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九子案 廣場

張秀賢:香港人在爭取民主的路上跟學生一樣,在跌跌碰碰中學習

我只希望當初走在同一條路上的人,不要越走越遠。


2019年4月9日,佔中九子案判決,張秀賢進入法院前發表感言。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9年4月9日,佔中九子案判決,張秀賢進入法院前發表感言。 攝:林振東/端傳媒

【編者按】「佔中九子」案今日(4月10日)繼續開庭。本文為第六被告張秀賢庭上發言。時任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的張秀賢被裁定「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兩項罪名成立,法庭將於稍後宣判刑期。

法官閣下:

「也許很多老練的人會說我們只有理想,不求實際,但假若學生也變得世故,又有誰可以單純的為著理想,努力為社會帶來改變?」

「我們相信,堅持真普選,建設公平政制,是這時代賦予我們的責任。我們避無可避,亦退無可退。面對時代的挑戰,我們選擇毅然面對。」

在此刻,又回想起2014年九月,我在中大開學禮時向中大同學所說的開學辭。在庭上出席審訊的四星期,看到控方和其他辯方代表所播放的片段,又令人憶起五年前的種種。

參與緣起

當年三月,內閣「澄」獲得3431票,即近八成信任票當選第四十四屆中大學生會幹事會。當年參選,我們向中大同學提出政綱:只接受沒有篩選和只有合理門檻的選舉設計。我們也承諾,假如最終政改方案不符合基本標準,任內會全力推動、宣揚、積極參與和協助籌辦佔中運動。後來種種,其實都是實踐競選學生會時候,對中大同學的莊嚴承諾。

雨傘運動以「罷課不罷學」作為前奏,我們不上課,但一直學習民主理論;那星期以重奪公民廣場作結,學生縱身躍進公民廣場,換來卻是警察圍堵與多條罪名。當晚,抗爭者除了渴望爭取民主,更多人卻是高呼「保護學生」,只因為學生單純為理想而行,冀盼爭取更好的將來。

其實,香港人在爭取民主的路上跟學生一樣,在跌跌碰碰中學習,卻又單純不為自身利益。傘運初期,參與者買物資,自行分類垃圾,甚至設立自修室供學生溫習。大家總是守望相助,不計回報,畫面都在腦海揮之不去,令人感動。

分歧迷失

79天的雨傘運動,估計超過一百萬港人參與,成為歷來最大規模的民主抗爭。我們堅持和平、非暴力原則,堅守行動底線爭取民主政制。可是,香港政府無視民意,北京政府堅持不義的「八三一方案」,最終使整場運動無功而還。

雖然在運動當中,我們看到許多觸動人心的片段,但抗爭曠日持久,矛盾積累就使分歧變成參與者之間的一道道裂縫。到佔領後期,或許我們都感到迷失、不安,不知運動未來如何是好。因為分歧,所以互相猜疑;因為誤解,所以互不信任;因為敵視,所以衝突漸生。昨天的因,今天的果,部分佔領者不滿我們的決策,出現「拆大台」等事件,溝通問題為日後更大的政治路線紛爭埋下伏線,延續至今。

雨傘運動落幕,民主普選尚未實現,我們卻為了政治路線的分野而互相仇視,甚至成為出言傷害,使人與人之間的傷口更難癒合。候選人和議員被DQ、旺角案,大家面對政權打壓,參選、投票、行動無用,無力感蓋過一切。幾乎所有人都感到迷失,不知道可以做甚麼才可以改變當下。

回歸初心

人非聖人,不可能所有人都心無仇恨。此刻說要放下過往分歧,不再爭吵,同樣並沒可能。我只希望當初走在同一條路上的人,不要越走越遠;未來的日子也許難捱,但讓我們記得最初無私奉獻的美好,努力修補彼此關係,理解各自想法與難處;唯有用寬容、溝通取代排斥、仇恨,回歸初心,我們才能走得更遠。

我還記得當天開學辭的這句:「我們所享受的,正正是前人選擇抗爭的成果;香港未來命運,在乎我們的選擇。」

當日的學生,今日都已長大成人,有人可能變得世故;然而,我知道大家仍舊記得初衷:共同決定自己的未來。即使我在五年前已知道,今天將會身處法庭的被告欄,為了這小城的未來,我還是會堅持最初的信念。跟戰友一起參與雨傘運動,我與有榮焉;縱使面對罪成刑責,我也會不亢不卑。

面對判決,大家可以傷心,可以難過。可是悲痛過後,大家仍要努力自強,化成推動力守護初心,帶著社會繼續前行。

雨傘運動 佔中九子案 張秀賢 佔領中環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