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一位巴基斯坦記者,描述當地人眼裏的中巴經濟走廊

港口租給中國43年,只分得一成收益?除了債務陷阱、污染隱患,項目的不透明更激發了一些人對經濟發展不平等的擔憂和憤怒。


近年,巴基斯坦成為中國在亞洲積極拓展投資策略的關鍵國家。中巴經濟走廊更被視為「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圖為2017年6月14日,巴基斯坦的一個由中國投資的煤電廠,中國工人正從工廠下班。 攝:Asad Zaid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近年,巴基斯坦成為中國在亞洲積極拓展投資策略的關鍵國家。中巴經濟走廊更被視為「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圖為2017年6月14日,巴基斯坦的一個由中國投資的煤電廠,中國工人正從工廠下班。 攝:Asad Zaid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編者按:「巴鐵」——被中國大陸網民用來代指巴基斯坦,表示兩國是「鐵哥們兒」、「鐵桿朋友」。中巴經濟走廊更被視為「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得到兩國主要領導人和官方媒體的盛讚。但五年來,該項目也在巴基斯坦引起不少非議和擔憂:債務陷阱、貿易逆差增大,巴基斯坦真的能從項目中獲益麼?瓜達爾港租給中國43年、九成收益歸中國,公平麼?中國工人遇害、中國駐卡拉奇領事館遭攻擊……中巴經濟走廊是否加劇了地區間不穩定?端傳媒特邀巴基斯坦當地記者,遍訪國際學者、巴方前高級官員和項目相關者,從當地人的視角來看中巴經濟走廊這五年。

本文是巨龍與陰影:五年之後的「一帶一路」專題互動頁面其中一篇深度報道,我們將繼續追蹤「一帶一路」大型建設在各國的現場。

北京與伊斯蘭堡(台譯「伊斯蘭馬巴德」,巴基斯坦首府,)已做了數十年天然盟友。近年,由於中國尋求利用與友邦之間長期的地緣戰略夥伴關係取得全球經濟優勢,巴基斯坦更成為中國在亞洲積極拓展投資策略的關鍵國家。

2015年,巴基斯坦和中國簽署《中巴經濟走廊協議》(China 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CPEC)——「一帶一路」倡議中的旗艦計劃。「一帶一路」由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目標是開發一條新的歐亞貿易走廊。《協議》2013年初就開始協商,到2015年8月才正始簽署。

巴基斯坦是一個人口超過2億200萬的發展中國家,尚處於半工業化階段,主要出口產品包括紡織品、運動用品、皮革製品、地毯、醫療器材,人均GDP僅約1548美元(編註:世界銀行2017年數據)。

但戰略位置讓巴基斯坦成為極具吸引力的投資目標。中巴經濟走廊將建設一條長達3200公里的貿易與能源運輸路線,連接巴基斯坦俾路支省的瓜達爾海港與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巿,讓中國西部直通阿拉伯海,將中國製造商與南亞、西亞、中亞的各國市場連結起來。

巴基斯坦行政區劃圖

巴基斯坦行政區劃圖 端傳媒設計部

中巴經濟走廊在外交政策上有更廣泛的意義。美國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Wilson Center)亞洲計劃副主任邁克爾・庫格曼(Michael Kugelman)指出,「對全世界,特別是美國來說,中巴經濟走廊強烈象徵著中國不斷擴張的全球影響力與戰略地位。美國將中國視為全球戰略上最主要的挑戰,中巴經濟走廊令美國不安,提醒著他們要想遏制中國不斷增長的勢力,任務非常艱巨。」

對巴基斯坦而言,中巴經濟走廊則是一項重要工具。英國經濟學家吉姆・奧尼爾(Jim O’Neill)曾表示,巴基斯坦有潛力在21世紀成為世界最大經濟體之一。然而過去幾年,由於安全情勢不穩定,外企對巴投資大幅降低。巴基斯坦接受中巴經濟走廊計劃,也是為了創造就業機會、刺激國內經濟活動、改善對外運輸網絡,讓巴基斯坦與全球經濟接軌。

