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金馬2018 Your Opinion

來端必看評論區:「金馬」風波中我們在爭論什麼?

「一邊對於政治話題避之唯恐不及,卻又不得不做集體表態的尷尬扭捏。另一邊,導演多年社會運動的積極參與和對話所集結出個人身份認同的公開宣示,卻意外點燃兩岸最敏感的統獨之爭。」


第55屆金馬獎現場,金馬獎主席李安頒發最佳劇情長片。 攝:Imagine China
第55屆金馬獎現場,金馬獎主席李安頒發最佳劇情長片。 攝:Imagine China

專欄 Your Opinion 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讓聲音穿透同溫層。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community@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第55屆金馬獎於11月17日揭曉獲獎名單。本屆金馬獎是導演李安從張艾嘉導演手中接下「金馬執委會主席」的第一屆,評審團主席由新加坡籍女星鞏俐擔任,新舊交替,入圍及出席率均創下新高。

金馬獎「最佳紀錄片」一獎由題材有關「太陽花運動」的《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獲得。導演傅榆一番表示「很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看待」的獲獎感言不僅在大陸網路被迅速封鎖,微博上一眾明星也開始紛紛發表「#中國一點都不能少」的個人立場。

隨後,頒獎典禮上其他導演和演員對兩岸關係的描述表態,更進一步引爆爭議。慶功晚會,大陸代表團集體缺席。

當「一點都不能少」的愛國狂潮再度襲來,政治與藝術的關係如何平衡?兩岸電影人應對抗還是合作?金馬獎的未來會否按某種標準重新定義?端傳媒的讀者們在評論區留下了他們的看法。

政治與藝術:「純粹」是什麼?

藝術的自由,是公民參與政治的結果。用「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當作底線與當權者妥協,並不會阻止當權者跨過那條底線,因為對打壓自由的人來說,政治根本沒有底線。

by 塔森

EddieLin:政治本就滲透在每一個層面,任何行為都會是一種政治表態。

佳茵:相比喊口號的音量和姿態,藝術中富於美的那些情緒、宣言才更具有衝擊、改變人心,從而影響政治的力量。藝術不會脱離政治而存在,但應是促進溝通理解、提供更多的可能,而非被降格為狗咬狗一嘴毛的無謂之爭。又一次吵翻天只有加劇撕裂是可以確定的,只是遺憾失去了一個交流的好平台。

Eddie31: 就是因為不敢去發表那怕是內心之言,唯恐得罪那頭大象,於是這裡部份人連留個言也要轉彎抹角地說不應引入「政治」, 而忘記了獲獎的正正就是一部社會運動紀錄片,認真地感可悲。如果禁忌開始被引入那怕是全無謾罵字眼的幾句話,下一步就會是審查入圍資格,從此就不再有創作自由。

宵燭:先不說導演的這番話是針對《我們的青春在台灣》這部關於太陽花學運的紀錄片發出的。即使影片本身不關涉政治,任何人都有自由在領獎台上發表自己的政治或其他任何觀點。而她的一句話就發酵出這樣一場鬧劇的原因,大家心知肚明,就不要把髒水潑給導演了。

政治不能干預文藝,但文藝大可以談論政治,當然,中國大陸剛好反過來就是了。

看了看微博上的發言,中國人叫囂藝術不要摻雜政治真的是我聽過最大的笑話了。

Fai:頒獎禮為電影存在,電影為表達存在。頒獎禮怎麼可能成了限制表達的場域?頒獎禮不止是頒獎禮而已,更不是為了虛應故事,討好想娛樂的人。思想、言論自由(意即人不因其言論或思想受到任何差別對待甚至壓迫)是一切創作的基礎。怎麼今天在爭取這個東西的只有台灣的部份電影人?所謂對電影的尊重怎麼可能撇開對基本權利的尊重抽空地談?而要以場合利弊來衡量一句話當不當講,則更是不辨東西的想法了。我對統獨無興趣,留給時間解決就好。但有些基本的道理,我還是受不了有人倒非為是。

ulyaugust123 :評價藝術自然要剝離政治,也包括其他一些因素的影響。那番致辭確實稍有不得體,但獲獎人有表達觀點的自由,也無可厚非,但大陸演員的反應也是值得玩味的。傅至少知道自己想表達些什麼,而強行「一家親」就帶着一種挽尊的可笑罷了。可悲的是,長期宣傳洗腦下,大家接受了這個設定,卻也放棄了思考,這種時候除了蒼白的「一點都不能少」以外,居然拿不出一句有力的反駁,但也在牆內被宣傳成英雄,不知該說些什麼。

臨淵:撕裂早就在那裏了,你不說、不看,努力維持着面上一團和氣其樂融融,難道它就不存在嗎?

