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在「士紳化」的香港觀塘,露宿者寒冬中何去何從?

他們原本共享一片碼頭,但在不斷「士紳化」的觀塘,他們被視為影響市容和秩序,甚至在寒冬中被驅趕。露宿三年的劉伯記得,一個準備登上遊艇的市民的嘲諷:「他們真好,可以不用交租,又有無敵大海景,可以看煙花,真好!」


年近65嵗的興叔,已在觀塘碼頭住了一年半,身邊陪伴他的是他契女所養的唐狗。雖然他的家看似只是一堆雜物,但對興叔來説是他的安樂窩。 攝:林振東/端傳媒
年近65嵗的興叔,已在觀塘碼頭住了一年半,身邊陪伴他的是他契女所養的唐狗。雖然他的家看似只是一堆雜物,但對興叔來説是他的安樂窩。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8年1月31日晚上,香港掛起寒冷天氣警告,最低溫度跌至八度,觀塘公眾碼頭寒風陣陣,九個露宿者瑟瑟躲在自己搭建的木板屋裏。

劉伯是其中一個。過冬之前,他從附近撿回來幾塊木板和一堆釘子,搭建起一間木板屋,裏頭放下一張破床墊後就再沒有多餘的空間,但相比起許多席地而睡的露宿街友,劉伯的小屋溫暖多了。「社工同我講,我才知道,原來我這間已經是『露宿者豪宅』了!」他今年68歲,裹一件厚外套,笑著說。

不久之前,這間臨時的木板屋為劉伯帶來了麻煩:2017年12月,地政總署貼出告示,指根據政府條例,「碼頭被露宿者們不合法佔用」,並會在1月12日進行聯合清理行動,清走露宿者的木板房及雜物。寒冬中的政府清場行動經媒體報導引發輿論關注,後來經社工和區議員協助,政府表示將行動延後至3月。唯一的容身之所不久後還是有可能被拆,劉伯只能無奈接受:「既來之則安之啦,如果呢度訓唔到就只有去搵另一個安樂窩咯(如果這裏不能睡就找另一個安樂窩)。」

劉伯因爲與家人不和以及經歷酗酒,而選擇搬出來自己租住板間房,亦已申請公屋輪候了兩年,但由於不能應付租金,衹好選擇露宿。
劉伯因爲與家人不和以及經歷酗酒,而選擇搬出來自己租住板間房,亦已申請公屋輪候了兩年,但由於不能應付租金,衹好選擇露宿。攝:林振東/端傳媒

過去三年,劉伯輾轉於板間房和街頭,看盡世情冷暖,他明白,在政府和一些市民眼中,露宿者的困難不足一提,所謂的市容和秩序才最重要。近年來,他一路看著觀塘區重建翻新,自己露宿的一帶越來越繁華,每逢元旦煙花匯演的日子,碼頭一帶特別熱鬧,許多市民排隊上游艇。劉伯記得,有次有位排隊的市民在他身旁說:「佢哋真係好,可以唔洗交租,又有無敵大海景,可以睇煙花,真好!」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