巴基斯坦政府將中巴經濟走廊分為六大領域:能源、道路建設、瓜達爾港、鐵路轉運、經濟特區、社會發展,透過一個網站向大眾更新相關資訊。據網站顯示,目前共有73個項目在籌備或開發。中巴兩國都宣稱,計劃總經費是620億美元,不過現有的項目總支出估計是400億美元。

中巴經濟走廊曾被稱頌為巴中關係的一大進步,近幾年卻遇到越來越強的反彈。各界除了擔憂項目未能保護本地投資者、可能製造債務陷阱外,也擔心它會造成經濟發展不平等。我們會在下文對這些問題一一做出解釋。

2016年11月13日,時任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Nawaz Sharif)出席中國投資的瓜達爾港開航揭幕典禮。

2016年11月13日,時任巴基斯坦總理謝里夫(Nawaz Sharif)出席中國投資的瓜達爾港開航揭幕典禮。攝:Imagine China

關於中巴經濟走廊的建設,巴基斯坦當局有共識麼?

中巴經濟走廊計劃在巴方由計劃與發展部管理,中方則由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導。雖然有多個獲批項目已動工,但相關的財務與計劃內容,卻有不少神祕之處。

現任總理伊姆蘭・汗(Imran Khan,從2018年7月大選中勝出)領導的巴基斯坦正義運動黨(Pakistan Movement for Justice,PTI),在前政府執政期間,就對中巴經濟走廊計劃的各種訊息不公開頗為關切。他指責前總理納瓦茲・謝里夫(Nawaz Sharif,台譯「夏立夫」,2018年底因腐敗獲刑7年)利用中巴經濟走廊發展自家生意,還因此改變走廊的路線,從原本規劃穿越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編註:巴基斯坦最小的省,原名西北邊境省),改為穿越旁遮普省(編註:巴基斯坦人口最多、工農業最發達的省份)。

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首席部長佩爾韋茲・哈塔克(Pervez Khattak)也是PTI領導之一,他曾在2016年表示,如果貫穿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的西部路線沒有被納入中巴經濟走廊,就不會允許走廊穿越該省。他指控當時的政府欺騙巴基斯坦人民,而且投注較多心力在旁遮普省。

中巴經濟走廊鐵路網絡
中巴經濟走廊鐵路網絡 端傳媒設計部
中巴經濟走廊公路網絡
中巴經濟走廊公路網絡 端傳媒設計部

巴基斯坦當局試圖消除內部意見不合的傳言。例如,前高級閣員阿赫桑・伊克巴爾(Ahsan Iqbal)2017年發表一份中巴經濟走廊概念框架文件時,就特別強調全國四省分屬不同政黨的首席部長都有出席,藉此證明全國齊心力挺這個協議。

2018年12月,俾路支省(編註:巴基斯坦面積最大的省份,多山缺水、人口稀少,南鄰阿拉伯海,建有瓜達爾港)首席部長賈姆・卡馬・汗(Jam Kamal Khan)表示擔心該省落在走廊計劃之外,計劃與發展部長馬赫杜姆・庫斯羅・巴赫蒂亞爾(Makhdoom Khusro Bakhtiar)隨即保證,會確保俾路支省和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偏遠地區的社會和經濟發展。

無論是官員還是軍方,都將中巴經濟走廊視為「巴基斯坦發展與成長的最佳機會」、相信它能「將巴基斯坦轉變為主要的新興經濟體」。2018年9月19日,陸軍參謀長卡馬爾・巴杰瓦(Qamar Bajwa)在中國與習近平會面時就說:「以中巴經濟走廊作為旗艦項目的一帶一路倡議必然會成功,巴基斯坦軍方必會維護中巴經濟走廊的安全,不計任何代價。」

2018年5月23日,運輸卡車在巴基斯坦南部信德省Tharparkar地區的一個露天採煤場。

2018年5月23日,運輸卡車在巴基斯坦南部信德省Tharparkar地區的一個露天採煤場。 攝:Rizwan Tabassum/AFP/Getty Images

佔總投資額過半的能源項目,能緩解巴基斯坦能源缺口麼?

