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為什麼香港人還要買通勝?新春專訪「蔡真步堂」第四代掌門

關於運算時間的傳統方式,關於吉凶,在今天的香港,為什麼通勝還是要在人們的生活裏……


堪輿曆學泰斗蔡伯勵先生的長女蔡興華,去年成為「蔡真步堂」第四代傳人,每年與族中四位兄弟姐妹合力編修「蔡真步堂」通勝。 攝:林振東/端傳媒
堪輿曆學泰斗蔡伯勵先生的長女蔡興華,去年成為「蔡真步堂」第四代傳人,每年與族中四位兄弟姐妹合力編修「蔡真步堂」通勝。 攝:林振東/端傳媒

在上環一個舊式商廈的單位內,蔡興華忙著為客人解惑。知道我們來到,她披上一襲棗紅色銀線外衣,把本本厚薄不一、版本不同的通勝擱在手底。「新年嘛!當然要穿得喜慶一點!」這位「蔡真步堂」第四代傳人笑說,親切得沒一點架子,也毫不故弄玄虛。

通勝,亦即黃曆、農民曆的廣東叫法,從前的日子,不少香港人新春買本通勝,放在家裏,一年的吉凶都有了依據;時下年輕人未必要買那厚厚一本通勝,但有出版社就出版了一些方便攜帶的現代簡易版通勝,要麼也可以下載通勝App,做起什麼事來,好多人還是覺得查一查比較穩妥。「蔡真步堂」每年向「廣經堂」和「永經堂」等出版社售出當年吉凶宜忌版權,出版通勝,銷量甚廣,不僅本港,也有大量海外訂購,而雖然中國境內不許出版通勝,但就有國內遊客來購買香港通勝。

自「蔡真步堂」第三代傳人、堪輿曆學泰斗蔡伯勵先生(1922-2018)去年仙遊,其長女蔡興華就肩負起「蔡真步堂」編修通勝的家族重任,每年與族中四位兄弟姐妹合力出版這部逾百年歷史的文化活瑰寶。在承繼自先父那堆滿各式工具書的辦公室裡,蔡興華娓娓道來通勝的源起。

「『通勝』是我們廣東地道的稱謂,那是因為『書』與『輸』同音,因此我們廣東人把『書』相反地叫作『勝』」

一本通書讀到老

「通勝就是曆書,一本講述年、月、日、時的書刊,裡面包含中國傳統文化,例如天干地支、二十四節氣、物候反應以及每日宜忌等等。」她翻動著像一大本字典那樣厚重的傳統通勝,「古時人們沒有曆法,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即廣東人所謂的『睇天做人』(看天做人)。於是他們透過觀天看一日如何構成,畫符號做記錄;再觀察月相和寒來暑往,從日、月、季節的變化組閤中累積統計,計算出曆法。」

她翻到「春牛圖」解說,「人們問為何牧童每年站立的位置和衣服鞋履也不盡相同,那其實是經過編算的。中國以農立國,曆書是天子制訂出來讓農民跟從的務農日誌。天子每年在立春前頒布曆書並進行大型祭祀儀式,通勝便把這個春祭以『春牛圖』的方式放進書裡。該年有沒有瘟疫、戰禍,雨水是否充足,答案都在兩旁的『立命詩』裡。因此通勝除了叫『曆書』、『通書』、『黃曆』,也叫作『農民曆』。」

「春牛圖」揭示一年中需注意的農耕事項,讓百姓於一年之始及早計劃農時。
「春牛圖」揭示一年中需注意的農耕事項,讓百姓於一年之始及早計劃農時。攝:林振東/端傳媒
英文+書信稱謂: 50、60年代巿民知識水平有限,通勝充當生活百科,內附基礎英文教學及書信稱謂列表等實用資訊,讓巿民應付日常所需。
英文+書信稱謂: 50、60年代巿民知識水平有限,通勝充當生活百科,內附基礎英文教學及書信稱謂列表等實用資訊,讓巿民應付日常所需。攝:林振東/端傳媒
英文+書信稱謂: 50、60年代巿民知識水平有限,通勝充當生活百科,內附基礎英文教學及書信稱謂列表等實用資訊,讓巿民應付日常所需。
英文+書信稱謂: 50、60年代巿民知識水平有限,通勝充當生活百科,內附基礎英文教學及書信稱謂列表等實用資訊,讓巿民應付日常所需。攝:林振東/端傳媒
宜忌:通勝末載有由「蔡真步堂」編算的流年曆法,附有當日的吉凶時間與宜忌,是擇日的必備工具。
宜忌:通勝末載有由「蔡真步堂」編算的流年曆法,附有當日的吉凶時間與宜忌,是擇日的必備工具。攝:林振東/端傳媒
現代通勝:從傳統通勝衍生出來的「通勝日記」以輕便的記事本形式設計,目錄附有中英文使用方法,並以圖象表達貼近現代社會的宜忌事項,以滿足現代人要求簡明方便的需要。
現代通勝:從傳統通勝衍生出來的「通勝日記」以輕便的記事本形式設計,目錄附有中英文使用方法,並以圖象表達貼近現代社會的宜忌事項,以滿足現代人要求簡明方便的需要。攝:林振東/端傳媒

