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 在中國 深度 評論

楊不歡:中國反性騷擾——舉報走不出校園,司法走不進校園

反性騷擾的道路上還需要面臨社會輿論的阻力,需要等待一個合理的追責機制,但從樂觀一面來看,校園裏那些勇敢的反性侵戰士們,可能已經為社會進步打開了一個口子。


觀察中國#MeToo運動的這幾個回合,會發現事情似乎基本集中在象牙塔內。 攝: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觀察中國#MeToo運動的這幾個回合,會發現事情似乎基本集中在象牙塔內。 攝: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直到前幾年的一次偶然機會,我才認識到性騷擾問題在中國有多麼普遍。在一個短期的創作主題夏令營中,我住在主辦方安排的宿舍裏,在睡前夜聊時發現,一屋子六個來自天南地北的女孩,竟然有三個在成長時代遭遇過不同程度的性騷擾。有在公共場所遇到暴露狂、鹹豬手的,也有親友熟人借接近的便利圖謀不軌的。一方面,我震驚於這比例之高:我們幾個算是從中國各地被隨機篩選來到這裏,竟然有一半的人有過相關遭遇;另一方面,我也對自己成為那另一半隱隱地有種僥倖感。

是的,這種情況比你我想像的更多,而直到最近,這些故事才開始被系統地訴說。自去年開始,#MeToo運動的風潮從美國的荷里活(好萊塢)颳起,席捲全球。來自演藝界、學界、政界等領域的受害人使用這個標籤,在網上公開被侵犯的經歷。

在中國,#MeToo運動之風與去年初台灣的林奕含事件共同影響了一批舉報人,使得幾個月內出現了數宗性侵指控相關事件:去年初,台灣作家林奕含自殺身亡,其書中故事疑似涉及自身遭性侵的經歷,引起社會廣泛關注;今年1月,留美博士羅茜茜實名舉報自己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的老師陳小武曾性騷擾自己,被稱為中國反性騷擾萬里長征的第一步;4月,多名北大校友舉報當年的副教授沈陽在1998年性侵學生高岩並致其自殺;近日,一篇指控廣州中山大學教授張鵬性騷擾教師與學生的文章廣為流傳,在經歷了無數刪帖、追問之後,中山大學於7月10日發布公告,稱經調查後停止張鵬的任教資格。

觀察中國#MeToo運動的這幾個回合,會發現事情似乎基本集中在象牙塔內;在職場範圍內,卻幾乎看不見有性騷擾問題被揭發的新聞,而在「別人的主戰場」演藝圈中,這種事情幾乎更是聞所未聞——儘管我們可以想像,在這些領域內,這種問題一定存在,而且嚴重程度不會比校園中輕。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楊不歡 評論 #Me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