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訪談

專訪憲法學者張千帆:憲政文明的暖流會融化中國體制的堅冰

摩擦還會不斷發生,自由民主國家也會遇到移民、民粹、兩極分化等問題的困擾,但是應該會有驚無險,社會契約即便破裂也會修復。


張千帆是中國最負盛名的憲法學者之一,研究領域包括比較憲法與行政法,司法制度,中西方政治、道德與法律思想。圖為攝於2011年的張千帆。 圖:IC photo
張千帆是中國最負盛名的憲法學者之一,研究領域包括比較憲法與行政法,司法制度,中西方政治、道德與法律思想。圖為攝於2011年的張千帆。 圖:IC photo

「一所大學失去了土地、資產,都知道是損失;失去了真正的學者,卻渾然不知所失,甚至反而慶幸自己去掉了一根『芒刺』——這還是大學嗎?」3月27日,北京大學憲法學教授張千帆發表文章,為其好友、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許章潤教授發聲。一天前,許章潤因其發表的一系列言論,而被清華大學撤銷一切職務並啟動調查,在此期間被停課、停止招生,並停止一切科研活動。

許章潤教授之所以遭到清華的處罰,並不是因為他發表了什麼激進或出格的言論,而是因為他秉公直言,在惡劣的言論環境下說出了眾人不敢說的常理,因而是典型的『因言獲罪』。

張千帆

同為憲法學者的張千帆處境並沒有好多少。在聲援許章潤的文章發出後不久,他的微信賬戶就被封鎖。而在今年1月,他所編撰的憲法學教材也在全國範圍內被下架,網傳被下架原因是「宣揚西方思想、鼓吹西方制度」。這套教材於2004年9月出版,十五年來多次再版,被中國多所高校法學院所使用,但1月初,中國「國家教材委員會辦公室」下發了一份《關於開展高校憲法學教材全面摸底工作的通知》,要求全國各高校對學生正在使用的憲法學教材進行全面摸底,並將結果上報「教育部教材局馬工程教材處」。可以預見,未來將不會再有高校會使用這套教材,而「馬工程」(即馬克思主義理論研究和建設工程)所編寫的材料將會被優先使用。

重重壓力之下,張千帆並沒有退縮,在聲援許章潤的文章中,他寫道,「思想的力量終究是擋不住的」。今年3月,他獲邀訪問香港大學法律學院,並發表公開演講,呼籲北京給予香港更大的自治權,以社會契約精神建立彼此互信,解決香港目前的政治僵局。

今年55歲的張千帆,是中國最負盛名的憲法學者之一。他在20歲時取得南京大學物理學學士,隨後負笈美國,於1989年取得卡內基·梅隆大學生物物理學博士,之後興趣轉向法學,1992年到1995年在馬里蘭大學修讀法律,並於1995年進入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修讀政府學博士,1999年獲得博士學位後赴南京大學任教,後於2003年進入北京大學擔任教授至今。他的研究領域包括比較憲法與行政法,司法制度,中西方政治、道德與法律思想。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國大陸 張千帆 中國憲政 中國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