她的發言本就和作品相關,啊不然太陽花學運紀錄片不講政治運動而是拍風景觀光嗎?

從來沒有什麼藝術能脱離意識形態而存在,政治本身就與每個人息息相關,只是在牆國待太久很多人早就被調教得不敢說也不能說,或者某些時候又不得不說了。

微博上轉發某團微博喊口號表立場的明星們難道就不算參與政治了嗎?怎麼這時候就沒人來罵政治滾出藝術了呢?

政治應該允許藝術家以其所欲的各種形式,表達其所欲的各種政治的、非政治的想法,無須加以限制。而正是這樣不加以限制,正是這樣的自由,讓金馬獎得以「純粹」,純粹為了藝術創作者而存在,使藝術家得已不畏於任何政治的限制,自由的表達、自由的創作。

by Rickdom

塔森:藝術無法離開政治,傅榆可以表達她的立場,塗們和張藝謀也可以選擇公開堅持一個中國。如果明年金馬獎因此少了中國影人而失色,或題材敏感的中國影片因此少了舞台,始作俑者是施加壓力的中國政府,而不是表達自身想法的任何一個人。如果金馬獎沒有容許言論自由的空間,那麼金馬獎就不再是金馬獎了。

作為台灣人,我佩服傅榆的勇氣,同時也遺憾在自己國家的土地上,在應該是最自由的藝術場合,講出這樣一個對世界上大多數人來說如此簡單、基本的願望,竟然還需要這麼大的勇氣。

也可以理解中國電影工作者的心情。然而如果台灣還在戒嚴時代,如果不是台灣電影工作者數十年來的衝撞,所謂「很純粹不摻雜質的藝術坐標」根本不會存在。藝術的自由,是公民參與政治的結果。用「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當作底線與當權者妥協,並不會阻止當權者跨過那條底線,因為對打壓自由的人來說,政治根本沒有底線。

Rickdom:把金馬視為純藝術的舞台,某程度上是種誤解;或者說,對於藝術與政治之間關係的誤解。藝術選擇不同的形式呈現,但終究包含著創作者想要表達的內涵與政治觀點(無論作者是有意或無意)。

此觀本屆的最佳影片「大象席地而坐」即知,縱使期導演已經無法在頒獎現場中親口發聲,但該片的政治意涵仍然嘶吼而出,這難道不政治嗎?又比如張藝謀,當年的「英雄」為何會被認為是對中共政權的諂媚,不正是因為電影展現的「大一統至上」氛圍,這難道不政治嗎?如果要侈談「純藝術性」,那藝術可能根本無法存在。

所以我們在談藝術與政治的關係時,準確的用語應該是:「政治不應沾染藝術」;而非絕大多數中國網民與少部分台灣網友想像的「藝術不應沾染政治」,意即,政治應該允許藝術家以其所欲的各種形式,表達其所欲的各種政治的、非政治的想法,無須加以限制。而正是這樣不加以限制,正是這樣的自由,讓金馬獎得以「純粹」,純粹為了藝術創作者而存在,使藝術家得已不畏於任何政治的限制,自由的表達、自由的創作。

xxxtineycp:如果「政治歸政治、藝術歸藝術」,那麼很多中國電影,講六四、講文革、講同志的,應該早就可以在中國上映;正是因為政治與藝術密不可分,所以在政治凌駕於藝術的時候,所謂藝術只能被政治審查而只能在海外影展(包括金馬)被看到。

很多中國明星、導演、網民想講的又允許了政治凌駕藝術;只有他們的政治是才是政治,不認同他們的政治的話就沈默微笑、忍受他們的侵門踏戶。十足殖民者心態。但同時,這些人又矛盾地希望台灣能繼續維持他們在中國得不到的、金馬的「藝術不歸政治」的「純粹性」?