中巴經濟走廊計劃總支出中,超過一半集中在能源產業,包括10個煤礦開採與相關產業項目、6個再生能源、5個水力發電項目。這其中,又有一半以上的建設經費用於煤礦項目,巴政府資料顯示,10個煤礦項目支出總計160億美元。

在全球因氣候變遷而大幅降低煤電使用之際,中巴此舉,是不計代價地想要解決巴基斯坦的能源危機。但由此產生的環境成本也會相當高。截至2018年12月,有2個項目進入營運、5個在建、3個籌劃中,相關的環境影響評估報告卻未見蹤影,令人頗為憂慮。

中巴經濟走廊項目分佈圖,數據來自巴中研究所已公佈項目。
中巴經濟走廊項目分佈圖,數據來自巴中研究所已公佈項目。 端傳媒設計部
中巴經濟走廊能源項目一覽
中巴經濟走廊能源項目一覽 端傳媒設計部
能源項目數字
能源項目數字 端傳媒設計部

中國大舉挹注資金到巴基斯坦的能源產業,目的是在成立經濟特區與工業園區之前,為企業營運建立穩定基礎。按巴基斯坦國家銀行前行長伊什拉特・侯賽因(Ishrat Hussain)的說法,中巴經濟走廊計劃之下的電力項目,到2019年將為全國電力網增加7000兆瓦的發電量,到2022年則可增加13180兆瓦。

不過,從2018年12月的官方數字看來,巴基斯坦電網的發電量只增加了2939兆瓦。各界更對巴基斯坦內部的電力供需狀況頗有疑慮。巴基斯坦電力部的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能源缺口為4530兆瓦,2018年缺口是4559兆瓦。這個數字非常重要,它說明了中巴經濟走廊計劃在2017至18年間增加的發電量,對填補電力缺口毫無幫助,這或許是因為電力短缺的主要問題是在電力的傳輸和配送(這在巴基斯坦是偷電的禮貌用語),而不是發電。由於中巴經濟走廊多數項目都是為了發電,如果未將電力傳輸與配送的損失納入考量,那這些項目長期而言能如何改善巴基斯坦的經濟,就很難說了。

不過,這些項目還是帶來了一些助益。伊斯蘭堡的高階官員指出,增加的發電廠已解決了巴基斯坦長久以來的能源短缺問題,而由於發電效率提升,降低了用戶的用電支出。

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發布的進度報告宣稱,中巴經濟走廊的能源項目為巴基斯坦人民提供了負擔得起的能源。報告稱:「發電廠的電價大幅降低,從每單位16至18巴基斯坦盧比(約0.16至0.18美元)降價到每單位大約8盧比。」此外,能源項目也降低了巴基斯坦對汽油、天然氣發電廠的高度依賴。有了煤電、風力和水力發電設施,可達到良好的平衡,減少自國外進口昂貴燃料、降低經濟負擔。

中巴經濟走廊具體在哪些領域創造了多少工作崗位,兩國政府目前都不願讓相關資訊透明化,圖為2017年6月3日,巴基斯坦鋼鐵廠工人。

中巴經濟走廊具體在哪些領域創造了多少工作崗位,兩國政府目前都不願讓相關資訊透明化,圖為2017年6月3日,巴基斯坦鋼鐵廠工人。攝:Asim Hafeez/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新增多少就業?中方說7萬,巴方說3.8萬

