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無限罷工:被南韓MBC流放的157名記者與主播

南韓MBC電視台工會近日發動罷工。相同光景在五年前也曾出現,記者主播反抗權力黑手伸入媒體,換來的卻是連串整肅。時隔五年,這些被流放的人再次選擇走出來……


2017年9月4日,韓國首爾,韓國MBC電視台與KBS電視台員工因不滿新聞製播遭到高層干預,以及權益受到壓榨,開始大規模罷工,共有超過3800名員工參加了罷工。部分參與罷工的員工在電視台大樓外集會。 攝:楊虔豪
2017年9月4日,韓國首爾,韓國MBC電視台與KBS電視台員工因不滿新聞製播遭到高層干預,以及權益受到壓榨,開始大規模罷工,共有超過3800名員工參加了罷工。部分參與罷工的員工在電視台大樓外集會。 攝:楊虔豪

9月4日,南韓MBC電視台工會重啟罷工、要求箝制報導自由的親前朝社長金張謙下台的第二天,電視台大廳內有300多位成員參與罷工集會;二樓咖啡店內,陽光透過窗戶,射入剛坐在位子上的金秀珍臉頰上。她亮麗的面孔上,卻露出幾分哀愁。

2001年考入MBC的金秀珍,歷經10年主跑社會、經濟與政治領域,在阿拉伯之春爆發期間,她成為少數被派往埃及長期採訪的南韓新聞從業員。靠自身實力成為電視台中堅記者後,2011年底,金秀珍被拔擢為MBC夜間新聞主播。

自電視機問世以來,南韓三大電視台中,女性記者出身的主播,至今只有十位,金秀珍就是其中之一。只是,才坐上播報台不到兩個月,她便毅然決然加入罷工行列。

兩名參與罷工的電視台員工。
圖左為MBC電視台前新聞主播金秀珍,右為前記者金珉煜。攝:楊虔豪

MBC璀璨時代,瀰漫自由氣息

「相較他台,MBC的記者很有獨立性。南韓受儒家文化影響,多數人都是接命令行事,KBS也是這樣;但我們在MBC做新聞時,有更多自主空間,前後輩關係也一樣。自由奔放的氣息,不僅在報導局(新聞部),其他節目部門也如此,我認為就是這種環境,MBC才能做出更具競爭力的節目內容。」金秀珍說道。

金秀珍的前半段記者生涯,正逢MBC的璀璨時代。2003年播映的韓劇《大長今》廣受歡迎,成為韓流打進世界各地的推手;開播10年的綜藝節目《無限挑戰》,在無任何劇本與結果設定的情況下,主持群嘗試執行各行各業的任務,每回變化多端的實境真人秀形式,至今吸引大批死忠海內外觀眾支持。而MBC新聞更是勇於揭弊與批判權力,甚至不惜與社會主流意識對抗。

2005年,首爾大學教授黃禹錫聲稱幹細胞研究取得進展。當南韓舉國上下沉浸在驕傲喜悅時,MBC招牌調查報導節目《PD手冊》獨家揭發黃禹錫研究出現倫理與造假爭議,一度讓電視台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但後來獲證實確有其事。MBC就是在這種令人稱羨又充滿爭議的交織下,樹立自身影響力和地位。

「當我還是『老么記者』、(2009年)負責採訪雙龍汽車罷工時,雙龍工會現場不接受任何電視台訪問,只把機會給MBC。當時工會都認為『我們的事只有MBC願意聽』。」這時,2008年進入MBC擔任社會記者的金珉煜,手持裝着咖啡的托盤,坐下來說道。

金珉煜是遲金秀珍入行七年的後輩。回憶起剛跑線時,就碰到這起導致多名勞工自殺的南韓最大勞資衝突,他表示:「現在想起來,我們並沒真的做得多好,但我當時因此意識到,MBC是最先站在前線挺身而出、傾心聆聽被忽略的弱勢社群聲音的電視台。這是我剛進來時,最感驕傲的事。」

