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鄉人 深度

異鄉人——阿嬋:與敘利亞男孩共進三道菜,品嚐愛恨交織的鄉情

假如戰爭結束,他們回家,應該會像個陌生人,因為大家的價值觀已經變得太不一樣。「人們害怕分歧,也害怕磨合。要各人重新互相接受對方是一件極困難的事。」


釀茄子、茄子肉碎飯、羅望子汁和甘草汁,一邊做一邊聊,才知道真正的敘利亞是什麼模樣 圖:Tsengly / 端傳媒
釀茄子、茄子肉碎飯、羅望子汁和甘草汁,一邊做一邊聊,才知道真正的敘利亞是什麼模樣 圖:Tsengly / 端傳媒

每個地方似乎都有過一場浩浩蕩蕩,撼動過一整代人,並且把他們引向不同命運的革命。沒有人預計到2011年敍利亞的反政府示威,會演變成持續至今的內戰和多國插手的「代理戰爭」。根據聯合國難民處的數字,自2011年起,有超過560萬名敍利亞人離開家園,流亡海外,當中不少都是二十出頭的年輕人(尤其是男性),現居於東歐國家斯洛文尼亞(斯洛維尼亞)的三個敘利亞男孩Mohamad、Abood和M(化名)就是其中的三位。本應在揮霍青春,或迷失跌撞的年紀,他們卻被時勢迫著作出影響一生、不能逆轉的決定。

第一次和他們三人碰面,是在一次真人圖書館(human library)的活動上。他們三位「難民」,高大健碩,聲線洪亮,十分有朝氣。一開始,他們就對大家說,不希望人們只知道敘利亞的戰爭,反而想和人們分享戰前的家鄉是什麼樣的,以及家鄉的風俗、水土、飲食和文化。於是我建議和他們一同做飯,一邊做一邊聊,聊他們如何處理曾經歷的過去,以及所期盼的將來。待飯畢,才發現個人命運與時代、國家和政治根本無法分離。

24歲和21歲的親兄弟Mohamad(右)和Abood(左),跟25歲、青梅竹馬的兒時玩伴M,成長於離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不遠的城鎮。現在Mohamad、Abood和M已居於東歐國家斯洛文尼亞,但M的家人則仍留在敘利亞,因此他無法出鏡。
24歲和21歲的親兄弟Mohamad(右)和Abood(左),跟25歲、青梅竹馬的兒時玩伴M,成長於離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不遠的城鎮。現在Mohamad、Abood和M已居於東歐國家斯洛文尼亞,但M的家人則仍留在敘利亞,因此他無法出鏡。圖:受訪者提供

第一道:釀茄子 細小而味美

把茄子內的籽拿出,把煮好的香料飯放進茄子裡,再放在醬汁中煮熟。該醬汁用作點麵包,另配搭乳酪和中東芝麻醬,表面灑上蕃茜碎(香芹)和牛油,是經典的敘利亞佐餐小食。

不少人都是從戰爭去認識敘利亞,但在三人的腦海中的家國還有另一個模樣。分別24歲和21歲的親兄弟Mohamad和Abood,跟25歲、青梅竹馬的兒時玩伴M,成長於離敍利亞首都大馬士革不遠的城鎮。一如很多中東城市,街上有大大小小的市場,賣香料的、家禽的、衣服的、蔬果的……總是熙來攘往。三人閒來無事就在街上踢足球,或去咖啡室抽水煙,吞雲吐霧,玩撲克牌。現時他們在斯洛文尼亞首都盧比安納(Ljubljana)的住處也常備啤酒和水煙。但相比之下,盧比安納人口少,即使是最熱鬧的時段,街上行人也少得像深宵的香港中環。對他們而言,盧城只是大馬士革的一個小社區。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異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