巴基斯坦民眾關心的另一件事,則是本地的利益相關者是否能參與這些項目的籌劃和建造。2017年的一次國民議會透露,項目的建設工程材料由本地企業供應,但重型機械主要仍自中國進口,因為在巴基斯坦無法取得。參與建設的工人常抱怨高階職位由中國人佔據,巴基斯坦人只能做低技術工作。

服務產業倒是獲得一些益處。胡馬雲・阿扎德(Humayun Azad)曾擔任中國投資方顧問,提供發電廠治理的相關建議。他表示,中方投資催化了巴基斯坦的服務產業,尤其是在諮詢顧問(技術、法律、金融等方面)、保險、運輸及其他貿易相關服務。

「另一方面,某些產業卻因而衰退。例如巴基斯坦的建築企業就發現自己無法和中國的承包商競爭,因為中國承包商享有本地企業沒有的特定免稅優惠。」

薩米烏拉・沃赫拉(Samiullah Vohra)則是另一個受惠於中巴經濟走廊的服務供應者。他創辦的「中巴經濟走廊商會」(CPECB)將參與一帶一路計劃的商人連結成網絡。他表示,巴基斯坦藉由中巴經濟走廊獲得的成長,能幫助更多像他一樣的商人打開生意之門。「國家應該支持打造一個平靜穩定的經商環境。我們需要強而有力的親商政策。」

至於中巴經濟走廊具體在哪些領域創造了多少工作崗位,兩國政府目前都不願讓相關資訊透明化,我們只能從新聞媒體的零星報導、兩國官員的談話中蒐集部分數據。例如,中方駐巴大使姚敬2018年4月聲稱,2015年簽署協議後,已為巴創造近7萬個工作機會。他更宣稱,中長期項目啟動後,會再增加70萬份工作。巴基斯坦計劃與發展部卻說,目前創造了3萬8千份新工作。看來兩國官員必須準備更完整的數據,才能避免上述情況再發生。

瓜達爾港租給中國43年、九成收益歸中國,當地人在擔心什麼?

位於俾路支省的瓜達爾港是中巴經濟走廊計劃最重要的項目之一。港口臨近霍爾木茲海峽,是巴基斯坦通往波斯灣和阿拉伯海的大門。

2015年,瓜達爾港正式租借給中方,租期43年,由中國海外港口控股公司負責開發。2017年,當時的聯邦港口與航運部長拜贊久米爾・哈希爾・比曾久(Mir Hasil Bizenjo)向巴基斯坦國會參議院報告該公司接管港口的相關協議,披露了瓜達爾港收益的91%都歸中方,瓜達爾港務公司只能取得9%。他表示,這項與中國國營企業訂定的協議,是建立在為期40年的BOT模式上——即建設-營運-移轉(Build-Operate-Transfer)。BOT模式期滿後,巴基斯坦將接管港口營運,負責維護港口的各項設施。

瓜達爾港務公司(Gwadar Port Authority)官網顯示,這是巴基斯坦第三大商用港口,貨物吞吐量預計可達每年100萬噸。網站上的願景說明:「瓜達爾深水海港是巴中友誼的第二大象徵建設,僅次於連接巴基斯坦與中國的喀喇崑崙公路。」港口可作為中國自中東進口能源的另一條路線,這條路線較短,也可降低運輸成本與時間。

為了加速商業與經濟發展,瓜達爾將在一段時期內劃為經濟特區,建造製造區、物流中心、倉儲區和展示中心。預計2025年,製造與加工產業會完成進駐。

瓜達爾港是巴基斯坦第三大商用港口,貨物吞吐量預計可達每年100萬噸。 圖為2016年11月13日,中國司機坐在瓜達爾港貨物卡車旁邊。

瓜達爾港是巴基斯坦第三大商用港口,貨物吞吐量預計可達每年100萬噸。 圖為2016年11月13日,中國司機坐在瓜達爾港貨物卡車旁邊。攝:Aamir Qureshi/AFP/Getty Images

