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高鐵通車 深度

高鐵站打工記:通車了,我們成為「光榮」的螞蟻

上司說,你來這個巢是你的「光榮」,地底的高鐵開往另一邊境時,你便是歷史上的開荒牛、香港西九龍站的開荒牛!但我想——我不過是你們置於地底爬行的螞蟻。


自從「港鐵蘇民峰」來了之後,控制室的水機成為了有階級的水機,一部禁止清潔工友使用的水機。 圖:Tsengly / 端傳媒
自從「港鐵蘇民峰」來了之後,控制室的水機成為了有階級的水機,一部禁止清潔工友使用的水機。 圖:Tsengly / 端傳媒

【編者按】《人民日報》以稱讚高鐵有種神奇功能——將時間「折疊」、空間「壓縮」,來慶賀香港高鐵線開通。本文作者在高鐵開通前,進入西九龍高鐵站任職清潔工和車務助理,並以文字紀錄一個半月的高鐵旅程,看看864.2億港元建造的高鐵站,工人的價值被放在哪?一地兩檢設定之下,公平、自由、知情等權利,將在這個40萬平方米空間內如何被壓縮?高鐵員工(特別是外判員工)未來可以有椅子坐、有水喝、有張飯桌吃飯,而非卑微得被踐踏也只能沉默的勞動螞蟻嗎?

李亞妹無法呼叫那公平的靈魂來面對這個龐大的工程,和她一起在香港高鐵西九龍站做清潔和車務助理的同事,幾乎每天勸她說「算吧!是這樣的啦!」後來李亞妹也沉默不語。她無法抗拒一個站裏的階級監控,因為那是正常的管理,底層員工沒有知情權,每天請不必問為什麼,乖乖等著被擺放位置才是好員工,日子沒有價值,只有吃、拉、等收工。

李亞妹想逃走。她的上司說,你來這個巢是你的「光榮」,地底的高鐵開往另一邊境時,你便是歷史上的開荒牛、香港西九龍站的開荒牛!李亞妹在想——我這類勞工,不過是你們置於地底爬行的螞蟻。

第一章:一部水機的階級

蟻是一種群聚的生物,蟻是一旦被困,必奮命逃走的。

最初李亞妹到高鐵做清潔工,架步(休息室)就在西九龍站控制室後方。控制室是港鐵員工專用的地方,裏面放了一部蒸餾水機,李亞妹和同事每天到那水機盛水喝。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高鐵通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