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專訪

何韻詩,還可以笑得像小孩

度過迷惘與真空的一年,何韻詩調整和學習之後找到了新的節奏,她說自己的問題別人沒興趣知道。


何韻詩。 攝:林振東/端傳媒
何韻詩。 攝:林振東/端傳媒

正門上有一小塊玻璃,正好可以看到方正的玄關,也只能看到玄關。映入眼簾的是一尊龍行菩薩像,據說是何韻詩從台灣請回來的,看質感應是銅造。菩薩像後掛着一副唐卡,像前燃着一支檀香,到下午時分已燒了大半。進門之後轉右才見到格局,主屋長型辦公桌上有兩排 Mac 背對背,偏右的空間兼具茶水間與會議室功能,與玄關之間似乎還連着一個化妝間。主屋旁的空間放了長軟椅和一張小木桌,供訪客稍歇。剛要坐下,才看到牆身是可以拉開的滑動木門,何韻詩從裏面走出來,身後是 band 房和錄音室。她搬到這座工業大廈辦公已經一年有餘,這裏辦公與錄音練團皆可,正好胞兄何秉舜也可以利用。

這天是秋冬第一次小小降溫,何韻詩穿着冷衫,端着一杯熱飲,先和我們站在 band 房閒聊。下午的另一次拍攝中,她有說有笑地玩了好幾樣樂器,現在安靜起來。我們望着她的書架,兩面同規格的書架左右拼在一起,右邊是好幾套日本漫畫,都是講料理和美食。何韻詩笑着說:「我很喜歡看這個主題的漫畫。」她說罷用手輕輕將書排得更整齊了一些。左邊則放了很多外國演員及音樂人傳記。「這些書最近沒怎麼看。」她忙着籌備年底的「我們正在」生活節及演唱會,也不忘分配時間打坐,調整自己的狀態,時不時抽出時間讀讀經書。

「正在看《金剛經》,有朋友還讓我錄一首《金剛經2.0》,」何韻詩放鬆了一點,「哈哈哈,開玩笑,不會的,不會的。」2015年約滿寰亞,她轉為獨立歌手,在專欄內為自己打氣,要鍛鍊執行力,「目前在穩步進行中。」兩年多來,她一面管理自己的團隊,一面學佛理。

何韻詩在網誌中講到過這一過程,只不過面對面時,她多說了一些細節。「無論是打坐,還是學佛,其實都是為了多瞭解自己。」無論是幕前形象還是她生活中的性格,何韻詩散發出的強硬氣質特別突出。她也承認,自己曾經很少認識自己的內在,「以為只要頂住,只要撐住,事情就可以完成」,做事常常單憑一股蠻力。「尤其是我的人生之中,常常要面對很多大挑戰,」她在機緣巧合之下認識了兩位氣功老師,以此為自己的修行和緩衝,「否則沒有辦法繼續走下去了。」她開始面對自己的脆弱。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