2016年4月,中國海外港口控股公司董事長張保中向《華盛頓郵報》表示,公司有望耗資45億美元建設特區的道路、電力、飯店等基礎設施,也會開放給非中國籍的企業。

最新的進度報告顯示,該公司已投資2.5億美元整建瓜達爾港。另有大約30家公司投資經濟特區,直接投資總額達4.74億美元。報告稱:「瓜達爾巿建設經濟特區後,會在不久的將來成為區域性的商業樞紐。」

但是,將瓜達爾港租借給中國,確實挑起巴基斯坦能獲益多少的爭論,俾路支省更是掀起強大反對聲浪。俾路支省自1970年代以來騷亂不斷。俾路支民族獨立運動人士批評巴基斯坦政府不重視當地的開發——儘管該省蘊藏豐富天然資源,卻在經濟上被邊緣化。這也導致當地出現由「俾路支解放軍」(Balochistan Liberation Army,BLA)領導的獨立運動。

巴基斯坦英文報紙《新聞報》(The News)社論作家那迪爾・侯賽因(Nadir Hussain)表示,俾路支省出現反彈,有充分的理由。「俾路支省自始就不滿中巴經濟走廊計劃。這些計劃最初向這裏的民眾宣傳時,聲稱會讓向來遭到邊緣化的地區獲得發展,但情況很快就變了,很多項目都轉移到旁遮普省。大部分民眾開始擔心遭到剝削利用,原因不難理解,因為伊斯蘭堡牢牢控制著俾路支省的資源。」

2017年5月,瓜達爾發生攻擊事件,有10名工人喪生,俾路支解放軍向媒體宣稱負責,並表示:「在任何情況下,俾路支的民眾都不會接受中巴經濟走廊計劃。俾路支獨立運動已多次表明,不會以開發計劃甚至民主之名,拋棄俾路支人民的未來。」

過去幾年來,無論是當地工人或中國工人,都成為攻擊目標。2018年8月,一輛載著三名中國工程師前往俾路支省省會奎達的巴士,遭到一名自殺式炸彈攻擊。俾路支解放軍宣稱策動這起攻擊,目的是「警告中國,要求中方撤出俾路支省、停止掠奪這裏的資源」。

最近的事件則是中國駐卡拉奇(Karachi,台譯喀拉蚩,巴基斯坦第一大城市,位於信德省)領事館遭武裝攻擊,俾路支解放軍也宣稱是主謀。兩國政府各自發表聲明,都稱此事無礙中巴關係、破壞中巴經濟走廊計劃的陰謀不會成功。

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的庫格曼卻認為,「巴基斯坦樂觀宣稱中巴經濟走廊計劃是真正的全國性計劃、能讓所有人獲益,這種說法討好不了中巴經濟走廊計劃的批評者」。他主張巴基斯坦修正政策,確保相關建設會納入未開發區域,最重要的是,讓本地人民真正獲得這些計劃帶來的益處(如就業機會、技術轉移、電力等等)。

另一些傳言也為瓜達爾港的建設籠上陰影,例如瓜達爾港外海未來可能建設海軍設施。《紐約時報》的一則報導就認為,中巴經濟走廊計劃有軍事附帶條件。這則報導引發熱烈討論。北京與伊斯蘭堡都否認這種推測。中國駐巴大使館公使銜參贊趙立堅則表示,中巴兩個毗鄰而居的國家的合作,正確措詞是「國防合作與技術轉移」。

2018年2月23日,巴基斯坦鐵路由伊斯蘭堡到卡拉奇的航線上,中國將向巴基斯坦提供80億美元的貸款升級鐵路,這是一帶一路貿易倡議的一部分。

2018年2月23日,巴基斯坦鐵路由伊斯蘭堡到卡拉奇的航線上,中國將向巴基斯坦提供80億美元的貸款升級鐵路,這是一帶一路貿易倡議的一部分。攝:Asim Hafeez/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巴基斯坦會不會掉入債務陷阱?

