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我們會吃光海洋嗎 II

在塞內加爾的「東京酒家」,看「兩個中國」的非洲競爭史

餐廳開業時,塞內加爾的邦交國是台灣,常來的客人是台灣大使館、農技團。二十年過去,邦交國「換成」中國,餐桌上的金門高粱改了茅台酒,鮪魚成了金槍魚,遠赴他鄉的河南人和大連人,卻時不時打起架來。


「東京酒家」是小餐館格局,簡單的八角拱窗拉出中國餐館範式。二十多年來,這間小餐館的圓桌,撫慰了許多塞內加爾「非漂」舌尖上的鄉愁。老闆顏俊是河南人,他的「東京酒館」當然不是紀念日本東京,而是河南開封的古地名。 攝:何欣潔/端傳媒
「東京酒家」是小餐館格局,簡單的八角拱窗拉出中國餐館範式。二十多年來,這間小餐館的圓桌,撫慰了許多塞內加爾「非漂」舌尖上的鄉愁。老闆顏俊是河南人,他的「東京酒館」當然不是紀念日本東京,而是河南開封的古地名。 攝:何欣潔/端傳媒

【編者按】去年八月,端傳媒製作《我們會吃光海洋嗎?從太平洋到西非,兩岸漁業全景調查》。在動態頁面中,小船最終停在西非海岸:「中國近海早就無魚,而管制落後、對海洋保護意識薄弱的中國漁民卻去往了全世界。」西非,由此成了我們的下一個計劃的採訪地。在那片遙遠、豐饒卻又疏於管理的海域上,中國漁船真的參與進全球遠洋漁業的爭霸戰嗎?他們一起撈光了當地的魚蝦嗎?曾在西非稱霸的台灣漁業又如何?

今年三月,端傳媒記者得到機會,參與綠色和平「希望號」在西非海岸的巡航,自茅利塔尼亞(毛里塔尼亞)登船、於幾內亞比索(幾內亞比紹)上岸,途經塞內加爾首都達喀爾(達卡)。為了更深入回答「我們會吃光海洋嗎?」記者攀上中國漁船、與當地漁企幹部碰面、訪問遠赴重洋的大連水手、俄籍船員、西班牙船長……製作海洋調查第二季。這一季的系列報導從今天起陸續推出。遠航之前,我們先來到塞內加爾的一間中國餐廳,在這裏吃一頓餃子配啤酒,聽一個非洲、遠洋漁船與「兩個中國」的故事。


達喀爾。在這座有「西非小巴黎」之稱的熱帶城市,顏俊聲稱自己是這裏的第七個中國人。二十多年來,他眼看著台灣人漸漸離開,中國人漸漸到來。

一九九六年,四十歲出頭的顏俊在塞內加爾首府達喀爾開了間「東京酒家」。此東京非彼東京,而是他家鄉河南開封的古地名,《水滸》裏的「東京」。那一年,剛剛經歷過經濟危機的塞內加爾,在金元外交的攻勢下與台灣建交,與中國斷交。和許多非洲大陸的國家一樣,半個世紀以來,塞內加爾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間搖擺不定,雙方都要求他們只能選擇其中一邊。不只是中國與台灣,冷戰時期的美國和蘇聯同樣這樣拉扯非洲。前美國總統甘迺迪曾有名言:在共產集團與非共產集團的全球性競爭中,非洲是最大的演習場。

暢讀全站所有好內容?
每月只需一餐飯的錢

支持好新聞,成為我們的付費會員

加入會員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全站暢讀
隨時隨地

獨立書店
SuperPass

尊享會員
知識社群

了解更多
我們會吃光海洋嗎 II