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特金會大戲下一幕:美國可否與宿敵北韓組另類同盟?

世界如果要評估哪國是贏家,焦點絕對不是誰促成或誰操控本次峰會,而是特金兩人想要打造什麼樣的新型關係。


2018年6月12日,北韓領袖金正恩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新加坡聖淘沙島嘉佩樂酒店舉行歷史性的「特金會」。兩人會後簽署協議。 攝:Kevin Lim/The Straits Times/Handout via 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2018年6月12日,北韓領袖金正恩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新加坡聖淘沙島嘉佩樂酒店舉行歷史性的「特金會」。兩人會後簽署協議。 攝:Kevin Lim/The Straits Times/Handout via Anadolu Agency/Getty Images

一波三折的特金會終於在獅城高調結束,針對外界注目的朝核去留,雙方簽署了共同聲明,以北韓重申《板門店宣言》做為註腳,卻並沒有斬釘截鐵的宣示。如果認為一次性會晤就可以解決數十年的問題,不啻是緣木求魚,施行細節還得看之後的官員協商。這場世紀峰會只能說是原則協商,也代表着朝核大戲即將進入下一幕。

從金日成遭受美國核武嚇阻以來,北韓莫不把美核視為首敵。直到冷戰結束,國際安全環境隨之轉換,美核雖不再直接威脅北韓,但仍是懸在北韓頭上的利劍。金家若不選擇投降,唯有製造恐怖平衡才能扭轉劣勢,朝核就是在此前提下被賦予維繫政權存續的重責大任。經過多年的測試、談判、暫停、再測試的循環,北韓最後還是掌握了讓美國不得不重視的核武能力,也讓美國不得不選擇坐上談判桌。

如此可說是金家三代復仇記,最精采的橋段則是金正恩因緣際會地遇上了他的最佳男主角,那個在美國大選時,便吆喝着要和他吃漢堡、把事情搞定的特朗普(川普)。兩人從去年的隔空對罵、航母兵臨城下,到今年的華麗轉身、互相遞出橄欖枝,甚至會前還加演拆台戲碼,在在證明兩人都是媒體宣傳的好手,也是地緣政治的老手。

停止美韓軍演:特朗普的另類終戰宣言

具體呈現在美朝共同聲明,內容充滿模糊性,往好處想是為將來操作上預留空間,這也是外交常態。實際上就是開空白支票,能否兌現還在未定之天,端看嗣後對手如何出牌。不過,特金會的和平紅利還未產生,卻已出現爭議,即是特朗普在會後宣布將停止美韓軍演。理由是演習花費不貲,且非常挑釁,不適合與北韓談判棄核時繼續進行。

此言一出旋即引來相關各方震驚,如青瓦台聲明指出,需要更清楚地知悉特朗普的想法與意圖;日本防衛相表示美韓軍演對東亞至關重要,日本將和美韓尋求理解;美國內部也感到困惑。目前美韓每年有「關鍵決斷」、「鷂鷹」和「乙支自由衛士」三大聯合演習,還有各軍種的定期演習,如果全面停止,將嚴重影響美韓聯合作戰能力,甚至動搖美韓同盟的基石。

當然,以特朗普的狡獪多變,不排除藉此要求南韓負擔更多的費用支付軍演。南韓究竟分擔了多少預算一直諱莫如深,有媒體推估一年可能在20億韓元以上,若加上戰略武器如B-52型轟炸機,則可能達到百億韓元。對照特朗普曾說過北韓無核化費用應由南韓、日本支出,因此不難想見未來若北韓偏離無核化路徑,南韓勢將為聯合軍演付出令特朗普滿意的價格。

面對此類窘境,其實年長的南韓人應不陌生。過去小希殊(小布希)政府時期,美國為求打贏反恐戰爭,在軍事轉型上做了重大安排,即縮減與重新佈署駐韓美軍。原本位於火線的美軍移師較為安全的後方,之於美國,是讓美軍擺脫人肉盾牌的危險,並重新檢討美韓同盟以回應當時南韓總統盧武鉉的訴求,後者強調南韓的軍事獨立性,想要美韓同盟更加平等。但之於南韓,就讓部分人士陷入被放棄的恐慌。

