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霞獲釋 深度 劉曉波逝世一周年

長平:去機場等候劉霞的赫塔·米勒,和她的那些「成為笑柄的記憶」

當劉霞獲釋的消息反覆刷屏的時候,我又把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的散文集《國王鞠躬,國王殺人》讀了一遍。


2018年7月10日,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於早上搭乘飛機離開北京前往德國柏林,圖為較早前劉霞抵達中途站芬蘭赫爾辛基機場的一刻。  攝:Jussi Nukari/Lehtikuva/AFP/Getty Images
2018年7月10日,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於早上搭乘飛機離開北京前往德國柏林,圖為較早前劉霞抵達中途站芬蘭赫爾辛基機場的一刻。 攝:Jussi Nukari/Lehtikuva/AFP/Getty Images

當劉霞獲釋的消息反覆刷屏的時候,我又把赫塔·米勒(Herta Müller)的自傳性散文集《國王鞠躬,國王殺人》讀了一遍。這篇文章既是對劉霞獲釋一事的評論,也是《國王鞠躬,國王殺人》的讀書筆記——一位遭受專制政權迫害的詩人/作家的流亡人生。

7月10日,當劉霞搭乘芬蘭航空公司的飛機,離開北京,經赫爾辛基轉機到達柏林的時候,米勒就在現場。她和作家廖亦武手捧鮮花,等候接機,但是劉霞走下舷梯後沒有和他們見面,直接坐上一輛黑色的汽車進入柏林市區。廖亦武在電話中對我說,7月11日和12日,米勒都和劉霞在一起。

赫塔·米勒,德語作家。她出生、成長於共產專制時代的羅馬尼亞,為逃離迫害移民德國,其作品描述專制下的社會黑暗與人性扭曲。2009年,她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米勒不僅在接機的現場,她也一直在救援的現場。身為諾獎得主的她,曾指責諾貝爾委員會(諾委會)將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中國作家莫言是一場「災難」,因為莫言「頌揚審查制度」;彼時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仍遭監禁,她批評這「給爭取民主和人權的人士扇了一巴掌」。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劉霞獲釋 長平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