蔡興華指,古時曆法按天子喜好而定,每有新帝登基,曆法即被編改,因此中國曆法之多有逾百種。而鑑於古時運輸不便,曆法從頒布落到民間可能輾轉數月,教百姓難以跟從,因此曆法便由官府分判予民間印製。

「民間印製曆法必須遵從皇帝諭告,編印後再加蓋鈐印作實,如有錯漏杜撰即屬死罪。民間曆法後來慢慢加入陰陽家的五行術數,便從『農民曆』演化為一本擇日的工具書。而『通勝』是我們廣東地道的稱謂,那是因為『書』與『輸』同音,因此我們廣東人把『書』相反地叫作『勝』,『一本通書睇到老』說的便是這本『通勝』。」

生活指南,啟蒙教育

現時巿面上出售的通勝以「廣經堂」和「永經堂」為主,兩者的曆法部分均出自「蔡真步堂」之手。蔡興華憶述家族自50年代中國「破四舊」運動自廣州南遷香港,迎來的是通勝盛行的歲月。

「在50、60年代,幾乎家家戶戶都有通勝看門口,因為當時人們重視吉凶,做任何事,大至婚嫁、動土,小至裁衣、結網(編織魚網)都會翻查日子趨吉避兇,帶動通勝需求。」

另一大因素,則有賴商人的智慧。原來通勝除記載每日宜忌外,出版商因時制宜加插大量生活資訊,在教育未普及的年代,通勝便是一本集醫卜星相於一身,照應全方位的生活實用指南。蔡興華翻開「華英通語」的部分,「從前香港是英國殖民地,不懂英語只能從事勞力工作,通勝便用最簡單的方式教讀者基礎英語,以利謀生。」說著又翻到另一頁,「舊時西方醫學未流行,人們以中藥治病,通勝又囊括了基本的養生醫藥知識。」隨手翻閲,便可見通勝載有不少勸孝以至為人處世的傳統哲理,在知識匱乏的年代,通勝便儼如觸手可及的寶庫。

然而時移勢易,來到資訊爆炸的年代,舊日的知識早如泛黃的竹簡,乏人問津之餘,亦象徵著猶如老掉牙的封建靈魂,是過時的符號。蔡興華不諱言通勝中的宜忌許多已不適用於現今世代,但作為窺視舊日風俗與民生的門戶,通勝有傳承的必要。

「我們一定要按時代需要改變,讓年輕人或外國人有窺探中國傳統智慧的窗口;但作為一切現代變奏版本的根,最詳盡和最原始的通勝必需保留。」

「通勝可以衍生出許多現代化商品,像家家戶戶的掛曆,辦公室案頭的迷你日曆,甚至乎手機裡的應用程式,它們在日期上標示吉凶的紅點黑點,便是通勝的化身。當然,通勝裡的許多宜忌,例如『開井』、『遊獵』、『裁衣』等早已不復見,但我們會按時代轉變,挑選合現代人使用的項目。」「蔡真步堂」向來亦接受機構訂製日曆,以為銀行客戶製作的日曆為例,蔡興華便只挑選商業性質的宜忌,如「置業」、「建屋」、「交易」、「遠行」等。

和傳統字典般厚重的通勝相比,我們一般見到和使用的現代通勝是小本輕便的記事本形式,只用紅黑點顯示吉凶,用圖像表示當日的相沖、宜忌,有時,目錄還有中英文使用說明,讓非華語外籍人士也可使用。蔡興華解釋說,「傳統通勝較笨重,因此我們一定要按時代需要改變,製作簡便易明的版本,以圖像和符號顯示吉凶,讓年輕人或外國人有窺探中國傳統智慧的窗口,但作為一切現代變奏版本的根,最詳盡和最原始的通勝必需保留。」

巿面上出售的通勝以「廣經堂」和「永經堂」為主,兩者的曆法部分均出自「蔡真步堂」之手。

巿面上出售的通勝以「廣經堂」和「永經堂」為主,兩者的曆法部分均出自「蔡真步堂」之手。攝:林振東/端傳媒

通勝App不是這樣說?

