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在這幾枚指印裡,印尼海外選民如何回望家鄉?

有人投給佐科威,有些投給普拉博沃,有些人甚至沒有投票權。人在異鄉的印尼選民秀出沾有紫色墨水的手指,和我們聊聊選戰中的宗教、政治、經濟、假新聞議題,對國家的批評與盼望。


2019年4月14日,台北一處投票所外,銘傳大學印尼生林艷玲在台灣首投,為本屆印尼大選投出手中一票。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4月14日,台北一處投票所外,銘傳大學印尼生林艷玲在台灣首投,為本屆印尼大選投出手中一票。 攝:陳焯煇/端傳媒

編者按:2019年印尼大選於4月17日登場,海外投票則在14日提前開跑。執政的印尼民主奮鬥黨與其他9個政黨共同提名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與副手安明(Ma'ruf Amin),對上2014年敗給佐科威的大印尼行動黨主席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與其副手、雅加達前副省長桑迪阿加(Sandiaga Uno)。印尼中選會仍在統計票數,最快於4月25日之後發布總統大選結果。《端傳媒》近日訪談共10名香港、台灣的印尼選民,請他們分享自己的選擇。

4月14日上午8時30分,票站還沒開,香港灣仔伊利莎白體育館的票站外,為數約200至300的居港印尼人,已在票站外排起長長人龍,需警方協助維持出入。現場更有約50名身披紅頭巾的支持者與義工。印尼駐港澳領事Tri Tharyat向在場記者表示,約有18萬居港印尼人登記投票資格,其中更有5.4萬人已確認會親身投票,並預計今年香港區的投票數字將會比2014年更高。因此,領事館在香港安排3個票站,照顧在港島、九龍與新界三區的在港印尼居民,另有一個票站位於澳門。此外,鑑於有外傭曾反映部份僱主會收起她們的護照,為她們前往投票添麻煩,領事館亦特別向僱主及外傭中介(仲介)公司分別去信,並在信封上印有中、英、印尼語,提醒僱主及中介協助傭工履行公民責任。票站開放前,領事更率先投票,示範票站的運作。

2019年4月14日,香港尖沙咀街坊福利會大批印尼人排隊投票。
2019年4月14日,香港尖沙咀街坊福利會大批印尼人排隊投票。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投票日下午,另一個位於尖沙咀街坊福利會的票站外,大批以印傭為主的選民無懼連綿雨勢,舉傘等候投票,色彩繽紛的雨傘與頭巾,與一天的陰沉相映成趣。輪候中的選民不時歡呼、唱歌,部份選民面對記者拍攝,更開懷微笑,甚至高呼「Jokowi!」的口號。今年42歲、居港9年的家傭Ekapurtwanti就向《端傳媒》表示支持一號佐科威連任總統:「除了經濟、基建、地鐵落成,他還關顧外傭的狀況,現在我們回國,機場多了一條為移工特設的專用通道,各省的城鎮也多了很多市集。」「我父母到醫院求診也是免費的,只需付低廉的藥費。」

不過,自2017年印尼出現激進伊斯蘭組織示威、雅加達時任省長及佐科威的副手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因被指褻瀆宗教而連任失敗,後更被判罪成入獄的爭議後,評論關注這股分化社會的激進宗教力量,將會為大選選情徒添變數。外界認為,今次大選佐科威提名國內伊斯蘭最高機構伊斯蘭學者理事會主席安明為競選拍檔,正是希望力挽傳統的穆斯林票源。居港20年、操廣東話的Amila就向端傳媒表示,她之所以投給普拉博沃,正是因為社會分化,「很多國人感到惶恐」,怕會被標籤成「恐怖份子」、失去政治自由。

現年18歲、於香港城市大學修讀經濟分析的Felicia則是總統大選「首投族」,她認為,來屆政府應重視社會福利,照顧貧窮人口,提供更多技能培訓與就業機會,令國人不用到外國找工作,促進發展。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印尼大選 印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