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慾錄 深度 愛慾錄

愛慾錄:給這個時代寬衣解帶的人

在非常女權、非常酷兒、非常藝術的柏林,我們跟柏林色情電影節創始人聊了聊。


「色情」這個字眼在當下不同的社會環境中包含着各自的意涵,在有些國家它會是資本,在另一些地方卻可能招致禍患,當然在更多時候,它被當做社會污垢,被蔑視、不齒。 攝:Marvi Lacar/Getty Images
「色情」這個字眼在當下不同的社會環境中包含着各自的意涵,在有些國家它會是資本,在另一些地方卻可能招致禍患,當然在更多時候,它被當做社會污垢,被蔑視、不齒。 攝:Marvi Lacar/Getty Images

2017年10月29日,為期六天的柏林色情電影節在 Monarch 酒吧落下帷幕,最佳短片、紀錄片、劇情長片三個獎項各有歸屬。熱鬧的電子音樂響起,嘉賓觀眾們把酒言歡中包含着頗多不捨,空氣也瀰漫着曖昧。我非常有幸作為參展導演親歷了這次電影節,也是電影節歷史上第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嘉賓。

「色情」這個字眼在當下不同的社會環境中包含着各自的意涵,在有些國家它會是資本、商業的汩汩泉源,在另一些地方卻可能招致禍患,當然在更多時候,它被當做社會污垢,被蔑視、不齒。

和大多數中國大陸的孩子一樣,我其實很早接觸色情資源。早期通過長輩們私藏的錄像、光盤,後來又使用更為便捷的互聯網。但真正看到色情作為藝術的陳列還是到了國外。

2007年開始,我拍攝的關於同志運動的紀錄片受邀參加很多影展,我發現這些影展的手冊上但凡標有「18禁」的影片很快就被售光。我心想「靠!我也得拍個18禁的!」

用你選擇的媒體
決定你看見的世界

每一次你花的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

250000+

全球讀者

10000+

付費會員

100+

深度報導/月

10+

港台合作獨立書店

加入會員
愛慾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