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特朗普一週年

周濂:「另類右翼」與美國政治

共和黨並沒有因為特朗普的勝利而變得精誠團結,保守主義也沒有因為特朗普的勝利而變得前程遠大。恰恰相反,共和黨和保守主義曾經堅守的基本價值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


美國總統特朗普。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美國總統特朗普。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編者按】:從一年前的就職典禮觀眾人數爭議,到針對穆斯林的入境限制令,再到力推廢除奧巴馬(歐巴馬)醫保,直到一年後美國聯邦政府正式停擺,特朗普(川普)就任後的所作所為,幾乎無一不是爭論焦點。在這種背景下,端傳媒的「特朗普一週年」專題力圖展示其中某些重要側面。圍繞「另類右翼」現象,本文作者周濂從學理脈絡角度闡述了不同思想流派的分野,而明天刊發由北大飛撰寫的評論,則從現實政治權謀角度解讀,二者之間形成了張力與互補。

本文首發於《讀書》雜誌2018年第1期,端傳媒經授權編修轉載。

對於不少隔岸觀火的國人來說,特朗普(川普)在 2016年取得美國總統大選的勝利,不僅意味着共和黨對民主黨的勝利,更意味着保守主義對自由主義(進步主義)的勝利,以至於有一位朋友在閒聊時說,假如施特勞斯(Leo Strauss)在世,一定會為特朗普的勝利歡欣鼓舞。

我相信這不僅是對共和黨和保守主義的誤讀,更是對當代美國政治生態和未來走向的誤讀。事實上,共和黨並沒有因為特朗普的勝利而變得精誠團結,保守主義也沒有因為特朗普的勝利而變得前程遠大。恰恰相反,共和黨和保守主義曾經堅守的基本價值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

在不久前的國會演說中,亞利桑那州共和黨參議員佛雷克(Jeff Flake)直陳:「這一點現在已很明顯,相信有限政府和自由市場,致力於自由貿易和支持移民的傳統保守主義者,在共和黨內獲得提名的道路越來越窄了——而這個政黨長久以來是通過對這些主張的信念來自我定義的。」

與佛雷克的痛心疾首形成鮮明對比,右翼人士勞倫‧穆瑞(Lawrance Murray)在特朗普當選次日發表了熱情洋溢的文章:「我們歡呼特朗普總統帶來的民族主義,美國第一,對另類右翼的正式承認……這是美國白人的勝利……我們將讓世界變成對單族統治(ethnocracy)的安全所在。」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周濂 特朗普1週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