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三十年 深度 六四專訪

半生被稱劊子手,戒嚴部隊軍官:「我也是六四受害者」

李曉明是六四戒嚴部隊之中一人,離開中國後,長期受失眠、易怒所苦,近年才去看心理醫生。槍響30年後,他說:「雖我沒開槍、沒殺人,但身為當時戒嚴部隊的20萬戒嚴部隊的一員,當時我在部隊服役,我覺得也是一種恥辱,有一種內疚情感。軍人......,在六四中扮演很可恥的角色吧。」


李曉明。 攝:陳焯煇/端傳媒
李曉明。 攝:陳焯煇/端傳媒

編者按:據六四親歷者、學者吳仁華研究,1989年參與鎮壓的戒嚴部隊大軍約20到25萬人,僅個位數的戒嚴部隊軍人或軍官站出來反對武裝鎮壓,其中2人仍在大陸境內、曾受中共政治騷擾,分別是曾表達懺悔的54集團軍的官兵張世軍、以油畫重現六四場景的前65軍士兵陳光,目前難以聯繫。30年過去,當時被分配到共軍第39軍116師的高射炮兵團、任副連級的雷達站長李曉明,是那「25萬分之個位數」、少數能自由說出證言的人。

李曉明受訪時悶著頭,原來是在刷手機。在忙嗎?「今天早上(5月23日)去你們的總統府,」他把手機遞過來,是總統蔡英文接見華人民主書院安排的六四親歷者的合照,「接見我們就是種表態嘛,這是第一次吧,她(蔡英文)也支持中國民主事業吧。」這些當年在天安門毛澤東頭像和自由女神塑像前欲灑熱血的少年,如今成了流亡各地的大叔,這一天,他們換上筆挺的西裝和皮鞋來到孫文遺像前,只有李曉明,踩著舊球鞋就來了。

5月18日,六四事件30週年研討會在台北登場,海外中國民運聯盟(澳洲)秘書長、1989年任職的戒嚴部隊成員之一、時任解放軍軍官的李曉明受邀赴台出席這場研討會,這是他此生第二次公開為六四事件作證,第一次是2002年,應「中國人權」邀請,在紐約公開作證,作證後申請澳洲難民簽證,2005年才以澳洲籍人士身份回到中國。

李曉明一家人目前定居澳洲。5月中旬,他和妻子提了要去台灣出席研討會,妻子毫無反應。他又和26歲的大兒子談了這件事——此前,他幾乎不和家人談他的六四親歷——說了之後,兒子竟擔心起李曉明的人身安全,要他別談了、別去台灣了。「兒子以為我回中國了,他以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我解釋說沒問題,我是去台灣啊,台灣和中國不一樣,台灣是民主國家,我可以像在澳洲一樣,說任何事情。」

李曉明的解放軍軍官證。
李曉明的解放軍軍官證。圖:李曉明提供

原以為去「維護社會治安」

李曉明是瀋陽人,出生於1964年,高中上的是瀋陽二中,他在受訪時數度強調:「我上的是最好的高中,很多同學都考上了北大、清華那些重點大學。」1983年,李曉明大學沒考好,家中又有經濟負擔,父母索性讓他和妹妹都去唸軍校,如此兩人學費、生活費都由軍校補助。他考入河北石家莊解放軍軍械工程學院雷達系,1987年七月獲得學士學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方政 吳仁華 李曉明 六四3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