由於巴方接受中國貸款及還款義務的相關細節頗不透明,加上緬甸、斯里蘭卡乃至目前馬來西亞接受中國貸款的前車之鑑,使各方擔憂巴方被迫陷入「債務陷阱」。

「巴基斯坦究竟欠中國(銀行和政府)多少債務、償還期限是何時,巴基斯坦政府應該說清楚。」奧爾布萊特石橋(Albright Stonebridge)集團南亞地區總監歐宰爾・尤努斯(Uzair Younus)指出,中巴達成的經濟協議架構,也是巴基斯坦深陷債務陷阱的間接因素,「中國利用以美元計價的貸款,為巴基斯坦提供興建發電廠的資金。現在這些發電廠的收益是以巴基斯坦盧比計價,但巴方卻必須以美元還款給中國。」

總部在卡拉奇的《論壇快報》(The Express Tribune)近日報導,巴計劃發展部的文件披露,中國投資巴基斯坦265億美元後,巴方要連本帶利償還中方400億美元,還款期限20年。其中要償還的債務近290億美元,其餘款項則來自已完成項目的紅利。不過,中國駐巴大使館駁斥了這項報導,指數字有誤導之嫌。中方官員稱,巴方只要還60億美元。

從目前的經濟情勢看來,巴基斯坦要還債會有困難。不過分析家相信,一旦巴基斯坦違約無法償債時,會有因應機制,雖然細節可能不會公開。

「由於中巴關係緊密,加上北京不願見到巴方無法償債,因此很可能會出現某種機制來解決這種情況。」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的庫格曼說。

他進一步指出,未來多年的還款期間,巴基斯坦必須調整經濟型態,不能只是接受波斯灣及其他地區友邦的短期協助,「必須擴大稅收基礎、消除目前最大的債務來源(主要是能源產業及公營企業),並設法製造更多附加價值高、有全球競爭力的出口商品」。

2015年4月18日,工人在巴基斯坦伊斯蘭堡懸掛一個歡迎廣告牌,上面有即將到訪巴基斯坦的國家主席習近平、時任巴基斯坦總統侯賽因(Mamnoon Hussain)和總理謝里夫(Nawaz Sharif)。

2015年4月18日,工人在巴基斯坦伊斯蘭堡懸掛一個歡迎廣告牌,上面有即將到訪巴基斯坦的國家主席習近平、時任巴基斯坦總統侯賽因(Mamnoon Hussain)和總理謝里夫(Nawaz Sharif)。攝:Farooq Naeem/AFP/Getty Images

哪國受益更多?巴方出口稻米與紡織品,中方出口電子產品與重型機械

在2018年4月的中巴經濟走廊高峰會開幕儀式上,巴基斯坦前國家銀行官員表示,由於中巴經濟走廊計劃的帶動,巴出口營收自2017年來已增長12%。他預計到2024年會增至400億美元(以10%的成長率估算),因為屆時有更多項目完工,加入全國經濟體系。巴基斯坦國家銀行前行長侯賽因認為,中國對巴大規模投資展現了正面效應,有其他國家的投資人也對巴產生興趣。

巴基斯坦自中國進口廉價原物料,也對本地工業有好處。巴基斯坦國家銀行的一項報告指出,巴基斯坦進口低成本消費性商品,有助於零售業發展,巴基斯坦社會有不少人因為這些成本低廉的商品(尤其是手機和電腦)而獲益。

然而,中國從兩國貿易關係的獲利遠多於巴基斯坦。巴出口中國的商品是稻米與紡織品,卻從中國進口電子產品與重型機械。巴基斯坦英文報紙《黎明日報》(DAWN指出,2006年兩國首度簽署自貿協定後,巴基斯坦出口總額自4億增至17億美元,自中國進口的總額則從18億增至140億美元以上。

