的寫照。

馮念凝是雲林西螺人,父母一代是早期國民黨土地改革政策的受益者,本身是退休國中國文老師。他在年金改革被痛砍30%退休金,時常與同是退休老師的三五好友聚集家中,痛批民進黨各種「倒行逆施」。馮念凝過去是對國民黨不離不棄的鐵桿支持者,對民進黨的痛恨也無庸置疑,但國民黨太陽眾多,為何就是「非韓不投」?

「我就是服了他,他就是英雄。」馮念凝表示,韓國瑜有guts,毅然決然挑戰綠營重地,成功翻轉高雄,讓中華民國國旗飄揚;「韓國瑜不像其他國民黨政治人物遮掩、躲閃,他勇敢承認九二共識。」

「你說我痴狂也好,不理性也好,我認定韓國瑜是個人物就是個人物,所有黑他的消息我看看就罷,我不會被動搖。」馮念凝也盤點韓國瑜的政績,包括路平、防洪清淤,反毒旗幟鮮明、推動雙語教育,「他一天當兩天在用,絕非騙票政客。」(編者按:前述政策為韓國瑜上任後推動,但韓國瑜缺席6月1日高雄市與中央在高雄巨蛋擴大舉行「全國反毒博覽會」;高雄市毒品防制局局長仍懸缺至今。)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4月23日,韓國瑜發布5點聲明,被認為是聲勢開始下挫的原因之一。除了他終於展露選總統的意願,讓外界認為他之前對選總統的曖昧是「夭鬼假細禮」(閩南語,貪吃假裝客氣);還有韓批評「政治權貴熱衷於密室協商」,似暗指郭台銘,被部分藍營支持者怒罵砲口對內、搞分裂。

「現在《聯合報》、《TVBS》政論節目《少康戰情室》我也不看了,他們都加入黑韓陣營。」馮念凝認為,郭台銘參選一定有國民黨高層相挺。馮念凝試圖揣摩韓的心境,他如是想著韓國瑜的思考方式:「他(韓國瑜)一定清楚選總統是『吃碗內看碗外』,內心也在掙扎,但外界寄望韓國瑜照顧人民、『拉下民進黨』的聲音一直很強烈,他必須回應;而且中央卡韓讓他無法施展手腳。不過他心中還是有高雄人民,所以強調會留在高雄辦公......。」

「我們很多退休的老同事邊看邊掉淚,我們從小被教育是中國人,愛中華民國,但自李登輝時代20多年以來,已經沒有中華民國國家民族的觀念。」

「我們在韓國瑜的場子找回了國家。」採訪過程中,這次需要照顧老母親沒有北上,同為教師人員的馮妻特別接過話筒解釋挺韓的原因。她說,不會「非韓不投」,仍以拉下民進黨為最大目標,但初選階段仍會支持韓國瑜出線。

去年選舉韓國瑜率先讓造勢場出現國旗旗海,「我們很多退休的老同事邊看邊掉淚,我們從小被教育是中國人,愛中華民國,但自李登輝時代20多年以來,已經沒有中華民國國家民族的觀念。」聊到激動處,馮妻哽咽回憶:「我去年到韓國瑜鳳山造勢的現場拿到國旗的一剎那,我很激動。」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中小企業老闆:「確實有點草包」、「確實比較真」

戲稱自己是「泥巴粉」、一沖就散,因為他自認不如鋼鐵韓粉,在凱道造勢當天雨一大,他趕緊跑到國家音樂廳躲雨,但還是聽完了全程。62歲的劉溥旺是在北部經營模具工廠的中小企業主,做過業務工程師,白手起家、辛苦創業40餘年。

做為老闆,劉溥旺生活優渥,與韓國瑜訴諸底層的目標並不相符,也沒有軍公教背景的深藍動員。如此背景,如何也成了韓粉?

「他確實有點草包,但如果你要履歷漂亮的博士,又要去天上找。」「韓國瑜不要用跟他一樣類型的人就好,不然就糗了。」

劉溥旺沒投過民進黨,但不一定投給國民黨,2012年總統大選投過宋楚瑜。他在去年選舉就大老遠從台北南下參加韓國瑜的造勢,並深深感受到韓演講的魅力。

「他確實有點草包,但如果你要履歷漂亮的博士,又要去天上找,我不喜歡。韓國瑜跟我們比較接近,或許他吃喝嫖賭都會,但一般人就是這樣子。」他強調,更看重韓國瑜的非典型。

