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709律師妻子的1000天:高高舉起紅水桶,笑著!

12月17日,北京。李文足、王峭岭、劉二敏和原姍姍,分別剃掉了一頭秀髮,頂着光頭,到中國最高法院門前抗議:「我可以無髮,你不能無法!」陽光下,光頭的李文足看起來一樣美麗。她眼睛裏有淚,也有光。


2018年12月17日,李文足、王峭岭、劉二敏和原姍姍,分別剃掉了一頭秀髮,頂着光頭,到中國最高法院門前抗議。 攝: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2018年12月17日,李文足、王峭岭、劉二敏和原姍姍,分別剃掉了一頭秀髮,頂着光頭,到中國最高法院門前抗議。 攝:Fred Dufour/AFP/Getty Images

編按:本文為《709律師妻子的1000天:走不完的尋夫路》的接續下篇。

曾經,對丈夫已經死亡的恐懼,讓李文足喘不過氣來。

2015年11月,當看到廣州的政治犯張六毛死在監獄裏的消息時,李文足哭了。她想到丈夫。想到他是不是已經死了。

這種恐懼,在天津大爆炸時就有。爆炸發生在8月,是丈夫被抓走的一個月。她不知道丈夫關在哪裏,內心充滿驚懼。

2016年的元月。那天,她們得到了一張逮捕通知書,告訴她們,她們的丈夫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逮捕了。接到逮捕通知書一般不是好事,但至少,這讓她們知道丈夫的下落。知道他們還活着。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709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