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一個北京紅衛兵的旅港人生:在荔枝窩種地,重溫文革記憶

來香港四十多年,她始終覺得自己是過客,唯有種地,令她體驗到文革時不讀書、只勞動的「幸福」時光。


彭日進住在荔枝窩一個有三百年歷史的客家圍村,每天早晨五六點醒來,不吃早飯,直接下地幹活。她有一塊圓心田,平日生活靠地裏的時令蔬果就能滿足,不喜歡吃肉。 攝:林振東/端傳媒
彭日進住在荔枝窩一個有三百年歷史的客家圍村,每天早晨五六點醒來,不吃早飯,直接下地幹活。她有一塊圓心田,平日生活靠地裏的時令蔬果就能滿足,不喜歡吃肉。 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人彭日進總是驕傲地跟人提起:「我出生在北京」。

她今年60歲,住在荔枝窩——一個有三百年歷史的客家圍村。從馬料水坐船需一個半鐘,固定輪渡只在星期日或公眾假期開放。如果陸路前往,從最近的烏蛟騰巴士站往返也得耗上七、八個小時。對居住在「石屎森林」的香港人來說,荔枝窩可望不可即。

彭日進每天早晨五六點醒來,不吃早飯,直接下地幹活。她有一塊圓心田,平日生活靠地裏的時令蔬果就能滿足,不喜歡吃肉。她把薑黃和艾草製成藥材包,蒲公英和桑葉用來泡茶,熊貓豆、蝶豆花、波斯菊用來做雪條裝飾。

彭日進在北京時就愛吃雪條。上學路上必經一片碎石堆,她覺得這堆用來和水泥的石頭有靈性,每天都對著「魔法石」祈禱,口中唸唸有詞:「拿一個石頭,變一根冰棍」。她相信總有一天會變出冰棍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文化大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