劉溥旺強調,如果國民黨由其他人出線,都有一層虛偽的包裝,包括他認為郭台銘也在往這個方向走,「政治人物我們看多了,韓國瑜確實比較真。」他期許,韓國瑜要堅守住不貪不取,至於治國,還是看如何用人,「韓國瑜不要用跟他一樣類型的人就好,不然就糗了。」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Nothing to lose」的人們

「韓國瑜確實做不好,何況還落跑。」一名曾幫韓國瑜輔選,現轉而支持郭台銘的高雄地方人士說,與去年相比,韓國瑜吸引的年輕人、中間選民少了,但鐵粉卻更加凝固。「大家雖然笑韓國瑜是同溫層聚會,難以產生外溢效果,但試問現在藍營哪一位候選人有韓國瑜這樣的動員能力?」

與去年九合一大選相較,「韓粉」的組成其實已有改變。去年選戰,中間、泛藍及鐵桿粉絲齊力相挺,韓國瑜才能一舉在高雄拿下89.2萬票、53.87%得票率。

但目前看來,韓國瑜表態參與國民黨初選,可能成為「落跑市長」,上任後又給人無心市政的草包印象,以及有郭台銘做為一個具吸引力的選項,已讓中間選民、部分藍營選民流失——尤以40歲以下年輕人更為強烈——從6月1日造勢當天鮮少年輕面孔即可察覺。

外在條件、環境變化甚鉅,「韓家軍」目前的凝聚力究竟從何而來?

強調基層塑造認同:「接地氣」的韓國瑜常夜宿民家,三句不離「照顧弱勢」,能讓基層人民產生共感、信任感。尤其中國大陸在蔡政府上任後,為「窮台」縮減來台陸團客,大幅影響高雄、花蓮等地方生計,攤商、計程車等「庶民經濟選民」點滴在心頭;一名國民黨幕僚觀察,這群人也有一種「I have nothing to lose」的味道,既然生活已夠苦悶,過去也沒有得到有效的解決,不如豁出去、賭一把,不必在意別人的目光,挺韓國瑜到底。

有志一同「賭一把」的人們,又透過參與韓國瑜的造勢與活動,結識同伴。一名高雄地方人士就指出,這群人能進一步找到歸屬感、認同感,都有助對韓國瑜產生極高的黏著度。

痛擊綠營、打造深藍革命情感:「我知道如果韓國瑜代表國民黨選總統,後勁不如郭台銘出來選,但我初選還是會支持韓國瑜,因為我跟他有『革命情感』。」一名退伍空軍上尉說,「過去三年民進黨要抄了國民黨,施政各種天怒人怨,是韓國瑜拿下綠營重鎮高雄,才幫我們出了這一口惡氣。我不會非韓不投,但不管怎麼說我要挺他。」

泛藍非典政治人物的魅力:即便高知識份子、白領藍營支持者可能不喜歡韓國瑜,但對部分中間偏藍的支持者而言,韓國瑜仍有吸引力。如果說綠營的第一號非典型政治人物是總統蔡英文,柯文哲則是年輕世代訴求突破藍綠的承載,韓國瑜才是真正意義上屬於泛藍營的第一位非典型、甚至反建制的政治人物。

韓國瑜為不一定是底層階級、厭惡傳統政治,但又不想投民進黨、柯文哲的人提供了選擇。六一凱道當天不少參與者告訴記者,喜歡韓國瑜的那一份真,不止一人強調:「那是穿皮鞋的國民黨人不具備的。」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

2019年6月1日,韓國瑜首場總統初選造勢活動於凱道舉行。攝:陳焯煇/端傳媒

另外,訴諸中華民國、大中華民族的號召力則可大大加分,這些元素都將觸發民眾「跟著禿子走」,外溢效果也許有限,但無可否認,這是一種很強烈的情感動員。

一旦這種情感動員被強化、甚至鞏固,韓國瑜的施政及任何外界負面評價的作為,對鋼鐵韓粉而言,自有正當化、合理化的解釋。而韓國瑜以煽動性的演講、痛批權貴、在議會跟議員對嗆,正是不斷以民粹鞏固自己這種情感動員。他的對手之一,郭台銘「有錢有勢」的形象,更加劇了韓國瑜前述作用——兩場造勢後,韓國瑜還打算前進雲林、台中、屏東,目前的週末造勢活動已滿到6月底;沒人能知道,這輛「韓粉列車」將在台灣社會前行多久?

(應受訪者要求,劉溥旺、馮念凝均為化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台灣大選 韓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