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趙楚:鴻茅藥酒案,何必對涼城警方跨省捕人驚訝?

內蒙涼城警方決定不惜數千裏迢遙,派員到廣州去為一個企業抓一個「損害」其商譽的醫生,必定有絕對不得不如此、而且絕不可推卸的理由。這個理由,究竟是什麼?


建立地方和全國性執法與警務分層和平行體制也是現代社會的充分複雜性要求的,一個警察什麼都要管的地方,也必然是警察管事會出很多紕漏的地方。涼城警方豈能例外? 攝: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建立地方和全國性執法與警務分層和平行體制也是現代社會的充分複雜性要求的,一個警察什麼都要管的地方,也必然是警察管事會出很多紕漏的地方。涼城警方豈能例外? 攝: 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近來引發中國媒體和公眾群情激憤的內蒙鴻茅藥酒「損害商譽案」中,嫌疑人譚秦東在4月17日終於被「變更強制措施」,保釋出獄,引發網絡輿論一片歡呼。其間從最初網絡曝光,到澎湃網、人民網和新華社等媒體的跟進,再到「大V」(意見領袖)、醫生社團的聲音,各方無疑都起了很大作用,而在此案中跨省捕人的內蒙涼城警方,則成為眾矢之的。

事雖至此,很多問題依然值得進一步討論,而其中首要問題就是:這件事上,內蒙涼城警方到底起了什麼作用?他們在權力運用上有什麼可以理解的理由嗎?這一問題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直接關係到此類案件背後的社會與警權運作現實,並進而涉及到普通公民在現實生活中的諸多利害關係。

地方警察為何如此荒唐執法?

在沒有可靠分析資料(也許永遠不會有)的情況下,要評判涼城警方在此次事件中的角色和作用,先要回答一個假設的問題:假如你是涼城警方負責人,或處於類似地位的任何基層警方,你是否有可能不這樣做?

對中國國情稍有了解的人都應該知道,在現實警方執法風格下,像這般一個縣級警務當局,要跑到遙遠的廣州,為一個企業抓人,這對於執行職務的警察,恐怕都未必是其本人能做主、更不必說熱衷操辦的事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趙楚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