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在這幾枚指印裡,印尼海外選民如何回望家鄉?

有人投給佐科威,有些投給普拉博沃,有些人甚至沒有投票權。人在異鄉的印尼選民秀出沾有紫色墨水的手指,和我們聊聊選戰中的宗教、政治、經濟、假新聞議題,對國家的批評與盼望。


2019年4月14日,台北一處投票所外,銘傳大學印尼生林艷玲在台灣首投,為本屆印尼大選投出手中一票。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4月14日,台北一處投票所外,銘傳大學印尼生林艷玲在台灣首投,為本屆印尼大選投出手中一票。 攝:陳焯煇/端傳媒

編者按:2019年印尼大選於4月17日登場,海外投票則在14日提前開跑。執政的印尼民主奮鬥黨與其他9個政黨共同提名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與副手安明(Ma'ruf Amin),對上2014年敗給佐科威的大印尼行動黨主席普拉博沃(Prabowo Subianto)與其副手、雅加達前副省長桑迪阿加(Sandiaga Uno)。印尼中選會仍在統計票數,最快於4月25日之後發布總統大選結果。《端傳媒》近日訪談共10名香港、台灣的印尼選民,請他們分享自己的選擇。

4月14日上午8時30分,票站還沒開,香港灣仔伊利莎白體育館的票站外,為數約200至300的居港印尼人,已在票站外排起長長人龍,需警方協助維持出入。現場更有約50名身披紅頭巾的支持者與義工。印尼駐港澳領事Tri Tharyat向在場記者表示,約有18萬居港印尼人登記投票資格,其中更有5.4萬人已確認會親身投票,並預計今年香港區的投票數字將會比2014年更高。因此,領事館在香港安排3個票站,照顧在港島、九龍與新界三區的在港印尼居民,另有一個票站位於澳門。此外,鑑於有外傭曾反映部份僱主會收起她們的護照,為她們前往投票添麻煩,領事館亦特別向僱主及外傭中介(仲介)公司分別去信,並在信封上印有中、英、印尼語,提醒僱主及中介協助傭工履行公民責任。票站開放前,領事更率先投票,示範票站的運作。

2019年4月14日,香港尖沙咀街坊福利會大批印尼人排隊投票。
2019年4月14日,香港尖沙咀街坊福利會大批印尼人排隊投票。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投票日下午,另一個位於尖沙咀街坊福利會的票站外,大批以印傭為主的選民無懼連綿雨勢,舉傘等候投票,色彩繽紛的雨傘與頭巾,與一天的陰沉相映成趣。輪候中的選民不時歡呼、唱歌,部份選民面對記者拍攝,更開懷微笑,甚至高呼「Jokowi!」的口號。今年42歲、居港9年的家傭Ekapurtwanti就向《端傳媒》表示支持一號佐科威連任總統:「除了經濟、基建、地鐵落成,他還關顧外傭的狀況,現在我們回國,機場多了一條為移工特設的專用通道,各省的城鎮也多了很多市集。」「我父母到醫院求診也是免費的,只需付低廉的藥費。」

不過,自2017年印尼出現激進伊斯蘭組織示威、雅加達時任省長及佐科威的副手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因被指褻瀆宗教而連任失敗,後更被判罪成入獄的爭議後,評論關注這股分化社會的激進宗教力量,將會為大選選情徒添變數。外界認為,今次大選佐科威提名國內伊斯蘭最高機構伊斯蘭學者理事會主席安明為競選拍檔,正是希望力挽傳統的穆斯林票源。居港20年、操廣東話的Amila就向端傳媒表示,她之所以投給普拉博沃,正是因為社會分化,「很多國人感到惶恐」,怕會被標籤成「恐怖份子」、失去政治自由。

現年18歲、於香港城市大學修讀經濟分析的Felicia則是總統大選「首投族」,她認為,來屆政府應重視社會福利,照顧貧窮人口,提供更多技能培訓與就業機會,令國人不用到外國找工作,促進發展。

不過,在14日晚間7時結束投票之時,仍有部份苦候多時的居港印尼選民未能投票,期間更一度引起鼓譟與推撞。

2019年4月14日,台北車站附近的投票所至晚上仍有不少印尼人排隊投票。

2019年4月14日,台北車站附近的投票所至晚上仍有不少印尼人排隊投票。攝:陳焯煇/端傳媒

場景來到台灣。台灣約有28萬名合格的印尼選民,大部分人採通訊投票,直接將選票郵寄回印尼,僅少部分選民選擇至投票所投票。印尼在台灣設有34處投票所,當日一早,各投票所外擠滿印尼選民,等候投下手中神聖的一票,希望讓自己支持的候選人能順利當選。而未事先上網登記的選民,只能在投票結束前一小時至投票所現場登記領票、投票。投票時間從早上九點至傍晚六點為止,海外選票將寄回印尼等候統一開票。

