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

一個香港狗仔隊的自白:沒有明星,哪來猛料?

一宗婚外情連續多天登上香港娛樂版頭條,緋聞主角卻非當紅藝人,15年經驗的狗仔記者自白經歷,爆料香港娛樂圈凋零,沒猛料可跟可爆。


狗仔隊。端傳媒攝影部/設計圖片
狗仔隊。端傳媒攝影部/設計圖片

12月17日晚上,一收到消息說Mandy Lieu在九龍城吃火鍋後,香港娛樂記者張志健馬上開車飛奔前往,期間Mandy的緋聞男友洗米華也到場,二人吃完火鍋雙雙步出店外,此時近20個娛樂記者,一擁而上,鏡頭對準二人瘋狂拍照,鎂光燈閃個不停。直至二人登上私家車,一眾記者也跳上車,6架狗仔車一起跟蹤追訪,齊齊衝紅燈,還險些撞車,驚險非常。

「我們真是爭崩頭(爭得頭破血流)爭取最佳位置狂影,好彩最終拍下兩人拖手照!」張志健對端傳媒記者憶述。這宗近期在香港最火爆的娛樂新聞,在12月19日登上了8份報紙及娛樂雜誌,均以頭條或極大篇幅報導這一次「世紀拖手」。

35歲的張志健在香港做了15年娛樂記者,人們常常稱呼他是「狗仔隊」。對這些搶新聞的場面,張志健早已熟悉,不過事實上,他這次跟蹤的情侶根本算不上當紅藝人。「女主角」Mandy Lieu是一名來自馬來西亞的模特兒,拍過廣告、電視劇及電影,但一直星運平平,而「男主角」洗米華是一家上市集團的老闆,原名周焯華,外號洗米華。

這兩人與娛樂圈只沾上半邊關係,卻成為近期香港娛樂狗仔隊的頭號追蹤目標,對此,張志健忍不住爆料說,這是因為香港娛樂圈衰落,根本沒有勁爆新聞了。

狗仔隊源自女影星王祖賢

據香港《蘋果日報》即時新聞平台數字,這宗娛樂新聞獲得逾33萬的點擊率,之後連續幾天的追訪報導,更獲得逾60萬點擊率。這是近期香港娛樂新聞罕見的高點擊率,也比許多時事新聞搶眼球。相比之下,12月21日的頭條《深圳塌山泥 埋工業園33幢樓 59人失蹤》點擊率為28萬。

醜聞故事往往牽涉犯罪、婚外情、桃色糾紛、爭奪權力及財產、家族紛爭等負面情節,如電影和電視的『情節劇』(Melodrama)內容,曲折離奇,因此醜聞往往能吸引和刺激大眾的追看意欲。

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高級講師黃天賜

娛樂緋聞或醜聞,一向是香港讀者點擊最高的一類新聞,香港浸會大學傳理學院新聞系高級講師黃天賜向端傳媒記者解讀說︰「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普羅大眾喜歡看名人的醜聞,是因為能夠遠距離偷窺那些跟他們『似遠還近』的人物的私生活,滿足好奇八卦心理﹔此外,醜聞故事往往牽涉犯罪、婚外情、桃色糾紛、爭奪權力及財產、家族紛爭等負面情節,如電影和電視的『情節劇』(Melodrama)內容,曲折離奇,因此醜聞往往能吸引和刺激大眾的追看意欲。」

而狗仔隊的出現,正正是面向這種心態而衍生的傳媒產物,但很少人知道,引發狗仔隊誕生的是90年代玉女巨星王祖賢。

在香港及台灣媒體工作24年的黎慕慈對端傳媒記者回憶說,1990年《壹週刊》在香港面世,當時還沒有狗仔隊,直至有一天,負責電影介紹的同事接了一通電話,說王祖賢在已婚緋聞男友林建岳的辦公大樓。在當時,絕大多數娛樂組記者像往常一樣,正打算致電向當事人的經紀人查問,但《壹週刊》的主管要求記者直接趕到現場查看,於是那名記者到達現場並拍下王祖賢離開男友大樓的相片,成為該期《壹週刊》娛樂封面,出刊當天已賣清光,引發全港討論。

其後壹週刊娛樂組成立一隊5人特別調查組,掌管的人正是黎慕慈。這個調查組是狗仔隊的前身,成員全部不是記者出身,其中一人更曾是影星梁朝偉的司機。

「目的是較易掌握明星藝人出沒地點,有利跟蹤。」黎慕慈對端傳媒說。

如此這般,香港狗仔隊文化正式開啟,至1995年與《壹週刊》同集團的《蘋果日報》成立,狗仔隊文化進入報紙。2001年狗仔隊文化進一步由《壹週刊》引入台灣。2003年,內地娛樂新聞記者卓偉跟蹤偷拍女影星劉曉慶,娛樂狗仔隊正式在內地興起。

