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你想聽什麼樣的監獄故事?對話黃之鋒、羅冠聰

講故事已成為黃之鋒的本能,卻還不是羅冠聰擅長的事。面對社運低潮,此刻短暫重獲自由的兩人,會怎樣將自己和香港的故事講下去?


保釋出獄後,黃之鋒一口氣接了17個專訪,而羅冠聰則幾乎拒絕了幾乎所有採訪,但兩人同樣感覺到內疚和慚愧。 攝:林振東/端傳媒
保釋出獄後,黃之鋒一口氣接了17個專訪,而羅冠聰則幾乎拒絕了幾乎所有採訪,但兩人同樣感覺到內疚和慚愧。 攝:林振東/端傳媒

這是黃之鋒被保釋出獄一週內的第17個採訪。

在金鐘某餐廳天台一坐下來,他就熟練地說:「又是這裏!我有次一天在這裏做了四個訪問!」話音還未落,餐廳侍應生便走來跟他打招呼。過不多久,又端了一盤點心過來,望著黃之鋒和他身邊的羅冠聰,說這不要錢,是餐廳老闆「送給你們的」。黃之鋒一邊欠身感謝,一邊活潑地笑起來,平頭短髮,下巴尖尖。羅冠聰則一直沉默著。

8月19日周永康、黃之鋒、羅冠聰三人因2014年的公民廣場案被判入獄,刑期分別是6、7、8個月。10月24日黃之鋒、羅冠聰申請上訴成功,保釋出獄,等待上訴。周永康則選擇繼續坐牢,直至刑期結束。公民廣場案是三年前牽動了數百萬香港人參與的雨傘運動的源起。運動未有結果,最早落下的罪名與數月刑期,落在3個年輕人身上,也因此落在很多香港人心裏。

黃之鋒說,自己在獄中69天,收到了777頁來自香港和世界各地的信件。很多素未謀面的人給他寫信鼓勵,也有陌生人不停地寄外面發生的最新新聞給他,讓他不感到孤絕。而他自己,也並沒有從公眾眼前消失。他從少年監獄寫出的日記,他畫的監倉說明圖,他在獄中過的21歲生日,他轉入成人倉……即便在獄中,黃之鋒的每一項動態仍然能引發輿論的高度關注。申請保釋一成功,儘管人尚在監獄,他就已經被預約好數個媒體採訪。

用你選擇的媒體
決定你看見的世界

每一次你花的錢,都是在為你想要的世界投票

250000+

全球讀者

10000+

付費會員

100+

深度報導/月

10+

港台合作獨立書店

加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