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深度

廖偉棠評《大世界》:為了成為彼此的兇手

導演劉健固執地花了六年時間完成這部動畫電影,正好從鄉鎮反射出魔幻的現實中國。


電影《大世界》電影圖片。 圖片來源:安樂影片提供
電影《大世界》電影圖片。 圖片來源:安樂影片提供

近年我最欣賞——或者說最期待的中國大陸動畫人,是劉健。這不,他的最新動畫長片《大世界》剛剛獲得了金馬獎最佳動畫片獎。這部風格非常獨特的動畫承接他的成名作《刺痛我》的畫風與主題,成為具有強烈「作者電影」簽名式讓人過目不忘的佳作。

一個小時十五分的動畫,全部由劉健一人手繪而成,花了四年時間。這既是一種固執的匠人精神(在當下急於求成的中國難能可貴),也是劉健對他要描繪的草莽現實、低端人群的忠實,我難以想像一個精美3G的當代中國,二維的世界更像一個沒有出路的迷宮。

《大世界》裏面的城市邊郊的城鄉結合部,非常為我們所熟悉,而手繪的不確定性、色塊的提純、線條的趣味性組合等等,又使我們恍惚從這高度現實出離,感覺一種魔幻現實——尤其那些不斷明滅的交通燈、霓虹和教堂,不斷進出畫面的汽車,構成了一個強烈的隱喻:塵世生滅如病毒,混沌中有天意,而天意拒人於千里。

《大世界》原名《好極了》,「好極了」是反諷主角司機小張為了給女友再度整容而搶錢最後一場空、以及一連串和這些錢有關的人的倒霉;「大世界」則是反諷故事裏的小世界——每個角色環環相扣,最後達到的效果不是好事而是把事情弄得越來越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