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阿離:是誰需要「香港的『瘋女人』」?——回應《每日人物》

以90年代中至00年代大盛一時的香港娛樂版風氣和運作概括香港媒體,並不分時代地總結整個香港社會的普羅心態,確是目光高遠;但也因為站得太高太遠,在揮健筆灑狗血時,卻也模糊了香港這個「他者」的面容。


2017年4月3日,吳綺莉前往醫院看望女兒吳卓林。    攝:Imagine China
2017年4月3日,吳綺莉前往醫院看望女兒吳卓林。 攝:Imagine China

內地知名微信公眾號《每日人物》主筆安小慶,在8月19日發表題為《香港為什麼有那麼多『瘋女人』?》的文章(下稱安文),刊登兩三天即被大陸網民廣傳,閱讀量達到十萬加,不少人奉為警世佳作。文章縷述了幾位經常被媒體(不論中港台)嘲諷為「瘋人」的女藝人的坎坷經歷,從中批判香港媒體以至香港社會對貧困、精神異常人士以及女性的窮追猛打;這「東方之珠」一邊崇尚父權的封閉性別觀念並吹捧資本主義的拜金思維,一邊異化和打壓弱勢者,充分反映香港社會的矛盾與落後。

作為長期關注性別議題並生長在香港的文字工作者,看着安主筆主動「筆伐」香港劣質媒體亦感到欣慰。過去,我不時撰文批評香港媒體、網民和社會的狹隘性別觀,對香港社會的厭女惡習可謂恨之入骨;但這種同仇敵慨,並不能使我認同安主筆對香港的看法。

要評論一個社會的現況,首先要有較全面的觀察以作論據,亦要留意所持的論據是否能反映當下。安主筆以90年代中至00年代大盛一時的香港娛樂版風氣和運作概括香港媒體,並不分時代地總結整個香港社會的普羅心態,確是目光高遠;但也因為站得太高太遠,在揮健筆灑狗血時,卻也模糊了香港這個「他者」的面容。

我將在此文闡述三點以回應安主筆的文章:一. 香港娛樂媒體和社會對「瘋女人」的執迷程度;二. 香港媒體和社會對「父權代表人物」、「瘋癲」及「精神疾病」的看法及其轉變;三. 批判的方法與倫理。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阿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