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Your Opinion

母語爭議:「你的母語是否粵語」——這問題真那麼無聊嗎?

「母語是自然形成的,普通話是權力規定的。對本地人來說是母語,對外地人來說就是方言。」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日前在電台節目表明自己的母語是粵語,不希望各界就「母語」問題再作爭論,圖為2018年5月4日,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到一間中學出席活動前,與香港眾志的秘書長黃之鋒等人對話,並接收請願信。楊潤雄指並無打算改變兩文三語的政策。 攝:端傳媒
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日前在電台節目表明自己的母語是粵語,不希望各界就「母語」問題再作爭論,圖為2018年5月4日,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到一間中學出席活動前,與香港眾志的秘書長黃之鋒等人對話,並接收請願信。楊潤雄指並無打算改變兩文三語的政策。 攝:端傳媒

專欄 Your Opinion 精選重要報導、爭議話題底下,讀者的評論、來信、或者獲得授權的個人臉書感言,整理成文並發佈,讓更多人可以讀到你的觀點,讓聲音穿透同溫層。歡迎你繼續在端APP網站寫評論,在端的Facebook留言,或者寫信給我們community@theinitium.com。我哋實睇,一條都不會走寶。

上週,因香港教育局網站舊時刊載的一篇學者論文中稱,粵語並非嚴格定義上的香港「母語」而只是方言,再次引發粵語相關爭議。教育局局長楊潤雄該資料是2013年時上載,旨在為教師和界別人士提供不同的觀點參考。而此前曾通過介紹廣東話粗口文化以呼籲粵語保護的港中大中文系前高級講師歐陽偉豪則質疑,此為政府一系列針對粵語的行為,動機在於「矮化粵語,壓抑粵語」。

特首林鄭月娥在5月3日立法會問答中稱,粵語爭議是「教育界無風起浪」,表示並不願意回答粵語是否為母語「這麼無聊的問題」。然而,以「普教中」爭議為主的粵語爭議卻在近年來不斷出現,「母語」是什麼?粵語爭論又究竟在爭論什麼?端讀者們在圓桌留下了自己的看法。

「普教中」及粵語掀起的爭議

「普教中」是「以普通話教授中國語文科」的簡稱,是香港政府與語文教育及研究常務委員會(語常會)為推廣普通話於1999年提出的政策,最終希望可以將普通話取代粵語作為中文科的主要教學語言。這一「遠程目標」起初因施行困難一直進度緩慢,至2007年及2008年,語常會忽然撥款2.25億推廣「普教中」,共160所中小學在2008年接受了資助。

「港語學」資料顯示,在2015年至2016年,全港73%的小學及30%的中學在推行普教中,有的是全部推行,有的則在部分班次推行;但在2016年政府公佈研究資料顯示普教中對中文學習無促進作用之後,參與普教中的中小學便開始連年下跌,全班次參與普教中的學校出現明顯回落。

早在2010年,廣州撐粵語行動中就有同為粵語區的港人呼應和參與。廣州市政協當年6月舉行網上問卷調查,擬增加廣州市營電視頻道的普通話節目,遭超八成民眾反對。然而7月,政協提案委副主任紀可光正式向廣州市城府提交《關於進一步加強亞運會軟環境建設的建議》,其中包括將主要使用粵語的廣州電視台綜合頻道或新聞頻道改為主要使用普通話。提議出現後,粵語區出現大量對粵語保護的討論,並於7月、8月出現兩次撐粵的遊行。8月1日,香港也發起聲援廣州的撐粵集會。

2014年,有網民發現教育局在官方網頁《語文學習支援》中撰文稱,廣東話是「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引致強烈聲討。教育局隨後將原文移除並發表《兩文三語正面睇》一文,稱原先對廣東話的註釋存在「含糊不精準的地方」,因而修訂並「深表歉意」。同年,有網民發現在教育局網頁原中學中文教育「問與答」中,刪去了普教中成效研究的相關表述:「目前仍未有確實證據,證明以普通話學習中國語文的學生的一般中文能力會有所改善。其中兩項研究發現,以普通話學習的學生的中文能力,與以廣東話學習的學生並無分別,甚或表現更差」。教育局稱是因當時社會對普教中討論而檢視相關內容,認為有部分內容需要更新,日後會重新上載。

2015年,有家長在網絡社區中表示自己讀小學的孩子在家中盡量只講普通話和英文,同時她與兒子深入溝通後發現其「好多廣東話都唔識」(編注:好多廣東話都不認識),事件被媒體報導後再次引發熱議。

2016年,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在一個教育主題講座中表示,不是每個人母語是廣東話,因而若用普通話教中文,可能寫作會好很多。一語再次引發粵語爭議。

「母語」是什麼?

bbbben_kwok:作為一個廣東人,我一直都認為粵語系我嘅母語。

Tootwoone:作為母語,是所有人認同才能叫做母語,不認同和殖民者又有什麼區別呢?