好境不常,MBC的光芒,在保守派重掌政權後,逐漸蒙上陰影。

MBC新聞的轉捩點──美牛入口爭議

2008年,李明博就任總統不到一個月,南韓政府宣布與美國重啟輸入美國牛肉問題的協商,《PD手冊》緊急製作採訪報導,以罹患狂牛病的牛隻畫面,和疑似染上人類型狂牛病的患者家屬說法,影射美牛「不安全」,引發社會恐慌,民眾開始上街示威。當時首爾市中心的反政府抗議人士,最多達到70萬,迫使李明博公開道歉,新政府支持率驟跌。

不過,《PD手冊》的相關報導,其後被指出部分內容誇張與不實,例如無法證實失常牛隻與狂牛病有關,遭主管機關要求更正與道歉。當時還沒人意識到,這次報導的疏失,是新聞界災難的開始。深刻感受到媒體影響力的李明博政府,開始着手整頓KBS與MBC兩大公共電視台。

金秀珍說道:「原先我們做弱勢社群的新聞題材時,完成採訪後,只要有新聞價值,就會毫無顧慮地報導。不論盧武鉉時期,還是李明博上台初期,我們也都會批判政府,但之後報導局氣氛出現變化,我相信每個記者都感受到了。」提到MBC新聞的最大轉捩點,她一度哽咽。

不少保守派人士向來將MBC劃做親進步派或是被工會掌控的電視台,但曾任MBC工會宣傳局長的記者李容馬,在五年前罷工時受訪表示:「金大中、盧武鉉執政時,或許也想控制媒體, 但對言論自由較能充分保障,所以當時MBC未發生過罷工。」

淑明女子大學宣傳廣告系教授趙正烈,在進步派執政的2002至2005年,監看分析主要媒體報導後,所提出的研究報告也表示,三大電視台對當時政府持否定評價的頻率,皆落在45至46%間,MBC並未落於其他媒體之後,反高於保守派的《朝鮮日報》和《中央日報》。

美牛燭光示威潮退去後,山雨終至──盧武鉉時期就任的KBS社長鄭淵珠,突遭南韓監察院以經營不良與背信等嫌疑調查,然後被執政黨與政府掌控過半席次的董事會解任;之後,農林水產部長向MBC提告,《PD手冊》六名製作人與編導,遭檢方以「名譽毀損」罪嫌逮捕。公權力侵犯媒體的爭議,越演越烈。

雖然鄭淵珠和《PD手冊》團隊之後接連獲判無罪,卻已無法讓電視台擺脫被政府權力介入的命運。MBC最重要的收入來源──晚間九點新聞時段(現已移至八點),收視率位居全國第二,卻突然沒有廠商敢再投放廣告。此後,曾是MBC當家主播,並受工會力挺的社長嚴基泳,也迫於壓力宣布提前辭職。MBC的防線自此全面崩潰。

換上新社長並更替管理層後,MBC新聞開始出現質變,而感受最深刻的,莫過於社會線記者。金秀珍表示:「李明博上任後,諸如反對《韓美自由貿易協定》之類的示威變多了,採訪集會的社會部記者們,突然被公司要求不要呈現太多民眾怒罵的畫面;另外,對執政黨政治人物不利的發言,也無法被播出來了。」

金珉煜則提到他的親身經歷。2011年,被視為繼朴槿惠後,有力參選總統的保守派執政黨大國黨(後改名為新世界黨,今自由韓國黨前身)的第二號人物──京畿道知事金文洙,突然撥打地方消防局的119緊急專線,在電話中直接表明自己是道知事,卻被誤認為詐騙電話而遭掛斷。隨後,接電話的兩名消防員都遭到懲戒。

通話錄音後來被公開,輿論批判金文洙「耍大牌」的聲浪增大,迫使金文洙親自前往消防局與兩名消防官「擁抱和解」,並公開下達取消懲戒的指令。金珉煜說道:「當時我的後輩前往採訪拍攝,然後由我撰稿。我寫道:『金知事道歉和解了,但網上仍有負面輿論,金知事的爭議仍受到批判』。」