從曾祖父蔡最白先生(清末天文數學專科生)於光緒十七辛卯年(即1891年)編算第一本「七政經緯選擇通書」算起,「蔡真步堂」編撰通勝已有128年之久,而「真步堂」寓意真正按照天象一步一步推算出來的歷法。然而任通勝如何「修身減磅」努力趕上時代,始終不及人心變異之快。自少浸淫在曆法術數中,每日見盡老、中、青不同客戶的委託,蔡興華笑談現代人的心態。

「從前人們重視吉日,今天大家重視吉日以外,也重視自己的方便。好比結婚,舊時由雙方父母擇日,今天年輕人自定日子,父母現身出席便可。從前以好日子先行,現在以個人方便和喜好先行。但也沒辦法,現實使然,我們唯有盡力配合。」

託科技進步之便,今天要翻查日子吉凶,只要手機安裝「萬年曆」,隨時隨地也可自行查找答案。對於「手機通勝」的出現,蔡興華認為對傳統通勝確有帶來衝擊。

「自從有了應用程式,不時會有客戶挑戰說:『我的App不是這樣說』,這是很正常的。應用程式裡顯示的全是規條,告訴你這樣不行,那樣不宜,但那是死板的,只有我們才懂得如何配合人、時間和地點的因素去判斷吉日。所以應用程式確是帶來了方便,但它不可能取代傳統通勝。」

「明白世事藏著變化,絕對的事有天會變成不是絕對。未學懂的時候是無知,學懂以後便知有些事情不可強求,有些事情可以改變。」

在傳統中國習俗日漸被遺忘的世代,守著家族堂口的蔡興華沒有被App嚇倒,也從未憂心通勝的未來。

「我問你,嫁女餅今日消失了麼?傳統終歸是傳統,除非趨吉避兇的擇日文化完全消失,社會禁絕學習玄學命理,否則通勝這本工具書還是會繼續流傳下去。哪怕『蔡真步堂』不做,坊間仍然有許多學習通勝的興趣班,變的不過是由另一個家族傳承下去。說到由誰去做那便已是枝微末節。」

對於科技與客戶的挑戰,蔡興華視作等閒。她形容自己並非執著之人,雖掛著家族的牌匾,背負傳承的重責,但在這枯榮流轉彈指間的速食現世,她明白巿場有現實的運作,不奢求。

「弘揚通勝文化是我們的責任,但就算人家邀請你做講座,觀眾想聽的也不過是一些攻略式的用法,像如何用最簡單的方法在通勝得到最大的著數。誰要聽你又長又悶的歷史呢?哈哈。」

「蔡真步堂」辦公室的牆上懸掛了蔡真步堂三代繼承人的肖像,包括第三代繼承人蔡伯勵、其父親蔡廉仿及祖父蔡最白。

「蔡真步堂」辦公室的牆上懸掛了蔡真步堂三代繼承人的肖像,包括第三代繼承人蔡伯勵、其父親蔡廉仿及祖父蔡最白。攝:林振東/端傳媒

世道在變,什麼不變?

她表示族中已有子姪對學習曆法感興趣,但將來還要看他們是否志在於此。「坊間一直視我們的通勝為權威,那是大家給予的面子。其實我們沒有甚麼獨門之處,也無需把我們神化,通勝的知識是一些基本的編算規條,任何人也可以自學,有自己的通勝心得。」

面對生於術數世家的她,我最後禁不住問她對命運的看法。

「那依你的看法,你認為到底是人定勝天,還是人只能按既定的劇本走呢?」

她心平氣和地悠悠答道,「學習術數對我最大的改變,是明白世事藏著變化,絕對的事有天會變成不是絕對。未學懂的時候是無知,學懂以後便知有些事情不可強求,有些事情可以改變,選擇一個空間和時間可以增加事成的機率,於是我慢慢接受了世間有這份玄妙的機關。但努力是基本,就算不是非常勤力,也至少要做好份內事。其實我很少為客人批命理,因為我無法肯定別人的人生只得一條路。說得太悲傷會影響人,說得太樂觀對方以為自己很有運,左右命運的因素太多,變幻才是永恆。」

汲汲於窺探天機,說到底是源於對生活的不安。然而上承百年歷史的現代通勝傳人告訴大家,世上從無守株待兔,一步一步行出路徑,才是人間正道。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 蔡真步堂 通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