14日早上不到九點,位在內湖的投票所——駐台北印尼經濟貿易代表處早已擠滿了排隊投票的人潮,印尼選民各個拿著護照與選票,靜候投票程序啟動。《端傳媒》記者造訪台北市3處投票所,見到許多印尼移工、留學生與家庭一同在投票所前排隊,人龍綿延百餘公尺。

現場有不少印尼人拿起手機,直播投票盛況給家鄉人看,也有投完票的選民開心地現出沾有紫色墨水印的小拇指,顯露完成投票後的喜悅。台灣官方也在各投票所配置警力維持秩序,但即便天氣窒熱、等候良久,也未見印尼選民有任何埋怨。

投票作業到晚間6時準時結束,等待現場登記領票的選民,因為作業不及被迫放棄選舉資格,令許多印尼人氣憤難平。爾後,社會公益請願網站「Change.org」出現一份請願連署,發起人譚雲福說,有上萬名選民即便平均等候了2至4小時,最後仍因選務疏失而未能投票,因此希望能透過請願的方式向印尼選舉委員會(KPU)、選舉監督委員會(Bawaslu)及現任總統佐科威傳達訴求。

我們在香港、台灣訪談共10人,談談他們在這次投票的選擇,以及背後原因。訪談內容以第一人稱表述: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Eni Suyatmi 「樂見多元與尊重」

我來自中爪哇省,今年40歲,2003年來港做家傭,2014年上屆大選也是在香港投票。當時票站在維多利亞公園,今年在室內進行,好多了,至少有冷氣。

我支持一號佐科威連任,因為他施政表現很好,包括經濟和基建,多了道路和地鐵。我在家鄉有個小孩,正在上幼稚園,就是受惠於佐科威上台後派發的KIP卡(註:智能卡),可以免學費。

印尼人很尊重不同宗教,國內宗教信仰和文化很多樣,作為穆斯林,我樂見這種多元與尊重。投完票後,我們就會出發去尖沙咀的清真寺,這是我們逢星期日的例行公事,所以此前沒有去參與任何在香港進行的拉票活動。這次來投票,我沒有遇上任何來自僱主的阻撓或批准,因為護照是我們的文件,我們一直都是自行保管的。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Dinialviani 「印尼經濟一點都不好」

我今年42歲,來自西爪哇省,來港做家傭已有8年。我支持二號的普拉博沃,因為我們在印尼的伊斯蘭領袖呼籲我們支持他,他若當選,會對我們一眾信徒有幫助;他承諾當選後會擴展OK OCE計劃(編者按:雅加達政府在2018年起推行的創業培訓計劃,又稱One District One創業中心),幫助女性創業。

印尼經濟一點也不好,很多人失業,所以才有那麼多人被迫要去香港或台灣找機會,因為國內根本沒有適合我們這個年紀的女性的工作。我不支持佐科威,我覺得社交媒體盛行,令很多人對網絡資訊與假新聞信以為真了,實情是印尼國內的生活就很艱難。

在教育方面,政府對我們缺乏支援;我有兩個兒子,分別是17歲和14歲,若不是我在國外工作,根本無法供養我的小孩讀書。如果普拉博沃當選,他會實施免費教育,要知道KIP卡不是全民性的,我們無法受惠。而且印尼買下了中國很多國債,現在小孩一出生就已開始為中國的外債買單了。此外,也有很多中國人來印尼找工作。(編者按:普拉博沃的競選陣營除了拉攏部份保守伊斯蘭領袖的支持,更在輿論上大打民族主義牌,例如,指控佐科威的基建計劃是以公帑補貼外資,甚至在社交媒體上廣傳中國涉造假票、中國工人獲發身份證以投票等流言來動員群眾。)

我自己最關心宗教的議題,因為穆斯林是國家的大多數;不過,我們一直很保護其他宗教,從不會有衝突,大家和平生活。我們沒有想要建立一個穆斯林宗教國家,我眼中的印尼是一個共和國。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Candy 「除了佐科威,沒有其他選擇」

我媽媽在香港生活,這次因為家中有急事需要臨時來港,事前沒有登記在香港進行境外投票,又未能趕及17號回國投票。所以我們專程早上9點帶著身份證明來票站排隊,希望試試票站能否安排我們投票,但因為我們沒有相關的登記文件,等了兩個半小時,才發現始終無法投票,真的很可惜。

我支持佐科威,對我們來說,除了他根本沒有其他選擇。佐科威的政績很正面,無論是交通、基建工程與融資發展各方面,所以希望他能有多一次機會繼續落實政策。作為一位華裔基督徒,我感覺社會上仍有很多樊籬。

