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強震 深度

統帥飯店最後一夜:「最後一個客人安全,我才能離開」

2月6日晚間的花蓮大地震,讓知名的統帥飯店不幸倒塌。天旋地轉的災難中,飯店的「安全組」人員盡忠職守,堅持破門救出所有受困房客,一同撤離。


屹立於美崙溪畔的統帥大飯店,是花蓮知名地標。在2月6日的地震中統帥飯店倒塌,飯店成功疏散旅客與員工共131人,3名夜班員工受困。其中2名員工獲救生還,36歲的夜班員工周志軒不幸罹難。因搜救工作已宣告完畢,為避免餘震引發進一步災情,花蓮縣政府下令於9日清晨進行拆除作業。 攝:Imagine China
屹立於美崙溪畔的統帥大飯店,是花蓮知名地標。在2月6日的地震中統帥飯店倒塌,飯店成功疏散旅客與員工共131人,3名夜班員工受困。其中2名員工獲救生還,36歲的夜班員工周志軒不幸罹難。因搜救工作已宣告完畢,為避免餘震引發進一步災情,花蓮縣政府下令於9日清晨進行拆除作業。 攝:Imagine China

地震襲來的搖晃感林聖良並不陌生。花蓮小地震不斷,身為飯店安全組組長,他被賦予的任務之一,就是安全撤離房客。但這一次,搖晃感一出現,林聖良就知道不好。「晃得比以前厲害,立刻感覺到旅館已經歪了。但還不知道是什麼情形......」

住在花蓮統帥大飯店頂樓的員工宿舍,11點50分強烈的震感剛傳來,林聖良和同事就衝出房門。

「我們只知道,五樓跟十樓的房間還有房客,我們要去帶他們離開。」林聖良記得自己和同事一路下樓,一路敲門。但因為整座樓已經塌陷,很多房門都卡住了打不開。他回憶:「我下來的時候,還有三個房間打不開,裏面的人一直喊『救命啊!救命!』我們就開始一直踢門、一直踢門,怎麼踢都踢不破,因為門很堅固啊。」

因地震而受損的統帥大飯店開始進行大規模拆除作業。屹立於美崙溪畔的統帥大飯店,是花蓮知名地標,開業於1977年,至今已有41年歷史。
因地震而受損的統帥大飯店開始進行大規模拆除作業。屹立於美崙溪畔的統帥大飯店,是花蓮知名地標,開業於1977年,至今已有41年歷史。攝:林靜怡/端傳媒

2月9日凌晨六點,因地震而受損的統帥大飯店開始進行大規模拆除作業。屹立於美崙溪畔的統帥大飯店,是花蓮知名地標,開業於1977年,至今已有41年歷史。在2月6日凌晨的地震中,統帥飯店應聲倒塌,不少房客因房門變形而受困,有賴飯店安全組組長林聖良與組員全力破門救援,方得脫險。

「(門踹不開的時候)我們想到,旁邊有那個鋼瓶的滅火器!我們趕快拿來,過來用力敲,但怎麼敲還是沒有辦法。能怎麼辦?只好一直敲啊、打啊,這樣反反覆覆用力打、踢、踹,一直一直破壞,光是踹一個門都要花很多的時間啊!最後才把門都打開,裡面的人都救出來。」林聖良回憶。

把房門全數破壞後,林聖良的責任尚未結束。在傾斜變形、隨時可能崩塌的走廊上,他必須判斷出最佳逃生路線,帶領部屬與客人逃出生天,「有垂降的房間可以垂降出去,沒有的話只好帶著他們走出去,(決定)要帶他們走哪一個地方,當然是要走最安全的地方,因為(飯店)有三個樓梯嘛,(室內的)A梯跟B梯都不行,只有(室外的)C梯可以,我當時想,一定要帶他們走外面的樓梯,這沒有辦法,也沒辦法靠什麼演習,一切只能靠感覺。」

統帥大飯店擔任夜班櫃台的周志軒,從頭到腳被完整包裹著白布,由搜救隊員抱上擔架,送往醫院。
統帥大飯店擔任夜班櫃台的周志軒,從頭到腳被完整包裹著白布,由搜救隊員抱上擔架,送往醫院。攝:何欣潔/端傳媒

瞬間精準的「感覺」,起碼拯救了數十位陸客與日客的性命。在獲救旅客的回憶中,不少人提到自己「跟著飯店的人逃命」、「本來房門打不開,幸好被外面的先生踹開」、「我們爬外面樓梯下去」,這些千鈞一髮的救命時刻,都有賴迅速的臨場判斷。

事後想起來,林聖良回憶:「因為我們在樓上,沒有辦法知道樓下是什麼狀況,但你可以感覺,飯店已經有點傾斜,那裡面的樓梯沒辦法走,一定要趕快帶他們走。這是一個直覺,沒有辦法知道。我們已經平安抵達樓下的時候,才知道A梯、B梯真的都是沒辦法走的。不是看地形,沒有辦法看到地形,是看他那個沉陷的幅度來判斷的。這是一個現場反應,到底對不對?我也不知道,出來才會知道的。」

直到最後一位客人、部員都平安疏散,林聖良才離開。在統帥飯店安全組的護衛下,所有客人盡皆平安,僅受輕傷。反而是三名飯店夜班員工,因一、二樓已下陷至地平面以下而受困,其中兩名員工獲救生還,36歲的夜班員工周志軒不幸罹難。

