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在中國 深度 評論

阿離:#ChurchToo 能否潔淨上帝的殿?——香港教會的性侵風波

遲來的#ChurchToo終在香港掀起,然而這陣風潮能否撼動教會地位,帶來制度改革,進而更新其根深柢固的保守文化?


啟發自2017年底洶湧而起的Metoo運動,關注性別和宗教議題的倡議者Hannah Paasch及Emily Joy在Twitter發起了ChurchToo運動,鼓勵網民揭發在宗教場所內遭遇的性侵事件。 圖片來源: Pixabay.com
啟發自2017年底洶湧而起的Metoo運動,關注性別和宗教議題的倡議者Hannah Paasch及Emily Joy在Twitter發起了ChurchToo運動,鼓勵網民揭發在宗教場所內遭遇的性侵事件。 圖片來源: Pixabay.com

2018年6月,一名香港女教友在facebook公開控訴所屬堂會牧師的性侵惡行,引起廣泛關注。該名教友指控博愛潮語浸信會東頭堂牧師倪立賢以「爸爸」之名,性侵犯多名包括未成年人士在內的女教友,並指責堂會沒有正面處理投訴。事件在網上揭發後,倪立賢即主動往警署「自首」,自稱願意向各事主道歉。

無獨有偶,此前兩個月裏,香港基督教教會亦接連爆出性侵醜聞。香港浸信會聯會總幹事兼牧師林守光被指控多次觸碰會內一名男職員的身體和陽具,當事人透過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控告林氏違反《性別歧視條例》,要求林道歉及賠償;香港聖公會亦被傳媒揭發,多年前曾涉嫌冷處理兩名男教友分別於2004及2007年被同一男牧師性侵的事件。據傳媒取得的內部電郵顯示,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以及另外兩名牧師知悉並討論事件,最後卻無疾而終。

就在這波性侵浪潮中,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性別公義促進小組在6月底發表《不再沉默—收集教內被性騷擾經驗》研究報告及獻議,指出在有效回收的55份問卷中,超過六成人表示自身曾被性騷擾,其餘則揭露朋友或教友有相關經歷;佔比最多的性騷擾行徑包括「不受歡迎的身體接觸」(33%)及「强逼進行性行為」(17%)。55宗個案中,男對女性騷擾佔八成半,加害者超過三成為牧者或傳道人。(註一)

遲來的#ChurchToo終在香港掀起,然而,這陣席捲聖殿的風潮,能否撼動教會這個自殖民年代已雄踞政經要位的龐大權力組織,帶來制度改革,進而更新其根深柢固的保守文化?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阿離 評論 #MeToo 在中國 #Me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