Chris_Zz:廣東廣西講粵語嘅地方,好多小朋友,學生日常交流已經用普通話了,真心希望香港撐住。

read:(轉貼)《現代漢語詞典》第6版「母語」條:

「1.一個人最初學會一種語言,在一般情況下是本民族的標準語或某一種方言。」據此,粵語雖是方言,但「以粵語為母語」的講法完全正確,只是政治不正確。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網站謂:

「現代漢語有標準語(普通話)和方言之分。普通話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北方話為基礎方言、以典範的現代白話文著作為語法規範。」

我的母語就是山東話,從第一次會叫爸爸媽媽就帶著濃重的煎餅卷大蔥的味道,何來普通話一說呢。

By rongyuchan

泡沫:語言學上,粵語、官話、閩南語等都是漢藏語系漢語族下的獨立語言,它們之間的關係如同西班牙語、葡萄牙語、義大利語之間的關係。由於漢語族的特殊性,這些語言又可以總稱為「漢語」。從語言學上來說,「漢語」只能說是一種macrolanguage,而不是一個具體的語種。所以,香港華人可以說:我的母語既是漢語(as a macrolanguage),也是粵語(as an individual language)。

咸鱼姬:我認同粵語是漢語下的一個分支,但它跟母語這個概念并不衝突。母語主要是指人出生后學習的第一種語言,專業上稱為第一語言,我們通俗概念上所學習的外語,會被稱為第二、第三語言。漢語是語言,說香港漢族的母語是漢語沒有問題。漢語的範圍包含了粵語,因此說母語是粵語也沒有問題。這就相當於,我說我是地球人,同時也可以說我是中國人一樣。這回完全就是政治上的拍馬屁拍出了邏輯問題。

牆奴:母語是自然形成的,普通話是權力規定的。對本地人來說是母語,對外地人來說就是方言。漢語、中文是抽象的語言歸納,而不是一種具體明確的語言。漢文化下的各種語言,其共同的聯繫就是漢字。然而在秦漢統一文字之前,各種語言都有自己的文字。就跟今天的歐洲一樣,各國都有自己的文字和語言。

rhrm:「然而在秦漢統一文字之前,各種語言都有自己的文字。就跟今天的歐洲一樣,各國都有自己的文字和語言。」這個表述明顯有問題。世界上任何一個部族任何一個文明都有自己的語言,但文字是非常稀罕的發明,春秋戰國各諸侯國使用並被秦帝國廢除的,只是漢字的不同異體字,絕非不同的文字系統。今天的歐洲國家都有自己的語言,但使用文字無外乎拉丁字母,希臘字母,西裏爾字母而已。

牆奴:@rhrm: 非也。秦漢統一文字之前,文字的種類遠遠多於諸侯國的數量。不同種類的文字之間也沒有一一對應的關係。而之所以這些文字會有很多共通之處,則主要有兩個原因。

1.象形文字本身有能直接描述言談對象的特點,言談對象相同,不同文字有着相似結構也就不奇怪了。

2.華夏各族群以共同祭祀為契機的頻繁交流,讓各族群形成了很多共識,這些共識反映到了文字上。

rongyuchan:小學初中的時候推廣普通話,學校裡全是"請講普通話"的條幅,也曾一度覺得講普通話才是對的或是某種意義上覺得自己高人一等,近幾年漸漸覺得這是種錯誤想法。

學好普通話的確是一件重要的事情,因為語言是用來交流的,有一個統一的標准的時候交流起來會更加方便,例如官方通告、電視新聞等受眾廣的時候或是不同方言區的人在一起進行交流的時候。在這一點上,粵語作為一種語言而非方言已經完全可以做到了。那像家人交流、同鄉之間交流的時候,用方言或彼此都能聽得懂的語言就完全沒有問題,甚至某些詞語是用方言才可以表述出來的,普通話中找不到完美的替代詞。

方言是一個地方千百年積澱出來的,是環境與文化的碰撞,也是人口遷移中各種語言、文化之間的交流。廣東人香港人講粵語,東北人講東北話,北京人帶著兒化音這不都是地域特色? 我的母語就是山東話,從第一次會叫爸爸媽媽就帶著濃重的煎餅卷大蔥的味道,何來普通話一說呢。

為何要強調粵語是母語?

語言不只是交流工具,也是一種power,學習語言多多少少會受到背後語言所帶來的價值觀潛移默化的影響。

By YiKay

NatsumeShiu:正如美國漢學家梅維恆所言,將漢語視為一個全國通行的,單一的語言本身就是一廂情願的幻想。只不過這種幻想是中共官方所想要維持的。

yinghseuh:當年有各地區官話,如今將以北方官話為基礎的普通話當漢語的「正音」,不過是北京的政策控制更具體而已。無所不用其極地伸向香港的控制之手,除了讓香港引以為傲的「國際化」和自由市場越來越黯淡之外,也令其同內地差別愈來愈小,令人倍感遺憾和難過。

YiKay:語言不只是交流工具,也是一種power,學習語言多多少少會受到背後語言所帶來的價值觀潛移默化的影響。

比如古羅馬時期各行省的異族人熱衷於學習拉丁語,因為拉丁語是羅馬貴族的上等語言,代表了一種身份。近現代,殖民者也往往在殖民地強行推行宗主國的語言教育。

這則新聞可以說又是個中央政府展現權力的好例子。

5566:可悲至極,非要玩到中國文化失去多樣性不可嗎? 在此斷言,就憑這點,中國絕無可能從裡而外被稱為強國。

Unicorn:@5566: 美國有複雜到彼此聽不懂的方言嗎?