巴基斯坦的工業規模無法與中國匹敵,修建中巴之間的公路,應該會讓中國運往巴基斯坦的貨物量增加,除非政府制訂保護本地企業的政策。在中巴經濟走廊計劃之下建立經濟特區,估計只能幫助巴基斯坦的中小企業,尤其是出口潛力較高的紡織業、農業與輕型機械產業。

近期修訂完成的巴中自由貿易協定,力求拉近兩國的貿易差距。但協定中,許多商品項目都只對中國開放零關稅,如此將更加激怒未享有同樣保護的本地商人。

《新聞報》社論作家侯賽因認為,保護主義長期而言其實不利於本地工業發展,對消費者當然也沒有好處,他希望政府「什麼都別做」,提高貿易壁壘只會增加通貨膨脹。

長遠來看,中巴經濟走廊計劃的第二階段,應該要引進從中國轉移至其他國家(如越南和巴基斯坦)的產業。這看起來是個好機會,但奧爾布萊特石橋集團的尤努斯認為:「若想達到這種成果,巴基斯坦必須推行真正的結構改革,降低在巴基斯坦經商的成本,否則無論中國協助與否,都不會有投資者願意在這裏長期投資。」

2015年4月18日,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伊斯蘭堡前夕,巴基斯坦居民在歡迎旗幟前走過。

2015年4月18日,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伊斯蘭堡前夕,巴基斯坦居民在歡迎旗幟前走過。攝:Farooq Naeem/AFP/Getty Images

未來:不要把雞蛋放在同一個強權國家的籃子裏

中方在沒有其他國家願意投資巴基斯坦的時候,來到巴基斯坦投資,這些投資,特別是在能源產業,紓緩了巴基斯坦的電力短缺,應該也會增加投資人對巴的信心。隨著安全情勢改善、政局爭端減少,預料會有更多跨國企業來巴投資。加上出口量提升、經濟成長,都可望促進巴基斯坦向中國償債的能力。這些都取決於中巴經濟走廊計劃是否能如預期那樣帶來的短期與長期高報酬。

如果巴方官員的說法可信,那麼修建全國鐵路、公路能降低國內貨物的運輸成本,進而振興商業發展。對於都會區的消費者來說,各省省會建設大眾運輸系統能降低交通支出,並且能節省寶貴時間,進而提高生產力與購買力。此外,開伯爾-普赫圖赫瓦省與俾路支省的未開發區域,也可藉由運輸系統而加入全國經濟體系。有了進步的公路系統和新的經濟區,這些地區人民的生活預料能大幅改善。 不過從初步跡象看來,光明前景還很遙遠。瓜達爾港正在興建中,當地居民尚未發現這座港口會帶來什麼好處。更令人關切的是,除了中巴經濟走廊的經濟區以外,其他地區居民並未享有相同的教育與訓練設施,也沒有乾淨的飲用水,這可能引發他們產生仇視心態。政府亟需制定政策以應對這種失衡狀態;並推動改革,發展出能吸引全世界投資者的有利環境。

與中方官員密切合作的顧問阿扎德預測,中巴經濟走廊計劃的基礎建設,能讓巴基斯坦實業家與即將成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中國更緊密連結。「巴基斯坦的企業領導人不像外國競爭者那樣積極鼓勵創新,巴基斯坦工業因此蒙受損失。中巴經濟走廊計劃是政府刺激巴基斯坦工業現代化的絕佳機會。」

奧爾布萊特石橋集團的尤努斯雖然承認巴中關係對巴基斯坦非常重要,特別是現下以美國為首的盟邦正以疑慮眼光看待巴基斯坦;但他認為巴基斯坦應該也從歷史學到教訓,牢記把雞蛋放在同一個強權國家的籃子裏「並非保障國家安全與經濟利益的最佳辦法」。

烏斯曼・卡比爾(Usman Kabir) 對本文亦有貢獻。

翻譯:李寜怡。原文用英文寫作。示意圖由實習記者何璐瑤漢化、整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國大陸 巴基斯坦 一帶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