可能希望「藝術不歸政治」只是「大家都不要說破、我們就還能夠在這偷偷地講自己想講的」?可能別無選擇、想說的說不出口、不想說也得轉發一個罐頭圖片?

唉。

魔幻時刻:此刻將金馬比作「藝術殿堂」來為「政治不該干涉藝術」背書的人,不知道是否對往年金馬的獲獎作品如數家珍呢?大多數人對金馬的關注和了解也僅限於那幾個大獎的歸屬吧。

金馬能做出將該獎項頒給傅瑜的決定,已經是主動讓「政治」參與進來了,更何況,最佳紀錄片的候選作品裏還有《傘上》。獲獎者上台發表自己創作作品的初衷和想法,有何不可?

政治促使了許多文藝作品的誕生,說「政治不該干涉藝術」的,真是瞧不起玩搖滾樂的那群「刺頭」了。

導演的一句話就讓許多人看清了中國政府假意粉飾的太平下,揮舞着民族主義大旗,在牆內經營多年終於膨脹滋長的「大一統」思想和仇恨情緒。在政治上用「鋭實力」壓迫台灣,還假惺惺地想靠民間交流營造「兩岸一家親」的假象,國王的新衣被人點破後只會氣急敗壞地翻牆出征,這操作何其相似,台灣人再不會買賬了。牆內舞得越熱鬧越荒誕,台灣越厭惡越遠離,求仁得仁。

一場金馬,兩種希冀

所謂的希望金馬「純粹」,只是希望在有限的空間下,依靠金馬的「純粹」,換取更多空間,以及繼續交流的機會。當然這樣是非常一廂情願的。

by hamlet_an

Kay0330:承認撕裂的存在,但表達撕裂有很多方式。私以為其中最高尚的一種是「我們承認理解是艱難的,甚至像是無法觸及的漸進線,但我們從未放棄去理解更多」。兩岸的鋒芒裡,我只能敬重李安先生,無論是作品還是為人。

julyaugust123:政治和藝術不可剝離,但不支持在在這樣一個平台給某個政治立場站台,不管是「台獨」還是「一個中國」,就好比奧斯卡頒獎典禮上明星給自己支持的黨派拉票一樣,大家可以選擇這樣做,但顯然不合適。不管自己支持什麼政治立場,都要選擇合適的場合發聲,拿獎後可以去各種節目表達自己的觀點,但拿了藝術類的獎給政治站台,顯然是不合適的。

壺非把羊:金馬這個事情我想了幾天,好幾種觀點在我腦子裏盤旋。這兩天下來,我個人認為最重點有幾點:第一,你自然可以有不希望別人談政治的念頭;但任何人是否談論政治是他個人的自由。所以,不要也不能怪罪任何人表態的人。第二,鑑於現實的兩岸情況,如此公開談論獨立的統獨問題,必然導致在場的人(無論本身是否想談政治)不得不站隊,不得不涇渭分明。第三,導致劃清界限的根源不是有人公開討論了政治問題(他/她只是那根稻草),是兩岸實際的現實狀況。這一點尤其不可本末倒置。

ZZM:「在藝術頒獎的舞台上談政治訴求,就好像在洞房花燭夜的時候奏國歌,最後就是每個人都不得不在做愛的時候行注目禮。 」 引用一段他人的回答。

我為什麼要說尊重台上台下的各位,為什麼要提及李安。李安是本次金馬的主席,人家張羅了一場好戲,場面宏大,兩岸三地大咖雲集,本來能把這次金馬的地位還能提一提。結果呢,現在除了一地雞毛還能有什麼?她有考慮過幕後的策劃和運營嗎,自私自利。

低綠枝:自由地表達自己的想法當然沒有錯,只能說她把自己的政治意圖放在整個華語電影未來之前吧(笑)她和他們都很清楚,這樣的話一說出來,中國政府會有什麼反應,「管你怎麼想呢我就是很愛自由要獨立啊」。

