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廣場

世界新聞攝影獎2018:獲獎圖片精選

「我感覺到身後發生了爆炸,感覺到了熱度,那一刻我轉過身來,已經拍攝了照片,卻沒有看到發生了什麼。」


2017年5月3日,委內瑞拉加拉加斯,正參與反政府示威,28歲的José Víctor Salazar Balza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期間衣服著火,慌忙走避。 攝:Ronaldo Schemidt/AFP
2017年5月3日,委內瑞拉加拉加斯,正參與反政府示威,28歲的José Víctor Salazar Balza與防暴警察發生衝突期間衣服著火,慌忙走避。 攝:Ronaldo Schemidt/AFP

4月12日,世界新聞攝影獎2018於荷蘭阿姆斯特丹公布獲獎名單,向世界展現新聞攝影的震撼力。

本屆年度圖片的得獎者是法新社攝影師Ronaldo Schemidt,他於去年被委派進入委內瑞拉,當時總統馬杜羅宣布推行政改,成立制憲議會取代被反對派領導的國會,試圖把權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反對派領袖號召大規模示威行動,要求提早總統選舉,並於2017年5月3日爆發警察與示威者的衝突,當時現場一輛電單車的油箱突然爆炸,一名戴著防毒面具的示威者José Víctor Salazar Balza 立刻被一片火團包圍。

「我感覺到身後發生了爆炸,感覺到了熱度,那一刻我轉過身來,已經拍攝了照片,卻沒有看到發生了什麼,」攝影師Schemidt說。Balza在燒傷中倖存下來。 世界新聞攝影獎的評審團一致認為,這照片象徵了一個「燒傷」的國家。

今年評審團主席 Magdalena Herrera 解釋,被選為年度圖片必須是非常好的影像,必須知道如何參與和展示一個觀點,呈現世界上發生了什麼事;Ronaldo Schemidt的照片是一張經典的照片,具有瞬間和動態的能量,無論顏色、動作和構圖都很好,情感豐富。

今年世界新聞攝影獎的評審團收到來自全球125個國家、4548名攝影師發送的約73000張參賽圖片。世界新聞攝影大賽(WORLD PRESS PHOTO)由成立於1955年的世界新聞攝影基金會主辦,自1957年以來,迄今已舉辦61屆,被認為是國際專業新聞攝影比賽中最具權威性的賽事。

【人物組,圖片故事,冠軍】Adam Ferguson,澳洲,「『博科聖地』將自殺式炸彈綁在她們身上,但這些女孩仍然活著」

2017年9月21日,尼日利亞博爾諾州城鎮 Maiduguri,攝影師為14歲的Aisha拍下肖像。她曾經被當地恐怖組織「博科聖地」的成員綁架,並被派遣執行自殺式爆炸任務,但她最後成功逃離。
2017年9月21日,尼日利亞博爾諾州城鎮 Maiduguri,攝影師為14歲的Aisha拍下肖像。她曾經被當地恐怖組織「博科聖地」的成員綁架,並被派遣執行自殺式爆炸任務,但她最後成功逃離。攝:Adam Ferguson/The New York Times

攝影師Adam Ferguson為曾經被恐怖組織「博科聖地」綁架的女孩拍下肖像。她們的遭遇相同,被組織綁架後被派遣到人流密雜的地方執行自殺式爆炸任務,但她們最後都安全逃脫,並尋求幫助。「博科聖地(Boko Haram)」是植根尼日利亞的「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西非分支,又稱「伊斯蘭國西非省」。組織名稱大意為「禁止西方教育」,他們以學校為目標,自2014年起綁架2,000多名女子,利用她們發動自殺式襲擊。

【一般新聞組,圖片故事,冠軍】Ivor Prickett,愛爾蘭,「摩蘇爾之戰」

2017年7月12日,敘利亞摩蘇爾舊城區,伊拉克特種部隊士兵從一名懷疑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成員的人手中接過一名沒穿衣服的男童。
2017年7月12日,敘利亞摩蘇爾舊城區,伊拉克特種部隊士兵從一名懷疑是恐怖組織「伊斯蘭國」成員的人手中接過一名沒穿衣服的男童。攝:Ivor Prickett/The New York Times

經過多個月的戰火,伊拉克政府在2017年7月10日宣佈正式從「伊斯蘭國」恐怖組織的手中解放摩蘇爾。摩蘇爾自三年前起被「伊斯蘭國」佔據,重奪摩蘇爾的戰事從2016年的10月開始。解放摩蘇爾主要分為東西兩大戰役,由底格里斯河分隔。早在2017年一月已從「伊斯蘭國」手中奪回東部的控制權,但西部的戰役卻較難取勝,尤其在舊城區等街道密雜的地區,建築物都因戰火而化成頹垣敗瓦。