「之後,社會部長直接把這句話刪了,只把京畿道廳聲明放在報導中。我跟編輯台反映:『這跟官方報導有何兩樣?』編輯卻只甩甩手要我別管。我真的很喪氣,作為當事人,我感到很慚愧。」金珉煜表示,從那時起,社會部發出的報導,逐漸趨向軟性吸睛,災難事故報導比重增加,分析和解說分量減少。

不僅如此,MBC記者製作有關李明博關涉弊案的獨家報導,突然被取消播出;美牛風波時扮演批判要角的MBC,卻在執政黨挾優勢席次強行通過《韓美自由貿易協定》後,集中報導政府立場,並強調國會議員肢體衝突,造成議事癱瘓。態度丕變,讓在示威現場採訪的MBC記者變成抗議民眾洩憤與驅逐的對象。

首次罷工,敗仗收場

2017年9月4日,韓國MBC電視台與KBS電視台員工因不滿新聞製播遭到高層干預,以及權益受到壓榨,要求MBC社長金長謙及KBS社長高大榮下台,否則將不會停止罷工。
2017年9月4日,南韓MBC電視台與KBS電視台員工因不滿新聞製播遭到高層干預,以及權益受到壓榨,要求MBC社長金長謙及KBS社長高大榮下台,否則將不會停止罷工。攝:Imagine China

MBC工會隨即向高層反映問題的嚴重性,卻遲遲未見偏頗報導有所改善,於是在2012年初經表決通過舉行罷工行動,要求社長下台。

身為主播的金秀珍,決定放下崗位,成為工會成員中,手持標語公開在光化門廣場抗議的第一人,並擔任罷工集會的主持人。金珉煜則是負責在工會製作的罷工版新聞報導中出鏡,負責追蹤社長動向。

「相較其他記者,我因為當上主播而被更多民眾認識。若要呼籲一般人傾聽我們的聲音,有知名度的人站出來,不是更有效嗎?而我覺得,我被大眾認識,也是因為MBC給了我機會;為扶正並讓MBC更好,我沒有理由猶豫。」金秀珍說道。

原本工會成員預期,罷工只會持續兩到三個月,沒人料到,最後會拉長到接近半年。這段期間,執政黨將罷工定調為單純的「勞資糾紛」,不願出面仲裁,後來更批評MBC工會挑在選舉年罷工,具政治目的,卻無人願意回應電視台報導受到干預的問題。

「罷工進入第10天,我還是覺得充滿力量,因為聲援我們的人實在太多了,民眾都給我們拍手激勵。可是當年四月的國會選舉,執政黨席次繼續過半……雖然說工會不是代表在野黨的團體,但就我們看來,新世界黨是很自私的集團,否定他們的人那麼多,卻還是過半;當時我們就開始有挫敗感了。」金珉煜說道。

儘管MBC工會透過展開主播街頭擁抱、市民連署和罷工演唱會等多樣抗爭活動,同時積極經營網絡社群,吸引民眾支持,但問題仍然無法在政治領域上得到充分反映及解決。罷工拉長,部分無法支薪的職員需要借貸生活,工會財產更遭資方聲請假扣押(暫時扣押),運動最後只能在同年7月以敗仗收場。

「當時覺得若能贏的話,罷工再長都能忍,但結果卻不是如此。」金秀珍突然停頓數秒後又開口:「罷工過後,事實上,我們過得更艱苦。」

罷工過後,157人成為「流放者」

罷工結束後,管理層的報復紛沓而來。參與罷工的記者們,先是被停職三個月,然後被電視台安排負責講座教育以拖延時間,再來又無預警地被反覆調往各地的事業中心,遠離採訪崗位。事實上,早在罷工中後期,MBC已從外部招攬新一批有資歷的記者,填補空缺。原本投入抗爭的記者群,則等同宣告被「流放」至邊疆。

