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徐子軒:北韓操作中國牌過了頭,特金會美國在等什麼?

特朗普之所以要取消會面,主要是擔心被金習兩人耍弄,不僅變成美中朝博弈的輸家,還會淪為世人笑柄。


就在北韓公開展演拆除豐溪里核試驗場設施之日,太平洋的彼端傳來震驚世界的消息:特朗普宣布取消6月中的特金會,宣示着韓半島風雲即將再起。 攝: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就在北韓公開展演拆除豐溪里核試驗場設施之日,太平洋的彼端傳來震驚世界的消息:特朗普宣布取消6月中的特金會,宣示着韓半島風雲即將再起。 攝:Jung Yeon-je/AFP/Getty Images

就在北韓浩浩蕩蕩地迎接各國記者、公開展演拆除豐溪里核試驗場設施之日,太平洋的彼端傳來震驚世界的消息:特朗普(川普)宣布取消6月中的特金會,宣示着韓半島風雲即將再起。

外界多認為這是因為文金會後看似偃兵息甲的北韓,在金正恩二會習近平後,旋即一改板門店宣言的和緩姿態。先是強硬的譴責韓美舉行「超級雷霆」(Max Thunder)聯合軍演,並取消兩韓高層會談;接着抨擊若美國不放棄要求北韓單方面棄核的立場,不排除取消特金會。再加上朝中邊境貿易活動似有死灰復燃跡象、美國參議員表示有證據顯示中國部分銀行涉嫌為北韓洗錢,讓人不禁懷疑中國一直在暗中為北韓撐腰。

嚴格來說,中國與其說是北韓轉趨強硬的主因,不如說是金正恩用以喊價的助因。對北京而言,希望特金能夠會談,多於特金各自獨行,因為一方面若特金見面,北京可向特朗普邀功,達到牽制美國、作為貿易戰籌碼之效;另一方面習金已兩度會晤,該交換的條件應也完成,北京可能認為這足以拉住北韓,避免金正恩倒向韓美,這可從中國外長王毅訪問華府時支持特金會晤的言論理解。說穿了,不能讓韓半島落入美國勢力範圍,是中國的根本戰略,平壤對此瞭若指掌。從金日成發動韓戰,到金正恩試射導彈,都是意在拖中國下水,為北韓助拳助威。

因此北韓隔空開火,純粹是在會前拉抬底價、博取更多折衝空間的操作。像是北韓官媒指稱美國派出B-52轟炸機參與美韓聯合軍演,但事實上B-52轟炸機並未出動,且原本美日韓預計在關島進行B-52軍演,首爾因顧忌平壤,已決定退出。美日也選擇避開南韓空中領域,在日本領空進行聯合空中軍演,顯示各國都有心在特金會前避免刺激北韓。然而,會前激烈的唇槍舌戰,代表着這場會談絕非易事。

特朗普不想透過中國處理朝核

5月21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不接受北韓取消會面的要脅,如北韓拒絕協商,美國只能以利比亞模式處理,更強調軍事行動從未被排除在美國選項之外。這旋即引來北韓外務省副相崔善姬的駁斥,表示若美國不放棄利比亞模式,也會讓美國嘗到悲劇,更主張從不乞求與美國對話。

又好比曾經主導朝美談判、擔任六方會談北韓首席代表的金桂冠(Kim Kye-Gwan,金桂寬),再度踏上前線,回歸外務省第一副相之位,原本預計會在特金會前後扮演重要角色。金桂冠被美國外交界認為是玩弄小希殊(小布希)政府的老手,與現任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波頓)過去數度交手,針鋒相對的程度更甚特朗普與金正恩。兩人在某種程度上代表着兩國國內的鷹派,可說是水火不容,根深蒂固的猜疑影響着美朝談判。