聯合國發表報告,指戰事最少造成4,194名平民傷亡,而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更特別指出「伊斯蘭國」曾多次利用平民作人肉盾牌,為據點作掩護。被恐怖組織圍困的西部居民嚴重缺水缺糧,選擇留下的人完全依靠救援物質生存。

【運動組,圖片故事,冠軍】Alain Schroeder,比利時,「兒童騎師」

2017年9月17日,印尼松巴哇島,少年騎師在 Maen Jaran 賽馬比賽中競賽。
2017年9月17日,印尼松巴哇島,少年騎師在 Maen Jaran 賽馬比賽中競賽。攝:Alain Schroeder

在印尼松巴哇島舉行的Maen Jaran賽事中,少年騎師赤身赤腳比賽,幾乎沒有裝備保護。這場世代相傳的傳統賽事,曾經是為豐收而慶祝,但在荷蘭人殖民印尼後變成一項 有觀眾的體育比賽。五至十歲的男童每天比賽五至六場,馬匹速度達每小時80公里,勝出的可以拿到獎金,參與的每場賽事能賺取€3.50至€7不等(約HK$35至HK$70)。

【環境組,單張圖片,亞軍】Thomas P. Peschak,德國/南非,「殭屍老鼠襲擊」

2017年5月1日,南非南極領土馬里昂島,一隻少年灰頭信天翁被老鼠襲擊,身體有明顯傷痕。
2017年5月1日,南非南極領土馬里昂島,一隻少年灰頭信天翁被老鼠襲擊,身體有明顯傷痕。 攝:Thomas P. Peschak

1800年代,海豹獵人將老鼠引進馬里昂島,與當地的鳥類共生至今近200年。1991年,南非當局根除了馬里昂島的野貓,然後計畫同樣將島上的老鼠也根除,但計劃沒有實現,導致食物鏈失衡,在沒有捕食者的環境下,島上的老鼠數目急升、食物減少,老鼠要開始襲擊鳥類為食物。

【人物組,圖片故事,季軍】Tatiana Vinogradova,俄羅斯,「女子」

27歲的Alice是一名單親母親,退出大學的時裝設計課程後,從事性工作十年。工作時常常遇到警察掃蕩、刑事襲擊和暴力的客人。照片攝於2017年3月29日。
27歲的Alice是一名單親母親,退出大學的時裝設計課程後,從事性工作十年。工作時常常遇到警察掃蕩、刑事襲擊和暴力的客人。照片攝於2017年3月29日。攝:Tatiana Vinogradova

攝影師Tatiana Vinogradova為俄羅斯聖彼得堡從事性工作的女子拍下肖像。官方數字指,俄羅斯有一百萬名性工作者,聖彼得堡的一家非政府組織Silver Rose卻指數字近三百萬名,僅聖彼得堡就有逾5萬名。在俄羅斯從事性工作是違法的,雖然罰款不高,但因為害怕留下犯罪紀錄的後果,女性們被勒索的可能很高。Silver Rose又指,只有很少部分的性工作者是癮君子或極度貧窮,俄羅斯經濟下滑令越來越多35以上的專業人士失業轉投性工作。

【一般新聞組,單張圖片,亞軍】Richard Tsong-Taatarii,美國,「不是我的裁決」

2017年6月18日,美國明尼蘇達州聖安東尼村,John Thompson在朋友Philando Castile的追思會上發表演說後與友人擁抱。Castile早前被警員Jeronimo Yanez槍殺,其後在審判中被判無罪。
2017年6月18日,美國明尼蘇達州聖安東尼村,John Thompson在朋友Philando Castile的追思會上發表演說後與友人擁抱。Castile早前被警員Jeronimo Yanez槍殺,其後在審判中被判無罪。攝:Richard Tsong-Taatarii/Star Tribune

2016年7月,美國明尼蘇達州Falcon Heights,警員Jeronimo Yanez因黑人男子Philando Castile的車輛的煞車燈壞掉,把車截停。Castile把證明文件交給警員Yanez,並告知他車內有槍。警員Yanez隨即大聲命令Castile不要把槍拔出來,然後向車輛連發七槍,其中射中車內Castile的要害,Castile經過搶救後死亡。一切都被車內的攝錄儀錄下來,唯最後Yanez被控的二度誤殺罪罪名不成立。

【人物組,單張圖片,冠軍】Magnus Wennman,瑞典,「放棄生存症候群」

2017年3月2日,瑞典城鎮Horndal,Djeneta(右)已經反應遲鈍並臥床不起近兩年半,妹妹Ibadeta(左)也顯示同樣症狀近六個月。她們都患有「放棄生存症候群」。
2017年3月2日,瑞典城鎮Horndal,Djeneta(右)已經反應遲鈍並臥床不起近兩年半,妹妹Ibadeta(左)也顯示同樣症狀近六個月。她們都患有「放棄生存症候群」。攝:Magnus Wennman

