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安老 深度 香港,何以安老?

她在院舍照顧老人:管理一個邁向死亡的進出口公司

時薪73元的林彩善三年之間,服務了20多家香港安老院,在普遍的人手緊張下見證老人們遭遇的淒苦百態。政府安老院條例22年未修訂,具體到一個老人在私營院舍裏可以得到的照顧好壞,林彩善說,「全憑照顧員的良心。」


到2046年,每三個人中就有一個65歲以上的老人,對長期護理的需求正在快速增長,但誰來照顧漫長的老年生涯,是香港社會至今未解的難題。 攝:林振東/端傳媒
到2046年,每三個人中就有一個65歲以上的老人,對長期護理的需求正在快速增長,但誰來照顧漫長的老年生涯,是香港社會至今未解的難題。 攝:林振東/端傳媒

早上7點,林彩善趕到安老院,第一件事是幫還睡在床上的老人逐個換尿片。她麻利地幫一個老人脫下褲子,翻開尿片,一看,裏頭藏著一隻手套。「這誰幹的活兒呀,這麼差勁,也不檢查?」她大叫一聲。沒有同事應答。眼前8張床上的老人,每一個都嚴重退化,已經不會說話。

今年四十出頭的林彩善是香港安老院的照顧員。她在這行做了三年多,時間不長,但已經服務過20多家安老院,從派藥、餵藥、餵飯、沖涼到換尿片,什麼都做,見識過無數相似的荒誕局面。她曾經看見同事不小心把一個老人的藥塞到了另一個老人的嘴裏;一個老人大便後,沒人馬上為他換尿片,被發現的時候,整個人整間房都是大便;一家老人院因為清潔不足,以致跳蚤為患,一個公立醫院護士來探訪時,甚至把跳蚤帶回了醫院......

她誠懇地說:政府資助的安老院服務普遍比較規範,而大量私營安老院,素質參差不齊。情況最糟糕的是那些按照綜合社會保障援助金來定價的安老院,每月收費七千至八千,服務和衛生素質都令她「震驚」。「太便宜的還是別去了,」她總是這麼說。但在政府資助安老院嚴重不足的情況下,這些便宜院舍往往是許多憑藉政府救濟金過活的老人的唯一選擇。林彩善承認,無論公營私營,家家安老院都面臨人手不足的困境。2018年1月底,正是在一個照顧員管50多個老人的情況下,才發生了「尿片包手套」的事。「也難怪她,辛苦做通宵本來就頭腦不夠清醒。」林彩善嘆氣。

此時此刻,香港已經邁入徹底的老齡社會,到2046年,每三個人中就有一個65歲以上的老人,對長期護理的需求正在快速增長,但誰來照顧漫長的老年生涯,是香港社會至今未解的難題。根據社會福利署的調查報告,即使是在政府資助的安老院,人手空缺也高達15.8%。不過,有18年院舍運營經驗、曾擔任香港安老服務協會會長的陳志育根據他的觀察指出,整個市場的實際空缺高達30%,因為部分院舍請不到人,只能聘請一些不合資格的人來暫時頂替。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香港,何以安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