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特金會:過程錯誤,但結果正確

從內容上來說,「特金會」沒有任何實際成果。那麼特朗普到底做對了什麼?


特朗普閉上眼睛在新加坡的縱身一躍,如果得到朝鮮的積極回應,確實有可能改變歷史。然而必須強調這目前為止仍然只是一種「可能」,特朗普隨手抓來的這隻猴子,這才剛剛敲出了哈姆雷特的第一個字。 攝:Win McNamee/Getty Images
特朗普閉上眼睛在新加坡的縱身一躍,如果得到朝鮮的積極回應,確實有可能改變歷史。然而必須強調這目前為止仍然只是一種「可能」,特朗普隨手抓來的這隻猴子,這才剛剛敲出了哈姆雷特的第一個字。 攝:Win McNamee/Getty Images

特朗普(川普)缺少很多大國領袖的素質:知識、遠見、邏輯、耐心、風度,很有可能成為美國歷史上最糟糕的總統。但他有一個其他政治家少有的素質:運氣。在和金正恩會面這件事上,特朗普很有可能做出了一個正確的決定。

新加坡「特金會」產生的聯合聲明,一共是四點,內容本身完全是「炒冷飯」:一、兩國承諾依照兩國人民嚮往和平及繁榮的意願,建立新型的美朝關係;二、共同努力在朝鮮半島建設持久穩定的和平秩序;三、北韓重申2018年4月27日簽署的《板門店宣言》,承諾繼續努力實現朝鮮半島完全無核化;四、美國與北韓致力於搜尋戰俘與失蹤人員的遺體,並立即送回那些已經確認身份的遺骨。

除了第三點提到了最近簽署的兩韓《板門店宣言》之外,其餘所有內容都是舊的說法,或者是過去的行動:第一條中「和平的意願」以及「新型美朝關係」,在歷史上反覆出現;第二條和2000年兩韓聯合聲明非常相似;第三條的「努力實現無核化」提法,最早在1992年就已經出現了;最後一條提到的聯合搜尋行動,在1996年至2005年間就已經多次進行。

至於專家和官員最為關心的問題之一:北韓說的「無核化」和美國所說的「完全,可驗證,不可逆的無核化」原則(complete, verifiable, irreversible denuclearization, CVID)到底是不是一回事,共同聲明則根本沒有觸及。因此,從內容上來說,「特金會」沒有任何實際成果。那麼特朗普到底做對了什麼?

非常規手段突破困局

作為美國總統,和不久之前還在威脅用核彈攻擊美國及其盟國的的「流氓國家」、「邪惡軸心」領導人舉行面對面的會談,需要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氣,即便是盲目的勇氣。在沒有預設任何前提的情況下,特朗普和金正恩見面這一行為是美國對自身過去三十年政策的重大顛覆,也是美國對北韓的重大讓步。北韓整個核戰略的最終目標是獲得美國的安全保證,兩國領導人舉行峰會雖然離達成這個目標仍然遙遠,但卻是非常具有象徵意義的重要一步。美國國內對特朗普魯莽行為的大量批評單獨來看都是非常合理的:特朗普在事前沒有計劃,事後沒有戰略,對對手完全沒有了解的情況下貿貿然同意會面,極有可能讓北韓大量佔便宜。

然而,這些批評忽略了一個朝核問題的特質,那就是,美國除了主動妥協之外,已經沒有其他的選項。因此,現實好像和所有人都開了個玩笑:特朗普的這盲目一躍,在方向上,有可能是對的。

製造核武器的知識和技術是不可逆的。核試驗設施可以拆除,核武器可以銷燬,但是知識是無法抹去的。一個國家一旦掌握了核武器,就永遠可以留在「核俱樂部」裏。伊朗和北韓核問題的本質區別就在於此:伊朗離真正掌握核武器技術還有距離,因此「停止研發」的承諾是有吸引力的。而北韓已經實質上掌握了核技術,再怎麼承諾停止試驗也都是一個事實上的擁核國家,因此對於美國來說,情況已經壞到了不能再壞的地步。

過去近三十年裏,從克林頓(柯林頓),布殊(布希),再到到奧巴馬(歐巴馬),不管是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集中了第一流的頭腦,窮盡了各種常規手段想要讓北韓妥協,結果都只能眼睜睜看着北韓成為一個擁核國家。這就說明常規手段很有可能根本解決不了這個問題。

美國前六方會談特使、中央情報局東亞行動部主任Joseph DeTrani在接受VICE採訪時說:「(特金會)不是常規手段,但是常規手段到目前為止只是把事情變得更糟了。現在(非常規手段)反而可能產生一個積極的結果」。這裏的邏輯簡單得有點滑稽:與金正恩見面,不成功是正常的,但萬一取得突破那就是一本萬利的買賣。

美國付出的代價大嗎?

對美國來說這會有什麼代價呢?首先,特金會意味着美國在沒有獲得北韓任何承諾的前提下首先做出了巨大的讓步。這本身不是損失,而是放棄談判籌碼。之前的經驗已經證明了這些籌碼的作用非常有限。放棄籌碼,反而有可能引起北韓的善意回應,形成良性循環。

第二個「代價」的說法是可能損害美國同盟的利益,特別是如果美國承諾停止美韓軍演,有可能讓南韓和日本感到焦慮。但是歸根究柢,南韓和日本的安全目標並不是消滅北韓,而是一個無核,乃至和平的北韓。如果美國能夠最終達到這一系列目標,美韓軍演也就沒有存在的意義。

第三個常見的批評,是美國總統此舉承認了北韓政權的合法性,將會更加鞏固金正恩的政治基礎。這個說法在價值觀出發當然沒有錯──北韓可能是世界上對本國人民壓迫最嚴重的國家。但很可惜,美國官方的政策目標從來都不包括北韓政權更迭。美國除非永遠不和北韓談判,不然不可能永遠不給金正恩國際舞台。

朝核問題走入今天的死結,不是因為計算得不夠清楚,而恰恰是因為計算得越清楚,美國越是發現沒有勝利的可能:戰爭不是選項,北韓即使最終失敗也可以用常規武器對南韓造成巨大的傷亡,還可能用核武器打擊日本,況且中國也不會坐視;制裁手段已經用盡,北韓已經進入極端貧困、窮的不能再窮的狀態,進一步制裁只會觸發人道危機;北韓政權沒有任何自我改變的跡象,今年三十多歲的金正恩很可能還可以執政很長時間……

美國前幾任總統都在追求一個完美解決北韓問題的方案:既達到朝鮮半島無核,又顧及盟國關切,還得獲得中國和俄羅斯這兩個競爭對手的支持,並且還不太情願承認北韓獨裁政權的合法性。從朝美框架協議再到六方會談,美國設定的過高目標最終消除了談判成功的任何可能性。在特金會之前,北韓問題對於美國已經是死局。

特朗普閉上眼睛在新加坡的縱身一躍,如果得到北韓的積極回應,確實有可能改變歷史。然而必須強調這目前為止仍然只是一種「可能」,特朗普隨手抓來的這隻猴子,這才剛剛敲出了《哈姆雷特》的第一個字。

(楊路,自由撰稿人)

延伸閱讀:

特金會大戲下一幕:美國可否與宿敵北韓組另類同盟?

特金會公關秀,金正恩獲得意想不到的大禮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楊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