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 深度 揭開紅幕

「黨指揮槍」還是「人指揮槍」?中國軍隊的體制困局

從「黨指揮槍」到「人指揮槍」,恰恰反映出中共制度設計和改革的原始動機,從來都是為了應對黨內的人事矛盾和權力鬥爭。


2017年6月30日,解放軍駐港部隊進駐香港20周年,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於石崗軍營檢閱駐港部隊,海陸空三軍參與今次閱兵儀式。 攝:Dale de la Rey/AFP/Getty Images
2017年6月30日,解放軍駐港部隊進駐香港20周年,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於石崗軍營檢閱駐港部隊,海陸空三軍參與今次閱兵儀式。 攝:Dale de la Rey/AFP/Getty Images

中國人民解放軍,現役軍人總數約200萬,堪稱全球規模最大的武裝力量。他們在中國當代政治中扮演着舉足輕重的角色,然而有關軍隊系統的運作機制,以及他們如何影響國內的政治生態和中國的國際地位,長久以來都較少見諸於報端。

不過,在本屆軍委主席習近平任內,有關解放軍的新聞卻不斷佔據頭條。

首先,獨具中國特色的大閲兵。1990年代以來,每任軍委主席僅在逢十年或五年的建政紀念日「國慶節」有一次正式大閲兵機會。然而,習近平卻得以在2015年(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閲兵)、2017年(建軍90週年朱日和閲兵),以及未來的2019年(建政70週年)舉行規模相當的大閲兵,遠超毛澤東之外的歷任中共領袖。

同時,習近平任內又先後拿下徐才厚、郭伯雄兩位頗具實權的軍委副主席,撤換多位軍方高層將領,並在2015年推出了一整套軍隊體制改革方案,裁軍30萬人,對解放軍系統進行了1949年以來最大幅度的調整。

最後,習近平又在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對軍隊提出「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的目標,從政治忠誠度、作戰能力和軍隊反腐敗三方面,謀求對解放軍的全面掌控。

2015年9月3日,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習近平在大會上發表重要講話。

2015年9月3日,習近平在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大會上閲兵。攝:Wang Zhao - Pool /Getty Images

習近平為何如此看重軍隊系統?掌握「槍桿子」對於歷屆中共總書記來說意味着什麼?同為軍委主席,習近平相比胡錦濤對軍隊展現出了相當強勢的姿態,這是習的個人因素左右,還是中共黨軍關係的制度使然?

「黨指揮槍」還是「人指揮槍」?

習近平提出強軍目標、製造閲兵政治秀、推動軍隊改革,始終強調的是軍隊的政治忠誠度問題。此問題的提出,藴藏着深刻制度背景。

作為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三位一體的領導人,習近平在法理上理應使軍隊保持效忠。但現實是,一個從未參與作戰、帶兵打仗的文職領導人,如何聚攏各軍山頭、使和平年代的軍隊服從政令,是歷屆中共領袖面臨的難題。而這一問題源於毛澤東時代的體制傳統和鄧小平時代的制度安排。

1954年中共恢復黨的軍事委員會後,毛澤東擔任主席,設軍委委員若干人,不設副主席,而朱德長期擔任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的職務亦被廢除。圖為毛澤東、朱德出席1952年在北京出席解放軍運動會。

1954年中共恢復黨的軍事委員會後,毛澤東擔任主席,設軍委委員若干人,不設副主席,而朱德長期擔任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的職務亦被廢除。圖為毛澤東、朱德出席1952年在北京出席解放軍運動會。攝:Lyu Houmin/VCG via Getty Images