你問我對前雅加達省長鍾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因「褻瀆宗教」罪名入獄的看法?我覺得他被判囚是社會未能保障少數,但我相信宗教的影響並不嚴重。印尼是千島之國,有很多不同文化、族群和宗教信仰,有時教育程度越低的人,就越易受到宗教動員的洗腦宣傳影響。我期望社會大多數人有更好的願景,推動印尼向前。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Henry 「宗教情緒被政治操控」

我來自雅加達,來港1年半左右,從事銀行業。我完全不介意告訴你我支持一號的佐科威團隊,因為佐科威的施政做得好,尤其是關顧到國家的基本需要,首要是基建,而且不只雅加達地區受惠,而是全國皆有可見的發展。

基建在過去20、30年來一直被執政者忽視,很多人沒有意識到,其實這是國家前進的關鍵條件。我認同本屆政府在推動教育的工作上仍須改善,但我相信這應是政府的下一步,凡事都要講求循步漸進。至於宗教問題,其實宗教因素從來不應對選舉發揮如此大的影響力。很多時候,宗教情緒是被政治力量操控利用來動員,不過我對受教育的新一代年輕人感到樂觀,相信他們能超越這些訴諸宗教的政治修辭的影響。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Andarias 「希望有合適機會回國工作」

我來自泗水,來港8年,我40歲了,職業是工程師,在建築公司工作。我支持佐科威連任,因為他政績好,親民、務實,而且他就任總統期間用人唯才,各項發展計劃都找來有實力、才幹的成員出任重要職位,例如他成功邀請世界銀行的常務副行長英卓華(Sri Mulyani Indrawati)回國出任財長。

佐科威大力發展基建,我自己就看到很多同輩的朋友相繼回國效力,對自己仍留在外地工作,也感到頗慚愧。其中一位我認識的同行就是Sylvia Halim,她有長達12年管理新加坡地鐵服務的經驗,也毅然回國主理新建成的雅加達地鐵。因此,如果將來有合適機會,我也樂意回國工作。

今年大選兩位總統候選人都是第二次上陣,不過這次佐科威吸收了經驗,由不同的競選拍檔所支持,兩個政黨的敵對陣營其實代表了不同的群眾基礎。

就我的觀察,敵對陣營分為兩類主張,第一類是親身目睹政績、覺得五年太短、希望改革能進一步持續的人;第二類則是希望現狀有改變,卻不知道自己其實想改變什麼的人。

我覺得,普拉博沃背後的伊斯蘭力量其實都有自己的盤算,他們和普拉博沃的立場並不完全一致的。普拉博沃只是想利⽤宗教來爭取選票,但這些激進伊斯蘭⼒量的目標則是建⽴⼀個實施伊斯蘭教法的宗教國家,這裡有兩種不同的勢⼒在較量。我認為,宗教在國內的選情依然有相當大的影響力。

攝:陳焯煇/端傳媒

譚雲福「印尼也有假新聞」

我從印尼來到台灣已經25年了,外婆是住在台灣新店的客家人,所以母親希望我可以到台灣接受中文教育,我高中畢業後就來到台灣唸大學。當時考上第一志願政大政治系時,遭到母親反對,因為印尼當時的政治局勢對華人並不友善,沒有華人從政,為了平復母親的情緒,我還輔修了經濟和英文,「從商」是印尼華人的普遍現象。

畢業後,我在台北市政府從事外籍顧問,協助馬英九市長處理東南亞勞工的服務,幫助他們建立對台灣的信任。工作五年半後,我又回到大學時打工的中央廣播電台工作至今,現在擔任印尼語召集人。去年開始,我也被公視找去做印尼語新聞,今天就是代表公視來採訪印尼大選。

我這陣子也在幫佐科威做助選,我覺得他擁有許多政治智慧和勇氣,大刀闊斧改變了印尼,形象也很親民溫和。至於另一組參選人,我認為普拉博沃也要對印尼1998年的暴動負責,而桑迪阿加的行政經驗不足,雅加達副省長做了不到兩個月就辭職投入選戰,商人的背景也讓我懷疑他管治國家的能力。佐科威過去幾年的施政讓我很有感,比如他替印尼爭回了蘊含礦產的巴布亞(Papua)自由港,並強力打貪、推出全民健保,對移工也釋出一些友善的政策。

在台灣這麼多年,我覺得兩地的民主制度很難拿來一起比較,印尼多黨林立,而台灣是兩黨制;「民主」對印尼來說,是一個比較新的東西,也有自己的問題,不過這幾年民主制度的發展,在印尼可以說是三級跳,例如不在籍投票已經推行了第四次,這是超越很多國家的,這部分我想台灣是可以跟印尼學習的。

