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割禮與 me too,我們離性別暴力有多遠?專訪聯合國婦女署副執行主任普里

時間到了2017年,不但被視為陋習的童婚、割禮,在很多國家仍為常態,頻繁爆出的性騷擾醜聞和反對運動,對歐美國家而言也是破冰之旅——這一切讓我們自問,離兩性平等,我們到底還有多遠。


聯合國助理秘書長、婦女署副執行主任普里(Lakshmi Puri)。 圖片提供:UN Women
聯合國助理秘書長、婦女署副執行主任普里(Lakshmi Puri)。 圖片提供:UN Women

聯合國指定每年的11月25日為「國際消除對女性暴力日」。消除暴力並不必須針對某個性別,但如1999年開啟這個國際日的聯合國文件所言,我們「長期以來一直無法打擊對婦女的暴力行為。」聯合國助理秘書長、婦女署副執行主任普里(Lakshmi Puri)在接受端傳媒的採訪中說,針對女性的暴力是一場跨國境、種族、宗教的「瘟疫」。

根據聯合國綜合整理的數據,如今,全球每三位女性中就有一位曾遭受過來自親密伴侶的身體或性暴力。在一些國家,1/3女性的第一次性經歷都是被強迫進行的。在歐盟國家,45-55%的女性從15歲起就有遭受性侵犯的經歷。全球範圍內,71%的被販賣人口是女性,其中3/4遭遇過性侵犯。依然有2千萬活着的女性經歷過生殖器切割,大部分都發生在五歲之前。同時,7千5百萬女性在18歲前就結婚了。而今年頻繁爆出的公眾人物性騷擾熱潮以及之後的「metoo」運動,對於西方社會而言也是一個很重要的破冰之舉,讓人們重新審視較為隱性的性暴力到底有多普遍。

造成這些殘酷事實的根本原因是性別不平等,在今天喧鬧的公共輿論上,很容易覺得我們生活在這樣的時代:女性主義業已覺醒並熱切佔據話語權,所以男女早就更為平等。然而,根據世界經濟論壇最近發布的《2017年全球性別差異報告》,過去十年全球性別差距的確有緩慢縮小的趨勢,可2017年男女平等狀況首次出現倒退。報告預測,按照目前的速度,這個世界要100年後才能實現男女平等,要想男女同工同酬,則要217年。

在採訪中,普里很嚴苛,任何傳統、文化或宗教都不能為暴力辯護,但她也承認,要想在經濟和政治參與中給女性賦權,最大的挑戰是父權治下的公共權力結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