在毛澤東時代,毛由於長期的戰爭經驗、極高的軍中威望,建國後對解放軍有着絕對的控制力,他對軍隊系統的信任度甚至高於各地方黨政機關。同時,毛澤東對於軍中的派系背景也了如指掌。這些派系,自中共建立紅軍之時便已形成。例如,同為毛澤東信賴的將領,林彪出身紅一方面軍,賀龍出身紅二方面軍,鄧小平則出身紅四方面軍。但同時,各派人馬作為經受長征考驗、被毛寄予高度信任的追隨者,亦不大可能有起事造反的動機。在此基礎上,毛在建政後對解放軍體制進行了重新設計。

1954年中共恢復黨的軍事委員會後,毛澤東擔任主席,設軍委委員若干人,不設副主席,而朱德長期擔任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的職務亦被廢除。早已被邊緣化的朱德從此不再過問軍中事務,在1950年代轉任中紀委書記,之後又任人大委員長,再無執掌實權部門。在毛澤東之下,軍委先後由彭德懷、林彪、葉劍英、鄧小平主持日常工作,而從林彪開始,中央軍委開始增設「軍委副主席」。

誰能夠在擔任軍委第一副主席期間「主持軍委日常工作」,意味着在毛澤東之下擁有軍內最高地位。但即便如此,任何形式的調兵遣將,未經毛澤東本人同意,軍委副主席也無權指揮。例如,1971年林彪出逃時,也未能成功調動建制部隊參與起事,僅與幾名親信駕駛飛機,最終墜機身亡。而副主席之下,各大軍區司令、軍長、師長更是只有帶兵權,沒有調兵權。這與毛澤東塑造的特殊的領導體制有密切關係——全國軍隊只聽令於軍委主席一人。

但主席與副主席的威望之差,在毛澤東死後瞬間被打破。華國鋒被指定為中央軍委主席接班人後,既無帶兵經驗和軍隊人脈,也無法與身為副主席的葉劍英、鄧小平抗衡。1979年中越戰爭由鄧小平親自部署,奠定了鄧的軍中地位。自此,華國鋒成為首位有職無權的軍委主席。

中越戰爭

中越戰爭是指於1979年2月17日至3月16日期間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和越南社會主義共和國之間的戰爭。中國人民解放軍在短時間內佔領越南北部幾個重要城市,一個月之內便宣布勝利,撤出了越南。越方在中方撤出之後也宣布取得了戰爭的勝利。(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1981年,華國鋒被迫辭職。鄧小平所信賴的胡耀邦出任中共中央主席(編註:該職務已於1982年被廢除,其後黨中央不設黨主席,只設總書記),鄧小平出任中央軍委主席。由於鄧無可爭議的資歷,「槍指揮黨」的爭議浮出水面:軍委主席可以指定黨主席,是否意味着軍權在指揮黨權,進而領導國家?

1979年中越戰爭由鄧小平親自部署,奠定了鄧的軍中地位。自此,華國鋒成為首位有職無權的軍委主席。圖為1981年9月16日,鄧小平出席閲兵。

1979年中越戰爭由鄧小平親自部署,奠定了鄧在軍中的地位。圖為1981年9月16日,鄧小平出席閲兵。攝:Stringer/AFP/Getty Images

這一爭議在「六四事件」中凸顯尤甚。這是中共歷史上首次出動作戰部隊解決民眾抗議,軍權也成為了黨內鬥爭的關鍵砝碼。最終,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被解除職務,軍委主席鄧小平部署戒嚴。在指揮戒嚴的核心領導機構中,除強硬派總理李鵬外,悉數由中央軍委成員擔任。

此時的政治局常委會,已失去正常的決策能力。軍隊掌握着國家秩序,而五位政治局常委中,竟有兩人(趙紫陽、胡啟立)被免職。在此番調整人事、指揮戒嚴過程中,因鄧小平個人地位原因,使中央軍委嚴重了干預黨政機構的運作。

然而,問題還未結束。

鄧小平「六四事件」後宣布退休,並指派江澤民同時擔任中共總書記和軍委主席。但此時,中共元老楊尚昆亦同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和國家主席。論黨內資歷,楊尚昆自毛澤東時代就躋身中共高層,與鄧小平更是同輩元老,而江澤民剛剛從上海市委書記升任中央,不僅資歷年輕,更對北京政局知之甚少。此時,楊尚昆希望華國鋒時期的先例能夠延續下去。

