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白信:紅衛兵外交遇到貿易戰,一場關於「男性氣概」的戰爭

我們無法否認的是,這樣的政治景觀,才是今天全球政治舞台的主旋律,也一點一滴、一個事件一個行動地塑造和堆積着「新冷戰」。


川普的特立獨行,幾乎就是福山意義上的那「最後一人」了,也是中國那些篤信基督教的自由主義知識分子心目中的男性氣概代表。 攝:Scott Olson/Getty Image
川普的特立獨行,幾乎就是福山意義上的那「最後一人」了,也是中國那些篤信基督教的自由主義知識分子心目中的男性氣概代表。 攝:Scott Olson/Getty Image

當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對中國的新政策演說後,許多人都以為他們見證了歷史,他們輕率地使用「鐵幕降臨」或者「新冷戰開啟」來形容這一轉折,並將彭斯演說與丘吉爾1946年的富爾頓演說、甚至與羅斯福總統在珍珠港襲擊後的「國恥」演說相提並論。

從紅衞兵式外交到彭斯演講:中國對外邏輯的內在一致

對中國公眾、官僚和知識分子們來說,長期生活在一個「反政治」的環境中,因為缺乏正常政治生活的體認、難以建立對世界政治的一貫認知,不可避免對此一驚一乍,或者就歸之為陰謀論、或者將日常衝突上升為政治問題——這已經成為從中國國民到外交的習慣性反應模式。

這種類似於「撒潑打滾」的行為,作為中國國民和官員習慣的對抗性表達方式,也是中國一貫的政治表達和外交模式,或許正是他們誤解世界、也是導致世界誤解中國的根源,然後發生中外相互間的衝突和怨恨。

這種方式在近現代歷史上,有義和拳的「教案」引致八國聯軍入侵,有紅衞兵的街頭運動到火燒英國代辦處,也有1969年中國與蘇聯的兩次邊境衝突。而在當下中國,9月以來,先後發生在瑞典小旅店和英國保守黨會議的兩起中外糾紛,也再生動不過地為彭斯的驚人演講做了預熱。這種從國民到外交一系列舉動的預熱,表明彭斯所列舉的中國政府對美的種種敵意並非偶然,而只能是來自中國的系統行動。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白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