另外,平壤認為所謂利比亞模式棄核,其實就是要金正恩政權倒台。特朗普因而提出自己的解決模式(Trump model),宣稱可讓金正恩繼續治理棄核後越來越富裕的北韓。甚至,當文在寅前往華府與特朗普會談時,特朗普更進一步提出模式的具體內容,表示北韓可以在極短時間內去核,暗示接受分階段棄核。這接近文在寅的一籃子方案,也被外界視為態度軟化,似乎否定了博爾頓強調的利比亞模式。

然而特朗普此舉在美國國內受到不少批評,特別是外界將美中貿易糾紛與朝核議題掛勾看待,有論者認為北京成功以朝核綁架華府,讓本來能取得更多利益的關稅戰就此打住。特朗普本人並不避諱,亦明白表示對中貿易與對朝和平聯結考量。但當金習二會後,特朗普將習近平稱為世界級的撲克牌玩家,便可知道其心生不忿。無論習近平對金正恩是否有任何承諾,至少特朗普對習近平的期待已然落空,而他剛為習近平頂住國內壓力、放過中國關稅。

再者,當金習二會時,北韓同時取消於新加坡與美國的會前安排,更讓特朗普政府懷疑北韓和談的決心。如此不難明白,特朗普之所以要取消會面,主要是擔心被金習兩人耍弄,不僅變成美中朝博弈的輸家,還會淪為世人笑柄。就這點來說,確實是北韓操作中國牌過了頭,讓牌局提前結束。但特朗普也留下伏筆,希望金正恩能與他聯絡,儘管可能性極低,卻代表特朗普不想再透過中國或習近平處理朝核議題。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5月24日下午致函金正恩,宣佈取消計劃下月在新加坡舉行的高峰會。

美國總統特朗普於5月24日下午致函金正恩,宣布取消計劃下月在新加坡舉行的高峰會。圖:美國白宮

未來韓半島會走向何方?

未來韓半島會走向何方?正如特朗普所言只能靜觀其變,意思就是要等金正恩重新出牌,他才會考慮再入牌局,否則只能對神祈禱不用核武。這當然只是政治性恐嚇,可信度與可行性都極低。美朝和解真正困難之處,不是兩個比賽核武大小的狂人會面,今日特朗普雖突然取消,以他多變的性格,難保不會有更戲劇性的發展。

實踐和平的細節才是最頭痛之處,例如據傳金正恩會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時,雖宣稱目前可承認美軍駐韓,但構建和平體制後必須裁減軍隊規模。美國內部也早有討論,故修法確保除非國防部長保證,減少駐軍符合國家安全利益,且不會對盟國形成嚴重威脅,否則不能將數量減少到2.2萬人以下。

又如即使特金會有了初步的成果,和平的代價可能遠超乎想像,也就是指美國對朝的超級補償方案。有專家計算指出,北韓無核化費用大約是十年兩兆美元,多於東西德合併的1.2兆美元。若由責任攸關的美韓中日四國平均分擔,無論對哪國來說都是天文數字,精明如特朗普,應會轉嫁到南韓或他國頭上。屆時南韓經濟勢必重挫,等於還未統一便先蒙其害。

最後值得注意的是,如果朝核確實綁上中美貿易問題,那麼美中甫達成和解的貿易方案,現在可謂搖搖欲墜。特朗普業已表示對中美雙方談判結果不滿,宣稱應該要有新結構。以2017年的美國出口數字來看,能源加農產品約為兩百億美元,離兩千億赤字目標太遠,除去北韓這份厚禮,很難想像中國光是採購這兩大項產品,能夠滿足貪求無饜的特朗普。下周美國商務部長羅斯將前往北京討論協議,是否能成行也是觀察重點。

在華府的對外政策上,朝核被視為是重中之重,尤其是特朗普任期已經快過了一半,必須得加快步伐,以獲得更動人的成果。未來數月,不管是對朝對中,相信華府都將放大壓力,韓半島局勢很快就會有新變化。

(徐子軒,LUCIO策略顧問總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博士)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徐子軒 評論 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