黨軍分離,是鄧小平制約華國鋒的重要籌碼,也是鄧小平駕馭胡耀邦、趙紫陽兩任總書記的經典模式。楊尚昆希望,他能夠在鄧退休後接替這一角色,長期掌握軍隊,並控制江澤民及其後任。於是,楊尚昆安排其弟楊白冰任軍委秘書長,試圖使江澤民的軍委主席職務有名無實。

然而,由於鄧小平的強勢干預,楊白冰在1992年中共十四大上「明升暗降」,升為中央政治局委員,卻被免去軍中職務,楊尚昆也在1993年退休,「楊家將」從此退出中國歷史舞台。此後,江澤民出任國家主席,實現了黨政軍領導人三位一體的回歸。

但歷史循環仍未結束。2002年,胡錦濤在中共十六大出任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卻依照鄧小平的舊例,留任軍委主席兩年,並安排徐才厚、郭伯雄擔任軍委副主席,實際控制軍隊。軍權與黨權分離的態勢,直到中共十八大才宣告結束。

中共長期以來遵循的「黨指揮槍」原則,實際上是「人指揮槍」:軍隊效忠特定時期的個人,而非抽象意義上黨的系統。

縱觀鄧小平之後的軍委角色,實際上「槍指揮黨」的問題並不存在。無論鄧小平、楊尚昆還是江澤民,其借控制軍隊限制黨內最高領導人的權力,並非由於軍隊本身強於黨委,而是他們原本在中共黨內的地位所決定。但是,這種制度上的漏洞暴露出來的問題是,中共長期以來遵循的「黨指揮槍」原則,實際上是「人指揮槍」:軍隊效忠特定時期的個人,而非抽象意義上黨的系統。在此種邏輯下,中央軍委受黨內權力交接的左右,也將成為兩屆領導人之間權力分配的一張牌。

這種長期的制度困境,也正是習近平推動軍改的重要動機。

習近平軍改:「人指揮槍」走向制度化

2014年,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成立,習擔任組長,並第二年底推出一整套軍隊改革方案,包含部門、軍種和戰區的重組。幾乎同時,兩位軍隊最有權力的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相繼落馬,多名軍隊高層遭查處。

徐才厚、郭伯雄兩位頗具實權的軍委副主席於習近平掌政後先後落馬。

徐才厚、郭伯雄兩位頗具實權的軍委副主席於習近平掌政後先後落馬。攝:Nelson Ching/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Andrew Wong/Getty Images

在反腐風暴下接連抓捕兩位前任軍委副主席,幾乎等於完全否定上屆軍方領導層。習近平通過此舉,意在宣示重奪軍隊領導權的決心,確保軍隊的完全效忠。

中共制度設計和改革的原始動機,從來都是為了應對黨內的人事矛盾和權力鬥爭。

「聽黨指揮」,是習近平對軍隊的第一要求。言外之意,軍隊仍然存在着「不聽指揮」的問題。

但正如前文所述,「黨指揮槍」的背後實質是「人指揮槍」,故而「聽黨指揮」背後隱含的資訊,便是要求軍隊對習本人絕對效忠。

然而,從「黨指揮槍」到「人指揮槍」,恰恰反映出中共制度設計和改革的原始動機,從來都是為了應對黨內的人事矛盾和權力鬥爭。

中共建軍之初,「南昌起義」領導人朱德率部與毛澤東在湖南的部隊共同進入井岡山,組成紅四軍。朱德任紅四軍軍委書記,毛澤東任前委書記。前委(前敵委員會)是黨務機構,在戰爭年代擁有最高軍權。但井岡山上只有紅四軍,朱德作為軍委書記同樣有權指揮紅四軍。由此一來,朱毛二人管轄範圍完全重合。軍隊應當聽命于軍事首長還是黨委書記?這是朱德與毛澤東爭論的核心命題。