Djeneta和Ibadeta是來自科索沃的吉普賽難民,她們都患有「放棄生存症候群(Resignation Syndrome)」。患者會變得被動、不能活動、不能說話、無法吃喝、失禁、並對外來刺激反應遲鈍。此病症只出現在瑞典的難民身上,原因不詳,但專家們都認為心理創傷、壓力、抑鬱都很有可能是主因。此症至今只是在7至19歲的難民上發現,他們主要來自前蘇聯或前南斯拉夫國家。很多患者都是在申請居留權被拒後開始發病。

【自然組,圖片故事,冠軍】Ami Vitale,美國,「曾經是害怕大象的勇士,今天卻成為牠們的守護者」

2017年2月23日,肯尼亞Reteti大象保護區,Joseph Lolngojine曾經是桑布魯族勇士,現在是一名大象護理員。他正在照顧一隻剛拯救回來的小象Kinya。
2017年2月23日,肯尼亞Reteti大象保護區,Joseph Lolngojine曾經是桑布魯族勇士,現在是一名大象護理員。他正在照顧一隻剛拯救回來的小象Kinya。攝:Ami Vitale

肯尼亞北部由社區擁有的Reteti大象保護區,專門拯救孤兒小象或被遺棄的小象,讓牠們在保護區裏康復,再放生回到大自然。保護區是納努尼亞克野生動物保護信託基金的一部分,位於桑布魯族人祖先的家園。保護區由當地的桑布魯族人所建立,他們曾經都是桑布魯族勇士,對保護大象毫無興趣,反而視牠們為對自己族人的生命財產的一個威脅,但現在他們從新了解如何與大象相處。

【環境組,圖片故事,亞軍】Luca Locatelli,意大利,「解決飢餓的方案」

2016年10月17日,荷蘭Delphy Improvement Centre,植物科學家Henk Kalkman在視察番茄在不同光譜和光度下的生長情況。
2016年10月17日,荷蘭Delphy Improvement Centre,植物科學家Henk Kalkman在視察番茄在不同光譜和光度下的生長情況。攝:Luca Locatelli

未來40年內,地球的食物總生產必須多於8,000年來所有農夫的食物生產總和。雖然地方細小人口稠密,缺乏傳統農業需要的種植空間,但透過創新的農業技術,荷蘭成為全球第二大食品出口國。自2000年以來,荷蘭的農夫開始大幅降低農作物對水的依賴,同時亦大幅減低農藥及抗生素的用量,能做到這一點,背後全靠Wageningen University and Research的研究,他們是農業研究的先驅,更在推動尋找解決全球飢餓的方案。

【運動組,圖片故事,冠軍】Oliver Scarff,英國,「皇家懺悔節橄欖球」

2017年2月28日,英國德比郡小鎮阿什伯恩,Up’ards 和 Down’ards 在皇家懺悔節橄欖球賽中搶球。
2017年2月28日,英國德比郡小鎮阿什伯恩,Up’ards 和 Down’ards 在皇家懺悔節橄欖球賽中搶球。攝:Oliver Scarff

皇家懺悔節橄欖球賽是由兩支百多人組成的球隊,在懺悔節的兩天期間分兩個八小時的時段進行。球隊隊員由出生地所定,在德比郡的River Henmore上游出生的就是Up’ards,在下游出生的則是Down’ards。取分方法就是把球在兩隊事先放好,相隔三英里距離的磨石上拍打三下。比賽時橄欖球不能用任何袋子裝起來,也不能用汽車運送。

【當代議題組,單張圖片,季軍】Roger Turesson,瑞典,「北韓」

2017年4月9日,北韓平壤,觀眾在金日成體育館等候平壤馬拉松開幕,一名護衛員在場內駐守。
2017年4月9日,北韓平壤,觀眾在金日成體育館等候平壤馬拉松開幕,一名護衛員在場內駐守。攝:Roger Turesson/Dagens Nyheter

逾5萬名觀眾到平壤的金日成體育館觀看平壤馬拉松開幕,數千人在平壤的街道上預備迎接馬拉松跑手,馬拉松沿路經過多個北韓地標,如凱旋門、金日成廣場、大劇院等。

【長期攝影計劃組,冠軍】Carla Kogelman,荷蘭,「Ich Bin Waldviertel」

2012年7月19日,Alena與Hannah。
2012年7月19日,Alena與Hannah。攝:Carla Kogelman

Hannah與Alena是兩姊妹。她們一家住在奧地利Waldviertel區,一個叫Merkenbrechts的生物能源村,裏面住了約170多名居民。攝影師Carla Kogelman2012年開始拍攝她們兩姊妹,每年暑假探訪她們數週,紀錄她們的成長。

有關各獎項的詳細資料,可參閱以下網頁:https://www.worldpressphoto.org/collection/photo/2018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