MacChelsea:@Unicorn: 當然有,例如南部各州很多拉丁語系,白人不一定聽得懂,還有各式各樣的印第安部落語系。但人家的文化不單容許多語系同時存在,更加在政府和民間層面努力保護這些非物質文化遺產。例如好幾年前蘋果公司已宣布他們在 Mac OS X 系統內將包含若干這類文字,雖然知道用的人極少,但視之為他們公司的核心價值之一。習主席對西藏和新疆文化可有這種量度嗎?

Unicorn:@MacChelsea: 然而在美國的51個州當中,任然有30個州選擇將英文作為自己的官方語言。如果在手機字庫中加上小語種的文字就能算保護文化多樣性,那你在新疆的大街上也能看見維吾爾語的路牌呢。

西班牙語之所以在美國南部各州有一定影響力是因為加州和新墨西哥州有持續輸入的拉美移民,他們出生在國外,自然母語不同。可他們的子女作為第二代移民,如果想要上大學和有更好的工作機會的話,仍然需要接受英語教育,別無選擇。文化保存不等於政策上的支持,鼓勵用不同語言教學等同於人為製造對立。

印尼發生屠華事件的部分原因就是那些華人社區拒絕融入當地社會,自作聰明的用中文教育後代,而結果就是遭受了滅頂之災。我可以預言,印第安人的語言由於使用者佔比過少,對主流文化夠不成威脅,進行保護何樂而不為呢?但西班牙裔在美國的人口占比是極速上升的。一個過分強勢的西班牙語絕對是美國社會的定時炸彈。如果未來有一天美國遭遇挫折,或不再繁榮,在那些西班牙語為主的州一定會產生強大的分裂主義實力。美國如果還會有下一場內戰的話,那一定是白人與西班牙裔之間的戰爭。你可以支持所謂的「文化多樣性」,如果期望看到一個四分五裂的中國。

「方言」映照的是大一統的中央語言,香港人一直抗拒它背後強推的政權認受;「母語」有天然合法性的光環,說「不是母語」自然是想要強奪這種光環,以為日後取締舖路。

By Fai

rhrm:這是一個純粹的政治問題。中國南方地方的諸多方言系統,無論吳語閩語還是粵語,都與標準漢語相去甚遠,彼此完全不能互通,比很多歐洲語言之間的差異都大。之所以它們沒有被視為獨立語言,完全是因為其使用地區不是獨立的國家,而中國是強中央集權國家,地方擁有自己獨立的語言(少數民族地區除外)在政治上是不被允許的。如果沒有官方的限制,單從語言本身的角度,中國應該和像印度一樣擁有數百種語言才對。香港還算有相當的自治權,所以這個問題還能被擺出來討論,內地的地方語言無不在無聲無息地萎縮消亡。

Fai:「方言」映照的是大一統的中央語言,香港人一直抗拒它背後強推的政權認受;「母語」有天然合法性的光環,說「不是母語」自然是想要強奪這種光環,以為日後取締舖路。特府一則不斷強推中央對地方的政治關係,強制香港人在政治上俯首中國政府,二則不斷貶低粵語,淡化粵語在香港人心目中的價值,這是雙重否定,惟野心太大頭腦不清,漏洞太大,逼得本來不輕談政治的撈家出面反對,弄巧反拙。看來來自北方的壓力緊迫,才弄得特府官員頭髮鬍子一把抓到不分東西的地步。可笑復可鄙!

濃縮為早逝:作為一個廣東人,我的母語無疑事廣東話。但無奈的是,現在的廣東和香港相比,廣東話的情況更為糟糕,早已成為年輕一代的第二語言,說好或說不好根本就不重要。他們一張口下意識就是和身邊人說普通話,甚至喜歡用普通話去回答用廣東話同他們溝通的人。他們的文化輸入也鮮少是以廣東話為載體,我們從小看著長大的港產片和tvb電視劇、還有廣東歌,根本就不入他們的法眼。

我清楚知道,在歲月的洗練中,文化或者走向繁盛,或者走向衰落,都是非常自然的事。但我絕對不能接受,廣東話這種最代表我們文化的載體被視為政治手段打壓矮化,因為一個如此荒謬的原因被我們的國家下一代擯棄,在推普教育下消聲匿跡。廣東已經是人版,唯有希望香港撐住。

Your Opinion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