這樣的言論播出,各路演員導演開始站隊,無論是倒向哪一邊,金馬獎都失去了在整個華語演藝界的權威地位,努力想要變好的大陸電影失去了為數不多的展示機會,就為了一場自私自利的政治表演。歎息。

zzhjt:作為大陸人,由於剛好一個熟人與這部紀錄片有些淵源,所以我對這件事多了幾分格外的關注。我不同意很多人想當然的觀點,覺得這是傅導演一個魯莽輕率的舉動,甚至「讓金馬獎這麼多人的努力付諸東流」。看過直播的人都看得見導演在台上的緊張,說明她對這件事的後果有着比較充分的預測。作為一個普通人,我只能說非常敬佩傅導為自己價值觀承擔後果的勇氣。你可以不認同她的價值觀,但說人家是廉價的政治作秀實在是太過偏頗。

hamlet_an: 首先大陸的普遍「去政治化」,正是因為政治參與度上的不可行,所導致的自我閹割,而不是真的相信有純粹的「藝術」,或者純粹的「社會生活」。

其次,中國電影人對金馬的表態,並不是真的希望金馬辦成「純粹的電影節」。承認「金馬」是最勇敢的力量,並且屢有突破底線(雖然換在外界標準下未必出格)的作品獲獎,本身就說明瞭對金馬的期待並不是「去政治化」。

所謂的希望金馬「純粹」,只是希望在有限的空間下,依靠金馬的「純粹」,換取更多空間,以及繼續交流的機會。當然這樣是非常一廂情願的。

scheng:金馬獎反倒像是中國影視人的集體避風港,礙於大環境下的自我審查,這裏提供創作者通過藝術尋找不同語境下多元表達的舞台,隱晦卻也激發出驚人的創作能量,這本就是生活在自由言論下的台灣所難以理解的事情。

只是長期下來,一邊對於政治話題避之唯恐不及,卻又不得不做集體表態的尷尬扭捏。另一邊,導演多年社會運動的積極參與和對話所集結出個人身份認同的公開宣示,卻意外點燃兩岸最敏感的統獨之爭。

這港內終究颳起了颱風,兩種政治體制的碰撞,一發不可收拾。

希望言論自由帶來的不僅是爭鋒相對的自我表達,更有體諒他人的善意理解。

by 岱青陽小朋友

岱青陽小朋友:金馬的包容不僅僅體現在接納各種風格類型的影片,也體現在它連接着兩岸三地影人影迷的心,李安說的好,金馬是華語電影的大家庭。而一位導演只為表達自己的政治立場,扇了組委會一個大大的耳光,讓辛苦籌備的李安和工作人員的付出付諸流水——光線不再照射在創作者和作品上,本該用鏡頭語言展現的意識形態和政治立場,卻用高調且傷害主辦方的形式呈現。大家關心的重點不再是承載電影人心血的優秀電影,這一刻媒體的導向與受眾的自覺變成了只想為了政治吵架。倘若藝術和政治必須捆綁的結果是這樣,不如每一位影人都上台一表政見。紀錄片導演這樣的行為,不尊重電影人,更不尊重金馬,不尊重大陸,更不尊重台灣。

大員乃一國:@岱青陽小朋友 她的發言可能讓你們感到不尊重。但台灣電影人可沒說她不尊重。李安自始至終也沒說出她不尊重金馬。不用一直越俎代庖幫其他沒表態的人發言,或推敲說其他人也這樣認為。

岱青陽小朋友:@大員乃一國 感謝您的指正。我為自己最後幾句情緒化,且基於有限的生命體驗的評論表示抱歉。確實我甚至不能代表中國人的想法,感受到對台灣不尊重的評價也只是來自於我來台交換時,深交的幾位友人。而李安的態度,也可以在頒獎結束後的評審見面會中瞥見端倪。李安再度嚴肅表明立場:「藝術是很純粹的。今天金馬獎有95%以上的影人都出席了,在華語區沒有一個影展可以這樣,所以金馬在大家心裏是有分量的,請大家給電影人一點尊重。」結合紀錄片導演結束言論後,李安在鏡頭中的無奈的反饋,或許我們可以給這句話的針對對象找一個出口。