南昌起義

南昌起義是指中國共產黨於1927年8月1日針對中國國民黨的武裝起義。起義由周恩來、賀龍、葉挺、朱德、劉伯承、譚平山領導,事件使中國共產黨開始擁有完全在其控制之下的武裝力量,是共產黨武力奪取政權的開端。1933年7月11日,中華蘇維埃共和國臨時中央政府根據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6月30日的建議,決定8月1日為中國工農紅軍成立紀念日。從此,8月1日成為中國工農紅軍和後來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建軍節。(資料來自維基百科、百度百科,百科內容以 CC BY-SA 3.0 授權)

最終,政工幹部出身的毛澤東,通過權力鬥爭的方式,成功將軍隊控制在黨機器之下,並走上了與國民黨黨軍關係迥然不同的道路。

長征時期,毛澤東與張國燾再出分歧。張國燾治下軍隊實力大於中央。期間,張國燾另立中央失敗。毛澤東借張國燾事件提出「黨指揮槍」的必要性,中央軍委正式成立。從此,中共的各路軍隊,無論何派何人,都要聽命于軍委主席,也就是毛澤東本人的親自指揮。

而此次軍改,同樣因習近平鞏固權力而推動。新方案的核心,便是中央軍委收歸權力。

習近平軍改前中國軍隊組織架構。

習近平軍改前的中國軍隊組織架構。圖:端傳媒設計部

軍改之前,在中央軍委之下,設立四總部和大軍區。解放軍下設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和總裝備部,地方設七大軍區,領導整編的集團軍和省軍區、軍分區,一直延伸至縣鄉人民武裝部。總部有完整的內設機構,軍區則領導全部地方武裝,獨立性較強。

軍改後的中國軍隊組織架構。

軍改後的中國軍隊組織架構。圖:端傳媒設計部

軍改後,中央軍委下設「一廳、六部、三委、三辦、一署、一局」,機構趨向扁平化,分割四總部權力,同時將紀委和政法委獨立出來,強化監督。此外,大軍區改為戰區,而戰區僅管轄駐軍,不再管轄省市縣的武裝力量,省軍區及以下的軍分區、人民武裝部等統一由中央軍委國防動員部管轄。此舉將各省軍區的管轄權收歸中央。

在兵種上,解放軍傳統上分為陸海空三軍,但陸軍長期被默認為軍隊主力,不設單獨軍種。2015年後增設陸軍、火箭軍(原第二炮兵,即導彈部隊)和戰略支援部隊。

此外,設立「中央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由習近平擔任總指揮。這一特殊機制,使軍委主席本人牢牢把握作戰指揮權,對任何一支部隊都能實現直接領導,「人指揮槍」走向制度化。

2015年9月3日,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

2015年9月3日,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週年大會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攝: Jason Lee - Pool/Getty Images

軍隊國家化:不可觸碰的禁區

此次軍改中,政府部門幾乎沒有扮演任何角色。不過,中央軍委始終有一個平行的政府架構——國防部。國防部歸國務院管轄,同時受國務院和中央軍委雙重領導,國防部長則由軍方領導擔任。但事實上,國防部不具備任何指揮權限,且除了對外的記者會、外事交流等會議外,內部並沒有會議決策機制。國防部長一般由中央軍委委員兼任,除對外軍事交流外,也沒有實際職能。顯然,這是中共參照現代政府架構設定的虛位。

在軍改後,國防部的職能毫無變化。因為由國防部領導全國軍隊,並對中央政府負責,乃是軍隊國家化的必經之路。而軍隊國家化,正是中共最不可觸碰的敏感神經,但同時也是中共合法化執政必須面對的難解之題。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國大陸 揭開紅幕 十九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