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廣場 圖片故事

影像:首個港台露宿者攝影展 細說兩地街友的無家困境

近年香港政府強力圍封天橋,驅趕街頭露宿者,令大量無家可歸的街友只能轉去麥當勞、網吧、機場等場地借宿,他們不是大眾在街頭一眼認出的露宿者,卻成為城市中流離浪蕩、無家可歸的隱蔽人士。


在觀塘碼頭露宿的興叔。 攝影:雷日昇
在觀塘碼頭露宿的興叔。 攝影:雷日昇

過往七年,香港露宿者人數增加1.5倍。根據香港社會福利署已登記數字,露宿人數自2011年的511人上升至2018年的1270人,升幅令人憂慮。為讓市民深入了解生活於城市邊緣的街友故事,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第一次聯同台灣機構芒草心慈善協會,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辦名為「無家者」的港台兩地攝影展。

長期服務露宿者的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社工吳衛東介紹,上述露宿者數字仍未包括大量尚未登記、或不願意被登記的街友。他指出,近年香港政府強力圍封天橋,驅趕街頭露宿者,令大量生活窮困、無家可歸的街友只能轉去麥當勞、網吧、機場等場地借宿,他們不是大眾在街頭一眼認出的露宿者,卻成為城市中流離浪蕩、無家可歸的隱蔽人士。吳衛東說,儘管台北也面對相似困境,但其對露宿者的服務卻很值得香港參考,亦讓他和一眾香港同工頗受啟發:例如在台北街友和相關團隊的爭取下,露宿者白天可將家當放置於台北車站及附近公園的指定位置,更有專責人員負責看管,讓露宿街友可以於社區中共融地生活。他期待透過這次展覽和兩地交流互動,讓兩地都更認識無家者的故事,促進社會服務的改善。

《無家者生活誌》攝影集封面圖片。
《無家者生活誌》攝影集封面圖片。攝影:雷日昇

這次展覽的香港部分由攝影師雷日昇義務參與拍攝,自2002年開始,雷日昇與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合作,記錄香港無家者的露宿困境和生命故事,至今接近20年,而展覽的台灣部分,則由攝影師林璟瑋記錄拍攝。展覽將於2019年4月30日於香港文化中心開始,為期一星期,期間芒草心慈善協會工作人員會聯同攝影師林璟瑋和3位台灣無家者來港,與本港無家者互相交流兩地無家者現狀、服務及政策。一個月後,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也會和3位香港無家者到台交流。

《無家者-從未想過我有這麼一天》攝影集圖片。
《無家者-從未想過我有這麼一天》攝影集圖片。攝影:林璟瑋

伴隨著這次港台兩地展覽,兩地機構一同推出同名攝影集。吳衛東介紹,《無家者生活誌》記錄了27位香港露宿者的生命故事,由霞、金、陳倩兒、趙曉彤、陳柔雅、楊子琪等六位作者義務採訪和撰文,並獲得多位義工協助翻譯,出售書籍所得款項將全數作為捐款、支持扶助弱勢社群的工作,而台灣篇《無家者生活——從未想過我有這麼一天》則由由長期關懷弱勢的文字工作者李玫萱探訪與執筆,記錄了十名台灣街友的生命故事。

阿平居住在通州街天橋底,這裡曾經有過百名無家者在此找到棲身之所,現時政府以鐵絲網圍封至不剩一人。
阿平居住在通州街天橋底,這裡曾經有過百名無家者在此找到棲身之所,現時政府以鐵絲網圍封至不剩一人。攝影:雷日昇
曾居於澄平街隧道的阿強, 2015年政府將其個人物品曾全部丟棄……最近阿強租住了上海街1885元月租的床位,因為有木蝨,睡不著的晚上他會走到快餐店繼續睡覺。
曾居於澄平街隧道的阿強, 2015年政府將其個人物品曾全部丟棄……最近阿強租住了上海街1885元月租的床位,因為有木蝨,睡不著的晚上他會走到快餐店繼續睡覺。攝影:雷日昇
2006年在文化中心找到雄爺,當時社工邀請他參與無家者足球隊集訓3個月,可惜他太嗜杯中物以至未能入選出征「無家者世界盃」……過去十多年,他仍是老板喜愛的水吧及外賣伙計。
2006年在文化中心找到雄爺,當時社工邀請他參與無家者足球隊集訓3個月,可惜他太嗜杯中物以至未能入選出征「無家者世界盃」……過去十多年,他仍是老板喜愛的水吧及外賣伙計。攝影:雷日昇
60歲的Maymay每晚步履蹣跚,獨自在街上徘徊,尋覓容身之處。凌晨她走進麥當勞,但求卸下包袱,找個燈光 不太刺眼的隱蔽處,伏在桌上渡過一晚。
60歲的Maymay每晚步履蹣跚,獨自在街上徘徊,尋覓容身之處。凌晨她走進麥當勞,但求卸下包袱,找個燈光 不太刺眼的隱蔽處,伏在桌上渡過一晚。攝影:雷日昇
坐輪椅的發哥,因為租唔起地產舖門口廣告的4500蚊月租有電梯的劏房,他唯有瞓在地產舖門前「發個好夢」。
坐輪椅的發哥,因為租唔起地產舖門口廣告的4500蚊月租有電梯的劏房,他唯有瞓在地產舖門前「發個好夢」。攝影:雷日昇

《無家者-港台生活誌》展覽

日期:2019年4月30日 (星期二) 至5月6日(星期一)

時間:上午10時至下午10時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地下大堂E3展區


攝影:香港—雷日昇;台灣—林璟瑋、楊運生

香港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