娛樂雜誌。端傳媒攝影組設計圖片
娛樂雜誌。端傳媒攝影組設計圖片

開得快,轉數快,狗仔隊迎來高峰期

張志健在2000年入行,正好遇上這個全盛時期,他回憶道:「當時很容易跳槽,周圍都高薪挖角,初入職的狗仔隊月薪已達2萬港元,而普通的娛樂記者只有1萬元。」

行內9成9的狗仔隊都有車牌,最重要是開得快,夠大膽,古惑轉數快(腦筋轉得快)。

一名香港狗仔記者

娛樂狗仔隊的入職要求學歷中學程度便可,最重要的是持有駕駛執照。張志健透露︰「行內9成9的狗仔隊都有車牌,最重要是開得快,夠大膽,古惑轉數快(腦筋轉得快)。」

張志健參與了無數次狗仔報導,最令他引以為傲的要數2002年藝人謝霆鋒在香港金鐘紅棉路撞車後鬧出頂包案,最終謝霆鋒因妨礙司法公正罪成,被還押14天等候其背景報告。張志健憶述︰「當時在赤柱監獄附近的山坡,近30名行家全聚集在那個山頭,吃喝拉睡都在那裏,花了十幾小時終於等到拍攝謝霆鋒出來散步穿囚衣的模樣。」

2000年前後,以狗仔隊手法報導藝人的娛樂雜誌《3週刊》及《東方新地》相繼成立,其他傳統報紙雜誌也相繼仿效,這是香港狗仔隊最盛時期,亦是全球狗仔隊的高峰。

今年,美國網路新聞媒體《BuzzFeed》就狗仔隊作出專題報導,指2000年代初期是狗仔隊的高峰期,一幅 Brad Pitt與前妻Jennifer Aniston 在沙灘漫步的照片,叫價達50萬美元。儘管在1997年,有指英國皇妃戴安娜為逃避狗仔隊的追拍而發生車禍身亡,引發公眾對狗仔隊手法的猛烈譴責,但依然無阻狗仔隊對藝人的窮追猛打。

智能手機與社交平台重創娛樂新聞

直至2008年,智能手機的普及與社交網絡的流行,一切資訊透過手機或網上免費獲取,嚴重影響紙媒的銷路,而娛樂新聞當然不能獨善其身,娛樂雜誌銷量開始下跌。據壹傳媒數字,曾經是全港銷路最多的香港娛樂雜誌《忽然一周》2000年每期銷路約30萬冊,到2008年跌至一半,到今年停刊前每期銷路約6萬冊。

除了銷路影響,網絡平台令娛樂新聞受到另一種考驗——娛樂藝人不再需要記者幫忙,亦能發放消息。

藝人透過娛樂新聞的包裝渲染,既保持了個人星味的神秘感,也維持了適當的曝光率。

《東方新地》社長暨總編輯曹雪聰形容,娛樂記者是「『明星制度』的伸延」

《東方新地》社長暨總編輯曹雪聰形容娛樂記者的存在其實是「『明星制度』的伸延」:「藝人透過娛樂新聞的包裝渲染,既保持了個人星味的神秘感,也維持了適當的曝光率。」然而,社交互聯網的出現,藝人再不需要娛樂新聞才能吸引觀眾,他們可透過個人網址及媒體帳戶,自己消息自己發放:今年12月1日,歌手郭富城自己在微博上公告戀情﹔台灣藝人周渝民也於今年11月10日自己在微博宣布結婚。

「以前這些新聞是我們狗仔隊爆出來的,現在他們都自己發放消息。」張志健苦笑。

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副教授盧偉力就認為,娛樂新聞的式微與人們的生活習慣改變有關,「互聯網的興起令觀眾不再聚焦舞台和大型電影院,口味越來越分化。」甚至,何謂「娛樂」的也變得模糊:「以前流行八卦式娛樂新聞,但現在名人在社交網絡貼自己的生活細節,和網民交流,本身已成為一種娛樂。觀眾越來越不需要八卦新聞。現在的明星已不像以前的梅豔芳、張國榮,有一種舞台光環的神秘感,反而名人越像普通人一樣主動與觀眾在網絡上互動接近。」