因搜救工作已宣告完畢,為避免餘震引發進一步災情,花蓮縣政府旋即下令,將於9日清晨六點開始進行飯店的拆除作業。許多花蓮市民、老員工十分不捨,紛紛來到封鎖線外,目送統帥飯店最後一程。

曾經任職於安全部的潘萍春,不捨自己悉心護衛過的統帥飯店將被拆除,早上七點就來到現場待著,遠處觀看大樓被拆。
曾經任職於安全部的潘萍春,不捨自己悉心護衛過的統帥飯店將被拆除,早上七點就來到現場待著,遠處觀看大樓被拆。攝:林靜怡/端傳媒

「以前花蓮市區還沒有什麼大樓,都是矮房子,如果你想看看什麼叫做『大樓』,就是要過來看統帥。」老員工潘萍春如此回憶。

同樣曾經任職於安全部的潘萍春,不捨自己悉心護衛過的統帥飯店將被拆除,早上七點就來到現場待著,「年輕時候的回憶啦,會捨不得,來看最後一眼也好。」不少老同事也來了,和潘萍春相互問候:「你也來啦?對啊,心裏好難過。」

地震當時,家住美崙地區的潘萍春,確認完家中平安無事後,馬上就開車到飯店現場查看,關心前同事們的人身安危。一到現場,發現一位女同事正在哭泣,才知道仍有同事受困旅館中。

其中一位受困員工,是潘萍春的好友,後來幸而獲救的陳明輝。「那個陳明輝,外號叫阿賓,他是要交接班,等著半夜12點跟人交班,差十分鐘,所以被埋在下面。這就是一個人的命啊,不是嗎?」潘萍春回憶:「還好他有爬出來。我們老員工都知道,那邊有一個廢水處理的地方,打通的那些人(搜救隊)很聰明,看結構圖,知道那邊廢水處理的箱子,打通就到地下室了。那天晚上,他就從那邊被救出來。」

2018年2月9日,統帥大飯店進行大規模拆除的早上,周志軒家屬到現場舉行宗教儀式。
2018年2月9日,統帥大飯店進行大規模拆除的早上,周志軒家屬到現場舉行宗教儀式。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對於林聖良在現場冷靜精準的判斷,潘萍春並不意外。「我們以前安全組的訓練,本來就很嚴格,每個員工都要上消防課,一年上兩次,不來的話以曠職論,學CPR、防火,急難班、救護班、打火班,都有分類。我們都知道哪裏有安全門、二樓以上都有升降梯,一個一個協助客人使用,這都要會的。每層樓幾乎都有升降梯,重量是100公斤。」即便已經離職七年,潘萍春對於飯店內的安全措施、逃生動線仍然如數家珍:「本來就是要最後一個客人走了,你才可以走,這就是安全組的工作。」

潘萍春感嘆,地震發生在半夜,客人都睡在高樓層,沒有受最後一、二樓遭埋的災難影響,「算不幸中的大幸」,「如果是發生在早上五、六點,開始吃飯的時間,或者下午,客人正在check in,西餐廳的員工都集中在一二樓的時候,更嚴重。」

每個鄉村的中心城鎮都有一間這樣的飯店:它蓋得早,大約在台灣經濟起飛的1970年代便建起,聳立於平房之間,特別醒目。因為鄰近鼎東客運與花蓮舊火車站,看到統帥,就知道到了花蓮,也讓這間飯店成了居民名副其實的集體回憶。花蓮人的人生大事多半與統帥飯店相依,結婚宴客、年夜飯、人生第一次上台演說、領獎,許多市民僅有的華服盛裝時刻,都是在統帥渡過。能到統帥上班,對花蓮子弟來說,也是穩定體面的工作。

2018年2月9日,工程人員準備把地震後倒塌的統帥大飯店拆除,以免造成危險。其中,一名工程人員把飯店周邊沒有受損的石雕搬到安全的地方。
2018年2月9日,工程人員準備把地震後倒塌的統帥大飯店拆除,以免造成危險。其中,一名工程人員把飯店周邊沒有受損的石雕搬到安全的地方。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但正如所有「蓋得早」的大型旅店一樣,在地震遇難前,曾經風光一時的統帥飯店,早已遇上瓶頸。隨經濟發展,花蓮市區出現更多新穎的旅舍與風格民宿,統帥飯店光輝相形失色,近年力拼轉型,將老舊外表「拉皮」,裝上彩色玻璃,亦常接待陸客團行程。但是,自2016年中開始,陸客來台人次開始下滑,與2015年相比,團客約減少三成,地震發生當晚,共有270間房間的統帥飯店,住客卻少於131人,住房率並不算高。許多市民早已忍不住猜測,或許它有朝一日會結束營業或售予外人,卻在今年意外毀於地震,無人能料想得到。

「我老婆也在統帥飯店上班,她當房務員,服務三十年了。今天拆除她說不想來,說看了會很傷心,剛剛還是忍不住打開電視,看一看,就傳訊息告訴我,她眼淚已經流下來了,還是會哭啊。」潘萍春感慨地說。誰也沒能料到,曾是「後山第一飯店」的統帥飯店,最後一批客人竟是在傾斜破碎的瓦礫間、安全人員的護送下,倉皇逃出。讓一段花蓮觀光史,在此暫時畫下一個令人措手不及的句點。

2017年7月,端傳媒啟動了對深度內容付費的會員機制。但本文因關乎重大公共利益,我們特別設置全文免費閱讀,歡迎你轉發、參與討論,也期待你付費支持我們,瀏覽更多深度內容。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