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週精選 深度

廢棄機場可以變成舞坊,全因柏林對開放空間概念不一樣?

或許你從不特別覺得開放空間有存在的必要,這些閒置空間到底可以帶給市民什麼呢?在柏林,這些場所最後變成了這樣。


柏林市東南方有東德時期的舊機場 Tempelhof Flughafen,面積909公頃。這個廢棄機場在2008年停止使用。2014年公投時,93%的民眾反對興建,這塊綠地就完整保留下來,每逢週末,柏林的市民都可以在這裏自由進出,盡情享受廣闊的視野及自由的空氣。 攝:Leber/ullstein bild via Getty Images
柏林市東南方有東德時期的舊機場 Tempelhof Flughafen,面積909公頃。這個廢棄機場在2008年停止使用。2014年公投時,93%的民眾反對興建,這塊綠地就完整保留下來,每逢週末,柏林的市民都可以在這裏自由進出,盡情享受廣闊的視野及自由的空氣。 攝:Leber/ullstein bild via Getty Images

廢棄的柏林舊機場外頭搭起多組合屋,整個夏天都在蓋。舊的停機棚簡單改造了下,給了一個叫 「人民舞台」的劇團使用。我參加過一場劇團的工作坊,整場進行將近五小時,前三小時劇團帶大家進行舞蹈訓練,完畢便大家一起完成一隻舞作。中間休息的野餐時間,有一個舞者也同時在大家附近獨舞。

入夜後舞團安排了90分鐘的正式演出,還有一個眾樂樂的 DJ 環節,舞者和觀眾們自由跳起舞來,仿若一個派對。劇團在啟用停機棚的那天免費開放,難民中有舞者和劇團舞者一起在停機坪戶外的空地上共舞。

據說11月18號,舊機場也會做一個市政府主持的開放日。市民可以去參觀內部,集體討論如何將這個舊機場目前有的建築體內再利用。

在柏林的日子,我也有一陣子常常去柏林的建築師事務所聽分享會,分享德國建築師去日本工作的案例心得,聽他們討論比較亞洲城市與歐洲城市,人與建築之間的關係。這些歐洲建築師最喜歡提到的一點就是「亞洲沒有公共空間」,我和幾個亞洲來的建築學生討論,常常感覺很奇怪,我們自身感覺這不是問題,為什麼歐洲人那麼執著於此,到底什麼是他們理想中的公共空間?

用你選擇的媒體
決定你看見的世界

每一次你花的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

250000+

全球讀者

10000+

付費會員

100+

深度報導/月

10+

港台合作獨立書店

加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