狗仔張志健直言,近一、兩年,不少娛樂狗仔直接從藝人的微博上截圖,成一則新聞交差了事。不過,他反駁指藝人在社交平台或網誌發布的消息,始終不是普羅讀者最感興趣的:「(網上)都是好消息,而我們狗仔隊做的,主要是揭發不好的,他們絕不會在社交平台上發布這些。」

香港娛樂圈之凋零

曾經,張志健與一眾狗仔隊仍希望發揮「狗仔使命」,但現實執行又遇上阻力。媒體萎縮,成本壓力令狗仔隊人數大減。以張志健任職的娛樂雜誌為例,5年前3隊狗仔共20多人,現時人手縮減至兩組,餘下10人。

「以前每組會派1至2人,長駐香港中環置地廣場、蘭桂坊或金鐘太古廣場等明星經常出沒的地方,看有沒有遇到目標可跟踪偷拍,但如今不夠人,根本無得等。」張志健說,更甚的是,考慮成本的大前提下,大部分離港出差的跟蹤也一律取消。「但如今大部分香港藝人都北上拍片做Show,我們狗仔要跟蹤他們去大陸的話,交通租車住酒店都是錢,成本太高,公司不批,跟個屁嘛。」

香港現在娛樂圈一潭死水,根本沒有明星藝人值得跟

一名香港狗仔隊記者

狗仔隊唯有以有限人手資源,留守香港工作,但又嘆面臨新的問題:「香港現在娛樂圈一潭死水,根本沒有明星藝人值得跟,近期就連80至90年代(艷星)葉子媚及林子祥都用來做封面,你就知道現時根本沒有什麼明星值得我們去跟。」他慨嘆,一宗半紅不黑的女模特兒與公司老闆的緋聞,令全港狗仔隊出動追訪,反映的其實是香港娛樂圈凋零。

現時,香港約有7本娛樂雜誌,端傳媒統計了這些雜誌近十期的封面,發現封面藝人平均年齡達43歲,而且大部分都是90年代的香港藝人。

香港娛樂雜誌都在八卦誰?圖:端傳媒設計部
香港娛樂雜誌都在八卦誰?圖:端傳媒設計部

另一邊廂,娛樂界韓星當道,香港本地藝人的娛樂新聞已不能吸引讀者眼球。於是,一度是全港最高銷量的娛樂雜誌、創刊20年的《忽然一周》就在今年8月7日停刊,娛樂狗仔的路,愈來愈難行。說得唏噓,張志健吐出心聲︰「八卦新聞,本來就是可有可無,我們一向都被看低一線,忽然一周停刊時,有誰關心過?」

在張志健身邊,不少行家已經從狗仔隊轉職為司機或私家偵探。

娛樂雜誌還會不會有未來?

娛樂狗仔行業慘淡之際,香港都市新聞集團主席黃浩最近卻推出另一本新娛樂雜誌。

黃浩本人正是狗仔隊跟蹤對象,他太太徐淑敏是前香港小姐及無綫電視藝員,二人婚前婚後都不時被狗仔隊跟蹤。2010年黃浩更因向狗仔隊吐口水被控襲擊,最後才獲律政司撤銷控罪。不過,他卻在新周刊大張旗鼓成立新狗仔隊,「我新成立的狗仔隊,規模會是全港娛樂雜誌最大,有30至40人。」

黃浩認同,香港娛樂圈已經式微,取而代之是「網絡紅人」和跨媒體藝人的影響力,「就像Bob(林盛斌,電台及電視節目主持人)現在都比很多歌星紅得多。」他亦斷言,新娛樂雜誌只會留下一半篇幅報導香港娛樂圈新聞,報導範圍會進一步擴展到香港以外,「大中華地區、日本、韓國的明星都是報導對象。未來我們會越來越多報導內地、韓國和台灣的藝人資訊。在這些地區我們都與當地媒體有Alliance(聯盟),除了互相提供當地藝人的新聞資訊外,也會『借出』狗仔隊協助『跨國』跟蹤。」

張志健坦言不看好黃浩的做法,在他眼下,現時的香港差不多已沒有娛樂圈,要做出具爆炸性的娛樂新聞難度實在很高,他自言看不清將來:「單看歌手,你看近10年的樂壇頒獎典禮,最受歡迎男女歌手都是那兩個,衰點講句,兩個加起來近百歲,你不悶我也悶;電視劇?剛剛無線那部劇集的三個小生男主角個個竟然50幾60歲,而且後生一輩根本不看電視;就算是電影,聖誔檔期你數不出有那一部香港出品⋯⋯」張志健忍不住爆料香港娛樂圈的衰落。

(尊重受訪者意願,文中張志健為化名。)

2017 年 7 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在此之前刊發的深度原創報導,都會免費開放,歡迎轉發,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