同樣作為一名紀錄片工作者,金馬獎的紀錄片單元不僅是台灣真實影像從業者的夢,也是大陸紀錄片從業者的夢。它不僅包容接受了今年獲獎的這部與政治相關的影片,它也肯定大陸馬莉導演的《囚》,周浩導演的《大同》與《棉花》。這些影片從未迴避政治,甚至對大陸現行政體做出來反思,我們感恩金馬給予的肯定,並視它為征途中的里程碑。因為紀錄片就是社會政治現狀的晴雨表,鮮明的政治立場,甚至主觀的表達,都不應該被拒絕。倘若有機會看到青春這部紀錄片,如果導演真的拍出了反思,拍出了鮮活的人物,拍出了一種思考背後的路徑,紀錄片從業者也會為其喝彩。

最後以一個肯定不恰當的假設結尾,就當我們也有金馬夢吧。如果我有機會拍攝出一部講述陸台千絲萬縷感情的紀錄片,並獲得金馬認可,讓我有機會表達觀點。哪怕我自身立場鮮明,我也不會說出拍攝這部影片:「真的希望兩岸儘快實現統一」,這樣的言論。哪怕台灣賦予了影人言論自由,哪怕這樣的言論會獲得大陸政府的青睞。這樣的一句話,會像一個炸彈一樣,影響頒獎禮的輿論焦點,因為它太具有攻擊性了。它或許是我們的立場,但它肯定會傷害更多人,所以真實影像的工作者選擇將想說的埋進鏡頭語言裏,讓真正的支持者去更深入的理解它的價值。

Fai:岱君的言下之意就是要傅榆體念可能的負面影響而不要說她想說的話,但又用某君某君的辛苦汗水云云來合理化這種對他人言論自由的壓制,真的,與中共政權的邏輯有何分別?而況,台灣再不濟也是實體上的獨立國家,何勞他人管制言論?你不會覺得這樣的發言立場忒不恰當?

岱青陽小朋友:@Fai~早安。

我們對導演行為感到困惑的,並不在於意識形態和政治觀點問題,而是選擇。倘若金馬淪為每位創作者都上台一談政見、統獨的政治角力場,藍綠營的兵家必爭之地,那他必然淪為政壇的衍生戲台,這如果真的是台灣人追求的,那我無言評論。退一步說,如果上台發言的是支持統一的台灣導演,或許台灣的輿論又將是另一番光景。

我經常認為,足夠廣博的人會看清楚政治本質回歸人性本身,我們探討立場也只是為了更深入人性。如果言論自由賦予的寬廣空間,帶來的只是優越感較強的狹隘視野,那就需要反思民主的踐行者了。

此外,首先非常感謝您的回應。稍有反對的是,您對我的人生經驗一無所知,就以飽含極大惡意的「真的被壓得太久站不直了」這樣自認優越的言論來評價他人,因為我一兩句話就要為我打上「中共邏輯」的標籤。不同人群的思維模式,是由歷史環境與自身相輔相成實現的,與其力圖貶低他人的思維模式,不如去理解他人思想產生的路徑。這句話寫給您,也寫給我自己。希望言論自由帶來的不僅是爭鋒相對的自我表達,更有體諒他人的善意理解。

racleung60:我也就岱青陽小朋友回覆FAI表一達一下意見:

1.看不到「真的被壓得太久站不直了」是指你。無需對號入座,閣下想太多了。

2.特別喜歡你結尾那句「希望言論自由帶來的不僅是爭鋒相對的自我表達,更有體諒他人的善意理解。」希望大家能廣泛施用於那位女導演身上。那位紀錄片導演所發表的感言與她的得獎作品一脈相承。你擔心人人都會在頒獎典禮發表各自表述政見,實在過慮。

3.令人唏噓的是大陸演藝人士的反應{或出於害怕惹禍上身/或真心膠(香港方言)},避席所有後續節目,所謂兩岸一家親,何其脆弱!導演化身為「王帝的新衣」的小孩,想必超出其估算。

4.回想八十年代內地思想開放,朝氣渤,仿同隔世。

特定環境下,原諒、美化懦弱,都是源於求生的本能。我們對強權、野蠻、謊言、指鹿為馬……等各種各類不知所謂嘲諷、爆粗、掙紥,也是另一種形式的求生。

金馬本身的爭論之外,我們還聽到了什麼?

