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週年 影像 深度 六四29週年

維園晚會現場:世代變遷,他們為什麼來參加六四集會?

17歲、38歲、57歲...... 他們生於不同世代,對29年前的六四事件有著不一樣的記憶,為什麼這一晚,他們都走到維園?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八九民運踏入第29週年,在烏雲密佈,不時降驟雨的今晚,人們再次於香港維多利亞公園(維園)高舉燭光,悼念六四的死難者。大會舉辦方支聯會宣布,晚會參與人數為11.5萬人,坐滿6個足球場。而今年公眾關注的焦點,除了大專學界和年輕一代對支聯會和「平反六四」的質疑,還進一步延伸到千禧世代對六四的認知和六四記憶傳承的問題。

香港眾志近日進行街訪,有受訪中學生無法辨認六四王維林隻身擋坦克的照片、誤認六四跟慰安婦或文革有關、以為照片背景是日本或北韓。有接受眾志訪問的通識教師慨嘆,曾有學生指內地學生無法接觸六四資訊,讀少一件歷史事件是好事。但這一街訪片段引發爭議,人們認為街訪片段沒有保護未成年學生,斷章取義或採取嘲笑學生的態度,眾志隨後刪除影片。

今年學界對六四論述仍有分歧,多間大學學生會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以及由於身份認同的差異,繼續缺席支聯會集會,部份則自行舉辦紀念活動。但亦有八大院校組成的社工學聯,發表《社工學生六四聯合聲明》支持燭光悼念,當中的中大和浸大的社工學會,更表明出席維園晚會。

在世代變遷之際、民主運動處於低潮和分歧之下,六四記憶越發無法安放,而仍然堅持到維園高舉燭光的每一位參與者,究竟他們各自抱著甚麼的信念?而他們手上的燭光又能否薪火相傳?還是終將燃燒殆盡?

馮先生,45歲,大學講師。

馮先生,45歲,大學講師。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馮先生,45歲,大學講師。他在1989年4月時離開香港到外地讀書,遺撼未能參與當時香港的聲援行動,但仍關心六四事件。因內地拒絕處理來自香港的信件,他曾將寫有六四資訊的信件,從日本轉寄至內地的偏遠地區,突破資訊封鎖。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攝:林振東/端傳媒

郭同學,17歲,中五學生。

郭同學,17歲,中五學生。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郭同學,17歲,中五學生。她從電視新聞認識六四後,對政權觀感轉差。今年,她擔心越來越少人講述六四會令歷史真相消失,又有朋友相伴,所以第一次鼓起勇氣參與集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葉同學,21歲,香港浸會大學三年級學生。

葉同學,21歲,香港浸會大學三年級學生。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葉同學,21歲,香港浸會大學三年級學生。因為大陸親戚口述事件而認識六四,最初認為事件像「拍戲」般誇張。他曾參與8次六四集會,認為近年氣氛轉差,港人參與意識減少。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攝:林振東/端傳媒

陳太,50歲,家庭主婦。

陳太,50歲,家庭主婦。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陳太,50歲,家庭主婦。她說自己除了因颱風襲港、母親去世、身體抱恙而缺席外,一直參與六四集會,共參與26次。她難忘1989年,透過電視,看見坦克進城,軍人以機關槍掃射學生的場景,故認為自己要堅持參與集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黃太,38歲,和子女一同參與集會。

黃太,38歲,和子女一同參與集會。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黃太,38歲,家庭主婦,和子女一同參與集會。1999年,就讀中六的黃太和朋友第一次參加六四晚會,延續至今。黃太認為有責任爭取平反六四,中央政府須承認錯誤,歷史要得到教訓。她憂慮言論自由逐漸被打壓,覺得香港人仍可以自由發表言論時應該繼續參與。她和丈夫亦會教導子女,未來將會繼續一起參與六四晚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攝:林振東/端傳媒

Nikil Inaya,22歲,來自印尼的畫家。

Nikil Inaya,22歲,來自印尼的畫家。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Nikil Inaya,22歲,來自印尼的畫家。居港數年,機緣巧合下經過維園,決定和朋友一起參加今晚的集會。了解六四始末的他認為出於人道考慮有必要平反六四;舉辦晚會是其中一個平台去悼念六四。Nikil的妹妹在香港出生,他表示妹妹了解六四並鼓勵她要多關心社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攝:林振東/端傳媒

張同學,21歲,高級文憑畢業生。

張同學,21歲,高級文憑畢業生。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張同學,21歲,高級文憑畢業生。她認識六四事件,皆因中學老師會舉辦六四週會、學校民主牆上也會張貼相關資訊。對於有批評指支聯會「行禮如儀」,她認為儀式背後有提醒市民的意義,今年第二年參與集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趙先生,42歲,從事資訊科技行業。

趙先生,42歲,從事資訊科技行業。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趙先生,42歲,從事資訊科技行業。他從中學課堂了解六四事件後,今年第三次參與集會。他認為當學校教育甚少談論六四,故此通過非正式的教育途徑,將真相告知下一代非常重要。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六四維園燭光晚會。攝:林振東/端傳媒

張太,57歲,家庭主婦。

張太,57歲,家庭主婦。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張太,57歲,家庭主婦。她憶述自己1989年六四事件時自己剛懷孕,作為母親更加能理解天安門母親的悲痛。過去多年她沒有參與集會,因為兒女年幼須照顧,今年她卻攜同女兒參與集會。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六四週年 影像 兩岸三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