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李子:我們批評基因編輯倫理問題時,到底在批評什麼?

技術倫理的兩個層面常常在此類爭論中糾纏不清,乃至被模糊焦點,甚至置於空中樓閣無法落地。


2018年11月26日,來自中國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宣布,基因經過修改的雙胞胎嬰兒已於11月健康誕生,她們將來可能具有天然抵抗愛滋病的能力。 攝:Imagine China
2018年11月26日,來自中國深圳的科學家賀建奎在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召開前一天宣布,基因經過修改的雙胞胎嬰兒已於11月健康誕生,她們將來可能具有天然抵抗愛滋病的能力。 攝:Imagine China

11月28日在香港舉行的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上,賀建奎在重重爭議中亮相,面對全世界公布了他的「成果」——露露和娜娜,被不完美地敲掉了CCR5基因的一對雙胞胎女嬰。

在整個會議「瘋狂而克制」的氣氛中,一邊是以同樣做基因編輯的科學家劉如謙、張峰為代表的領域資深專家對於此項技術的謹慎,以及對於賀建奎數據、技術和倫理方面的責問;而另一邊是賀建奎打太極式的避重就輕,卻絲毫不掩飾對於實驗倫理的無知、以及對於技術的盲目樂觀。「我感到很自豪,無比自豪」、「如果是我的孩子面臨同樣情況,我會第一個嘗試」,賀建奎的這些話語讓人瞠目結舌。

有趣的是,在中文互聯網上,拋開技術細節不談,即使對於倫理的探討,也呈現出兩股涇渭分明、無法對話的局面。一面是醫藥工作者、領域相關人士以及科普圈同仁們對於賀建奎罔顧實驗倫理的、幾乎一致的徹底批判,乃至相關單位都紛紛出面劃清界限;另一方面,是網友們圍繞着「基因編輯到底會不會讓人類失控」的所謂「倫理」爭執不休——有人認為這種大逆不道的技術就是洪水猛獸、會「污染人類基因」,甚至出現「應該將這兩個嬰兒當做實驗失敗產物趕緊處置掉」的駭人言論;也有人認為技術遲早會顛覆人類現有的規則體系、倫理道德,賀建奎「只是搶了個先」。

其實,他們談的根本不是一件事。技術倫理的兩個層面常常在此類爭論中糾纏不清,乃至被模糊焦點,甚至置於空中樓閣無法落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倫理 李子 基因編輯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