為了化解國民恐慌與恢復南韓軍事主權,青瓦台很努力發展國防,確保生存。同時也與美國保持緊密合作,連年居高不下的國防預算便是最好證明。如今特朗普要停止軍演,亦提到希望未來有一天讓駐韓美軍回家,這對曾任盧武鉉左右手的文在寅來說絕不陌生,在某種程度上呼應了他終結冷戰的目標,只是特朗普走得太快,讓文措手不及。

申言之,特朗普的停止軍演乃是另類的終戰宣言,但就如同空洞的峰會聲明,一切都還待靜觀後效。北韓若真要達到完全、可驗證、不可逆的無核化(CVID),斷無可能在特朗普剩下的任期完成。因此宣布停止軍演也不會是對北韓全面的、可驗證且不可逆轉的安全保障(CVIG)方案,南韓不必過於擔心。

美朝和解能走多遠?

要注意的是,有論者認為特朗普停止演習,符合中國的雙暫停方案,這種觀點是形似神非的謬誤。中國所謂的「雙暫停」是北韓停止核試、美韓停止軍演,最主要的目的是為北韓爭取時間,緩和半島一觸即發的局面。本次峰會特朗普片面宣布停止軍演,乃是回應金正恩棄核的大動作,可以說是關閉豐溪里試驗場的禮物,與中國的暫停之意相去甚遠。

世界如果要評估哪國是贏家,焦點絕對不是誰促成或誰操控本次峰會,而是特金兩人想要打造什麼樣的新型關係。正如國際廢除核武器運動(ICAN)的負責人指出,特金會像是核武俱樂部的歡迎派對。嚴格說來,美國已喪失先發制人的時機,此時再動武只會讓盟國玉石俱焚;制裁也有其限度,無法讓北韓徹底屈服或內部崩潰。唯一損失最少的方案就是和北韓談判,並做出適當讓步,換取北韓與國際社群的有效融合。

說穿了,期待北韓棄核未免太過天真,本次峰會真正讓人感到樂觀的是美朝和解,儘管部分美國人士極不樂意。不過,若將朝核議題繼續框在冷戰思維裏,最後只會見到非和平的結果。關鍵並不在於北韓擁有核武,而是在於北韓擁有敵意,就像現在美國大多數人不會將擁核的英國做為假想敵,儘管過去兩國也打過戰爭。換言之,瓦解彼此敵意乃是治本之道。

這就延伸出更深層的問題,即美朝和解能走多遠?美國從不缺乏與獨夫合作的經驗,甚至可說比世界各國都擅長;美國也不缺乏與宿敵交往的經驗,從日本、中國到越南都是顯例,北韓是否想要成為下一個美國交往的宿敵,就在金正恩轉念之間。至於如何處理國內聽眾成本(audience costs),亦即國民對政治人物外交承諾的信任,對極權的北韓來說並不為難,特朗普要如何說服美國民眾與精英才是真的難事。

麻煩在於多年來美國一直把北韓描繪成邪惡的角色,因此國內輿論將是對朝政策的最大變數,特別是特朗普即將面臨連任壓力。如果特朗普能夠妥善處理聽眾成本,並將朝核延續到他下個任期,那麼世界會如金正恩所言將迎來巨變。因為在此過程中,美朝很有可能超越綏靖的內涵,進一步形成特朗普式的另類同盟,也就是基於利益的合作拍檔。屆時北韓會在東北亞成為重量級玩家,朝核亦不再是危險。

(徐子軒,LUCIO策略顧問總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博士)

延伸閱讀:

特金會公關秀,金正恩獲得意想不到的大禮

特金會:過程錯誤,但結果正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徐子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