「當時接到新的崗位指令,發現記者的職稱被拿掉了,我第一次看到這種狀況,後來才意識到『啊,我被趕出報導局了』,原本還以為時間不會太長,幾個月後就會回來……」金珉煜說道。他不僅被取消記者職務,還因出鏡罷工宣傳影帶,被當時的社長控告名譽毀損。

被MBC「流放」的職員,共157人,當中有的被迫從事與記者職業全無關聯的地方公演活動企劃、有的被分發承攬戲劇活動業務,更有製作人被分發至MBC所經營的副業單位勞役。

例如,《PD手冊》製作人李禹煥,在參與罷工後,被強制調往MBC經營的滑雪場擔任管理人員。今年8月上映、由被MBC解職的製作人崔承浩執導,描寫保守派政權與資方操控與整肅電視台的紀錄電影《共犯者們》中,就捕捉過去因揭弊報導而獲獎無數的李禹煥,在寒冬剷雪的狼狽模樣,場面一出,引發大眾議論。

而更恐怖的是,有些優秀的新聞工作者到了新崗位後,什麼任務都沒被分配,聽來似乎輕鬆,卻是要藉此摧毀的精神意志。

一度被發配到仁川工作的金秀珍表示:「公司沒指派我做任何事情,但從首爾到仁川很遠,只能繼續來回,讓我到遠處上班,卻不給我事做,不讓我做我最擅長的記者職務……我覺得公司是在透過這種方式,對職員施加侮辱,暗示我辭職,這樣的事情反覆上演……但我自己也要顧生計,無法說離開就離開。」

這群「流放者」中,金珉煜和部分工會成員選擇繼續與電視台對簿公堂,控告公司「不當懲戒」,目前官司大多獲勝。即便如此,電視台卻沒有履行法院判決,政府也持續不聞不問,他們仍無法復歸原職。

長期投入抗爭,又歷經三次調職的金秀珍,則已筋疲力盡,只得無奈等待。只是這一等,就是五年──金秀珍從熒光幕上消失,金珉煜則再也無法奔走新聞現場;對這157名「流放者」來說,人生的五年工作紀錄變成空白,而且無比煎熬。

近日,MBC工會再度以「逼迫勞工不當勞動」的名義,向僱用勞動部告發罷工後就職的第四任社長金張謙。在今年2月底就職前,金張謙擔任MBC報導本部長(新聞最高主管),被視為MBC罷工後,介入報導編播並發動整肅的元兇之一。僱用勞動部三次傳喚金張謙不果,直到地檢署向法院申請拘票批准後,揚言再不出現將予執行逮捕的情況下,金張謙才終於在罷工重啟隔天的9月5日,現身接受調查。

五年過後,公權力終於有所行動,金秀珍及金珉煜等工會成員都感到五味雜陳。

2017年9月5日,韓國首爾,韓國MBC電視台社長金長謙現身勞動部接受查問。據悉,金長謙涉嫌不當壓榨員工,以獨裁方式經營電視台。MBC員工從6月開始展開抗議,罷工近日進一步擴大,首爾西部地方檢察廳介入調查後,勞動部曾3度傳喚社長說明,但金社長均未出現,地檢署發出拘捕令。
2017年9月5日,南韓首爾,MBC電視台社長金長謙現身勞動部接受查問。勞動部曾3度傳喚社長說明,但金社長均未出現,地檢署其後發出拘捕令。 攝:Imagine China

五年空窗,重思何謂記者

記者分別向金秀珍與金珉煜,展示出他們五年前投入罷工前的照片。金秀珍穿著挺拔的套裝,坐在主播枱前;金珉煜則是在新聞現場,頂着風雨,手持MBC的麥克風出鏡。看到那一幕,兩人不約而同地笑了出來。