這次大選的氛圍在印尼很緊張,各種假新聞、敏感議題滿天飛,要如何團結國內不同種族、語言、省分,並選擇一條適合印尼的發展道路,成了各個候選人和選民最棘手的難題。

攝:陳焯煇/端傳媒

Tutik Haryanti 「台灣人真的很好」

今年是我來台灣的第9年,一直都在台北做家庭看護,幫忙照顧阿公、阿嬤,中間都沒有換過雇主。今天我投給一號候選人(佐科威),因為他很努力、認真工作,對我們移工的保護也比較多;另一位候選人(普拉博沃)沒做過總統嘛,所以不知道他好不好,應該是兩位都好,只是因為一號已經做過總統了,我知道他很努力,所以想讓他再做五年。我的家人也支持一號,希望他可以勝選。

我每個月都有兩天可以休息,周末會跑來PCINU(印尼伊斯蘭教組織)拜拜,這裡每個月都會有一次聚會。在台灣9年,我也去過很多地方玩,我覺得台灣的交通很方便,印尼太大了,去其他地方有時要坐船,可能花上一、兩天。當時在印尼就聽說台灣人很好,所以才決定過來,台灣人真的很好,像是這次投票,我也沒有遭到刁難。

攝:陳焯煇/端傳媒

楊善媚 「佐科威比較沒那麼排華」

我是來自印尼的華僑,父母都是華人,高中畢業之後,我來到台灣的銘傳大學就讀國企系,今年是第二年,我們學校的印尼留學生大概有10個,今天跟同學林艷玲、張小盈一起來投票。今年是我們第一次在印尼選舉中投票,家裡的人其實很少談論選舉跟政治的東西,不過這次我們都支持同一位候選人。我覺得在印尼很多人都不喜歡華人,但現任總統佐科威比較沒那麼排華,也讓印尼的經濟變得更好。

攝:陳焯煇/端傳媒

Bevo Wahono 「希望印尼變成經濟強國」

我是師大科學教育研究所博士生,今年已經進入第二年了。在印尼我是大學的講師,當初會選擇來台灣留學,就是因為台灣的科學領域在亞洲是數一數二的,記得之前看到台灣學生在PISA(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畫)測驗中的科學領域排名全球第四,教育條件優秀,而我所就讀的師大在教育方面也是世界頂尖學府之一,再加上台灣對於不同的宗教、文化很寬容,地理位置又離印尼很近,所以帶著太太Tina跟4歲的兒子Arka一起來台灣。

我今天投給了二號候選人(普拉博沃),但我知道台灣的印尼移工大多數都會支持一號(佐科威)。根據印尼的調查,受過教育的人跟住在西部的人比較支持二號;邊緣地區和東半部的人則會支持一號。我們都知道現任總統的表現,他的施政在經濟跟福利方面未有顯著成績,過去承諾過的很多政見也沒做到,我們需要新的總統。再者,二號候選人如果選上正副總統,他們之前有承諾不會拿政府薪水,我認為這代表他們真的很樂意領導印尼這個國家,而非別有用心。另外,二號候選人也被印尼很多好的伊斯蘭領袖所擁護。

我認為這次選舉所有的議題都很重要,像是宗教、候選人可信度、國家經濟政策等等。宗教的部分,我想兩組候選人的願景是相同的,所以他們的可信度也很重要,他們可以承諾任何事情,但如果他們是騙子,一切都會化為烏有,另外,我也很關心候選人如何將印尼變成亞洲的經濟強國。

我想說的是,除了宗教、可信度跟經濟政策之外,其他的議題也同等重要,不過我認為這三者是其他議題的基石。

攝:陳焯煇/端傳媒

羅練新 「我無法投票,但幫大家登記投票」

我是來自印尼加里曼丹群島的華僑,是家裡六個小孩中的老大,18年前嫁來台灣,現在有個就讀高二的女兒跟小六的兒子。來台灣5年後,我拿到了台灣的身分證,但因為印尼政策的關係,我必須放棄印尼國籍,這讓我很為難。記得當時在印尼的家人對我很不諒解,認為我為了拿台灣身分證背叛了他們。但是,如果沒有拿到台灣身分證,就好像不是台灣人,為了證明我自己、為了不讓台灣人瞧不起我,我必須做這樣的決定。

因為這樣,這次的大選我沒辦法投票,但我的心還是為印尼人加油打氣,所以今天也到現場幫我的印尼朋友報名登記,叫他們不可以放棄自己的選票,讓他們也有機會可以投到票。只是很可惜後來都沒有辦法報名了,只能回家,我有點失望,覺得想要做的事情沒有辦法達成。

另外,我也會跟家鄉的人討論選舉,大家都支持佐科威,因為他對平民比較好、政策也對華人較友善,希望印尼對平民和華人可以愈來愈好。普拉博沃對華人不好,印尼在1998年發生排華暴動事件,這件事跟他也有關係,所以那時很多華人都離開印尼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印尼大選 印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