我所看到的,是一個嚴重過敏體質的傢伙,盡可能的防堵一切過敏原,將自己關在每天死命消毒的房間裡面,咒罵著飄散進來微量的灰塵與花粉。

by 黃鼠狼

已註銷:認可政治和藝術不可能完全分開,但把「兩岸一家親」簡單等同於效忠和被洗腦,在我看來也挺像是另一種傲慢的政治正確。兩岸之間的問題並不一定全都是意識形態造成的,隔閡倒是肯定的了。

傑西:大陸的政治敏感到什麼地步呢,首先,最佳女配角丁寧在表達對同志朋友的支持後,騰訊視頻的播便被掐斷;然後,傅榆事件發生後,「金馬獎」成為新浪微博搜索敏感詞,只能搜索到機構認證用戶的發言;今天,金馬獎成為嗶哩嗶哩禁止題材,任何有關本屆金馬獎的投稿都不予通過。

春陽冰泮:傅導演講她的希望,講她的願望,或許你不喜歡,你不認同她的理念,但她有表達意見的自由,表達希望與與願望的自由,縱然現實上有許多壓力與考量,可能要擔心他人的目光與敵意,她還是有一個可以表現真實自我的選擇空間,說自己想說的話,不用被迫自我審查,這個自由,就是台灣依據憲法所保障的言論自由。

黃鼠狼:政治問題理應是官員應該解決的問題,而如今官員們自己不解決也罷了,還將解決問題的責任推給演藝人員。演藝圈人絕大多數都不當官,也沒有野心要進入政壇,卻要背負著政壇應該背負的大石。

中國多一點少一點,決不是區區一個導演可以決定的,個人意見也不可能左右現實社會發展,為什麼上位者會對於幾句言論這麼敏感呢?

我所看到的,是一個嚴重過敏體質的傢伙,盡可能的防堵一切過敏原,將自己關在每天死命消毒的房間裡面,咒罵著飄散進來微量的灰塵與花粉。不好好調理身體,篤信錯誤的偏方錯誤飲食,以為杜絕了過敏原就沒事,還夢想著不久的將來自己會成為全世界最強壯的人。

b92303008:「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在台灣聽起來一點都不突兀,並不是因為統獨意識形態,而是這根本算不上什麼值得令人跳腳的議題,真正讓這句話顯得突兀的是中國影人後續刺蝟般的反應,否則這件事在媒體上也就是一筆帶過,政治表態而已嘛,究竟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倘若今天是中國影人發表了關於統一的言論,台灣的反應肯定多半是上門踢館之類的,而不是不尊重金馬。政治表態而已嘛,只要不是拉布條、舉標語之類不登大雅之堂的行徑,你表你的、我說我的,了不起我罵幾句你中國人侵門踏戶,但也不至於上升到不尊重金馬。

話說回來,如果在金馬上,這般和顏悅色、態度平和的政治表態都被視為不尊重金馬,那麼如此膚淺、如此不寬容的金馬,說真的不要也罷,反正是華人電影的大家庭,就讓華人最多的地方辦去吧。

中國人啊,看到中國台灣間精神層面巨大的鴻溝了嗎?歡迎到台灣來表態,我會罵你不識相、不長眼,但你的發言不是禁忌。

9_9OOps:當一個政權和它的喉舌們聲嘶力竭地說不要藝術不要摻雜政治,實際上的效果就是政權壓迫藝術表達,令藝術變成純粹的擺設,希望所有從事藝術的人和組織(除了官方政治宣傳)都按照「商女不知亡國恨」的模式運作。

實在看不出傅榆導演的致辭有什麼問題,反而是她的致辭之後,中方參與頒獎典禮的專業人士的反應令人覺得又可怕又無奈。

倒是希望外人多多注意那些少數以簡體中文寫出來反而被五毛們攻擊的,支持藝術表達自由和言論自由的發帖——

第一,不是所有的中國人都需要被視為「敵人」。

第二,在如此政治高壓的中國尚有反抗聲音,在沒敏感詞、沒「請喝茶」和被自殺被認罪的「自由地區」,更沒道理自我審查了。

第三,這世界大得很,不至於非要指着中國這個市場活命,不要為錢下跪。

第四,在網上叫囂「武統」的,在現實中可是連買菜刀都要實名吶。

Your Opinion 金馬獎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