有什麼話對五年前的自己說?金珉煜表示:「這五年,記者職位被拔掉,是苦悶的時間,卻讓我產生許多念頭。以前我什麼都沒想,就展開記者生活,每天趕着做新聞,沒去省察什麼是好報導、怎樣才是好記者。反倒這五年間,看到公司狀況,又以外人角度,目睹媒體生態,我開始反省過去的自己。」

「現在很多南韓人稱記者為『垃圾』,某些層面上我也不例外。每次公家單位做簡報,我都是趕快接到就下筆,沒去質疑、分析和多重檢驗這是不是事實,這點我當時是努力不足的。」金珉煜說道。

在一旁的金秀珍則道:「當時我還30多歲,現在步入40多了……我也覺得,當時好像沒充分做好記者角色。記者應該好好聆聽他人聲音,並予以傳達,但我當時只是照自己的標準,照我想的做完報導。但這五年來,我在外頭看到這麼多人願意聽我說被不當懲戒的事,我真是很感謝呢。」

「過去我們經常只採訪政府、警察等官僚單位,現在我覺得能有所變化了。媒體需要的是接納意見、能聽各方說話的人。回想這五年來,我就是這樣過來的。」金秀珍表示,需要媒體發聲的人,大多是弱勢。若這次重啟罷工有好結果,希望讓MBC成為更能傾聽弱勢的電視台。

歷經李明博與朴槿惠執政共九年,MBC成為保守派代言人;如今,失落執政黨地位的自由韓國黨,大力抨擊法院批准對金張謙的拘票,是新政府在背後出手。

金秀珍憤怒道:「我們這些被流放的記者,不就是證據嗎?我們被調離報導局後,還在裏面的記者,只要做了批判政府的報導,就會被立刻趕出去。自由韓國黨那些人,現在裝作自己在守護媒體自由的樣子,在袒護金張謙,真是不像話。」

金珉煜則批評:「韓文有一句話,『由我來做就是羅曼史,其他人來做就是不倫』……2008年,KBS社長鄭淵珠被趕走時,保守派嫌他做得多糟多壞,現在同一群人,丟了政權,碰上MBC的事情,卻說這是政府在箝制媒體,根本沒有標準,只是私益集團而已。」

去年底崔順實親信干政案被揭發,引發百萬民眾燭光示威,將朴槿惠拉下台,終結保守派執政。在時局氣氛丕變的當下,MBC工會選擇重啟罷工,被視為「燭光革命」延長戰。兩位「流放者」意志未被消磨,決定再次投身運動。

而五年前被資方延攬填補空缺的新進記者們,也加入罷工行列;加上KBS工會亦跟進串聯,令這次抗爭創下南韓史上最大的新聞業罷工紀錄。如今的MBC,看似動搖中。

2017年9月4日,韓國首爾,韓國MBC電視台與KBS電視台員工因不滿新聞製播遭到高層干預,以及權益受到壓榨,開始大規模罷工,共有超過3800名員工參加了罷工。這次罷工將導致兩家電視台大部分節目無限期停播。
2017年9月4日,南韓首爾,MBC電視台與KBS電視台員工因不滿新聞製播遭到高層干預,以及權益受到壓榨,開始大規模罷工,共有超過3800名員工參加了罷工。這次罷工將導致兩家電視台大部分節目無限期停播。攝:Imagine China

「(五年前)罷工前,我在社會部輪替值班。秀珍前輩播報完夜間新聞後,卻沒回家,走到社會部,喊着『啊,肚子好餓,不叫炸雞來吃嗎?』我當時還是年輕後輩,跟她還不熟,看到她那樣子,還在懷疑『現在是什麼狀況?』」金珉煜回憶道。

他接着又說:「我現在有兩個心願:希望能再次值班,等秀珍前輩報完新聞,然後大家一起叫炸雞吃;再來,當個能夠親自走入人群,深切聆聽民眾心聲的記者。」

金秀珍聽到後,開心地感嘆了一聲,並用雙手遮住了鼻子。兩人都期盼,那天能早日到來。

媒體觀察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